可能是第一本不吝于自黑的单身书

2017-09-05  风流猪狗  

2016年5月20日,准备出版《单身这点英勇》。

2017年8月9日,编辑大人发了我一条链接,她说,《单身这点英勇》先在译林出版社的旗舰店上市了。这一年多的时间,从整理书稿、设计、审查、印刷,每一步都是一道坎。不由发出感慨:好在不以写书为生,不然会饿死。

但我还是感念这一次纸质书的机会。围绕这本书,会是有趣的六度分隔理论。编辑大人周璇小姐在我曾经供职媒体有过接触,但之后我们也没有联络,她是通过看在日本的库索小姐(库索小姐是一起加班喝酒的盆友)的朋友圈,了解到我一直在写一个人的种种,于是向我提出了这个邀约。

寻找书籍设计师时,逮住了Mafia老师,依然记得吃完树小姐的青酱意面之后,我们三个人趴在他们家饭桌上想:该找哪个插画师给我画插画呢?我们甚至一度考虑过去找卤猫老师。最后,还是使用了我的旅行过程中的随手拍。

然后是写序,找到黄佟佟小姐。说来很不好意思,真也是各种“盘剥”她。当年我们由朱慧女士介绍认识。朱慧女士是像我妈一样的闺蜜,乐于帮我张罗各种事,见人啊,买房啊,除了不帮我介绍男朋友,很多事情她都替我操着心。

朱慧本人声音甜美,善解人意,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次电话采访李泽厚先生,然后老先生接下来每周都会等她电话聊天。后来为什么不打了呢,因为朱小姐觉得每周打电话也是一桩事情,她坚持不下去了。她有某种程度上的任性和大牌,常年迟到,当年见倪匡,可以让对方等半个多小时,但她最后还是能顺利安抚好了对方。

跑题了。还是说“盘剥”黄佟佟小姐的事儿。当年经朱慧女士介绍认识,吃饭聊天,黄小姐对我的初步印象是“冷冷的”。(我好想说我是面冷心热)。后来,我困惑期也找她聊天,黄小姐身上有一种向上的力量,不像我们这等经常鼻子出冷气的人,所以,总想着去蹭一下她的生命力。

后来黄小姐越来越红,红到我供职的品牌要去投广告到“蓝小姐和黄小姐”。像我这么公事公办的人,立马把黄小姐给到的友情价杀到了底。在这里也还是要对她“抱个歉”,像我这样的人,只能说,愿意跟我有交情的,大致都是能够容忍我的。

感谢她那么仗义给我写序。这篇序我看了很多遍,我觉得她懂我,这是最令人感动的地方。

这次写推荐语,还劳动了黄菡老师,通过王牡丹女士这位找人能手要到电话,她跟孟非爷爷他们熟(孟非爷爷的小啤酒好喝),顺口就问到了。黄菡老师一直是我欣赏的女性,在《非诚勿扰》这样的节目中,难得的在大众的语境之下,以大家能够接受的方式,表达非常正的三观。我们之间其实也并无多少交集,只是非常冒昧地上门求字,她看了我的书稿,写下了以下这段话:

“迄今为止,人,产生在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中,并经由与他人的各种关系赋予意义。而人,无往不在孤独和单身的状态中。当我在众人、友人、爱人、亲人身旁感到孤独,常常内疚和惶恐,犹如在背叛一种契约关系。我很想了解别人的”一个人”的感受,了解作为一种生命状态或生活状态而非婚恋状态的‘单身’。”

就如同黄菡老师所言,一个人是一种生命状态或者生活状态。“单身这点英勇”无关婚恋状态,是写给内心独立之人的(原话来自一位贴心的读者封莉女士)。

这次我找了衩姐(反裤衩阵地)帮忙写了推荐语。同样感谢他的仗义。还记得在微博时代,印象最深的是他推着一购物车的酒从麦德龙出来,启发我从淘宝上买了一张麦德龙的会员卡,一箱箱地往家里搬酒。

衩姐爱吃善做,有一次做一人食的专题,就逮住他采访了。依然记得他在语音中,撒娇抱怨说自己忙到只能做一个油茶了。另外,他是我见过的朋友圈话语最生动的人,爆笑次数太多以至于都不好意思每次都点赞。

最后还是感谢一下风流猪狗的亲友团。王恺老师当年找我一起写风流猪狗的时候,是一个闲散的组织,现在写了这么久我们还是一个闲散的组织。像我这种任性的作者,常常会偷懒说:赶不上推文了,下周再说吧。

我们几个最大的乐趣就是吃喝。每次去北京出差,如果有时间见面,都是王老师请吃饭或者孟苏请吃饭。一次去吃绵阳菜(基本上王老师的美食搜索能力可以具体到中国的县级市),酒足饭饱,路上每人拎着一根冰棍边吃边走:有一种重回中学时代的感觉。友谊最珍贵的地方就是彼此无轨电车的状态,纯粹是为了好玩才在一起玩。

另外几位老师都散在外地,韩松落老师一直是那位默默被抓壮丁的。“来不及写了,松落哥,能跟你换一下么?”松落哥的稿库就像是多啦爱梦的口袋,永远都有掏不完的稿子。内心一直觉得松落哥是一个十分值得信任的人,比如,假设我有一百万不知道怎么用,第一个要给人的就是他。

尼佬哥是很多人想睡的干爹。唉……这么奇特的身份表述可能风流猪狗的资深粉丝才懂。他是那类亲切的,但仿佛一直住在喜马拉雅山上的人。

还有曾经路过的社社,他的夹杂着宁夏话的小说一直是读者怀念的。他现在在专心做他的社记文化,比写字赚钱。

对了,还有消失很久的Harps老师,她曾经说我是公关张爱玲,这个点评听得我好像去上海定做一件旗袍。(哈哈,自黑是一种极好的幽默感)

风流猪狗的几位亲友就这么松松散散,任性的存在着。我们在做公号?其实我们只是在写而已。只有出处,不问去向。

关于我的文字去向,就在这本书中:《单身这点英勇》。8月28日,七夕节上市。两年前的七夕,我写下第一篇关于一个人的推文:《单身未必成狗》。

写了一年,出版一年。支持的人,请点击以下链接购买:

https://item.jd.com/12232424.html?cu=true&utm_source=book.douban.com&utm_medium=tuiguang&utm_campaign=t_15055_&utm_term=b5ed3dce4eec41dfa4ac3cf877c91ad8

也欢迎在豆瓣上点评: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029141/

需要对这个《单身这点英勇》这个公号上的读者说的是,此号是我写一个人种种的开始,荒废好久,如今也不知道如何去做。像我这么随意的作者,请各位多多体谅了。

P.S.在这里要提一下一位叫做黄黎的妹子,因为我的书中没有提到作为好友饭友酒友的她,要友尽了。我想说,下一本书,我一定特意用一整页来@你。其实想说的是,不能一一具名告知感谢以及感念,《单身这点英勇》的扉页写着:献给我爱的以及爱过的人。所以,你们懂的。

我们创建了三个“风流猪狗”微信群,想要入群的读者朋友,

请加微信wangkai9145,管理员将拉您入群。

欢迎大家在微信搜索栏公众账号一栏搜[风流猪狗],就可以关注我们啦


评论
微阅读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