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军官为何主动降级?

2017-10-07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莹)入伍19年,9次荣立三等功,3次被破格提拔,曾被集团军评为“何祥美式爱军精武标兵”。10月5日,《解放军报》报道中称,现任第72集团军某旅二营长左伟真,在部队调整组建时,主动申请当营长,成为该旅唯一一位副团职营长。此后在担负抗洪抢险任务时,带领全营官兵连续奋战,圆满完成抗洪任务。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类似左伟真一样主动降级的军官不在少数,例如,南部战区的飞行员崔振杰、原某摩步师师长付文化等人在面对部队编制改革时均是如此。在降级后,这三位军官坚守在自己岗位上圆满完成多项任务,并取得不俗的成绩。

营长入伍19年,9次荣立三等功

这些军官为何主动降级?

“砰砰!”射击场上,一名中校身手矫健,动作利落,上膛出枪,一阵急促短点射,150米开外的迷彩身靶应声倒地。这名射击者正是第72集团军某旅二营长左伟真。

10月5日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左伟真入伍19年来,共9次荣立三等功,3次被破格提拔,曾被集团军评为“何祥美式爱军精武标兵”。今年初,在师组织的团首长机关抽考中,基础体能成绩达到满分标准。

而更让人感叹的是,在部队调整组建时,任某步兵团副团长已2年的左伟真主动申请当营长,成为该旅唯一一位副团职营长。

左伟真不这么想:“我这个营长可不一般,那可是合成营,指挥的兵种力量可比过去一个团长还多!”

解放军报报道中称,在调整改革后,部队体系重塑,这为官兵提供了广阔的事业平台,为一线指挥员赋予了历史重担。从副团长到营长,职务看似降低了,可责任一点也不轻。接到营队担负抗洪抢险任务,正在家照顾刚分娩妻子的左伟真连夜到达抗洪一线,带领全营官兵连续奋战,圆满完成抗洪任务。

师长高职低配当旅长

这些军官为何主动降级?

看法新闻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梳理发现,主动提出降级的军官不在少数,原某摩步师师长付文化就是其中一人。官方媒体披露,2013年因部队编制体制调整从师长高职低配改任旅长、后升任中部战区陆军原第54集团军参谋长的付文化已由大校军衔晋升少将军衔。

2013年底,部队编制体制调整改革,原沈阳军区某摩步师撤编改旅。时任师长的付文化面临两条路:平调到集团军任副参谋长,或者留在部队高职低配当旅长。同时,新组建的机步旅信息化含量很高,上级反复考虑,必须挑一个对部队熟悉、能力又强的旅长。集团军领导找付文化谈话,他二话没说,坚决服从组织决定,留下来高职低配当旅长。

公开信息显示,付文化长期在原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服役,担任过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旅长、师长等职务,曾在陆军指挥学院和国防大学深造,并且到德国留过学。

从摩步师变成机步旅,作战样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官兵的能力素质必须水涨船高。为此,付文化一边带头钻研相关信息化作战知识,一边派出官兵前往厂家、院校和部队参观见学。一年下来,他不仅个人在军区考核中夺得想定作业第一名,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全旅也培养出570多名各类专业骨干,为新装备列装储备了大量人才。

根据最新报道显示,7月30日,在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的建军90周年阅兵上,付文化少将带领坦克抢救牵引车、装甲抢修车、装甲抢修和修理拆装车接受检阅。上述官方报道显示,付文化大校已晋升少将军衔。

卸任副参谋长后 刷新战机高空加油纪录

这些军官为何主动降级?

南部战区的崔振杰在离开副参谋长领导岗位后,并没有选择停飞,而是选择当一名普通飞行员。

由于改革调整,领导职数压缩,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员崔振杰主动从该部上级单位副参谋长岗位上退下来。按理说,不当领导了,他完全可以“退居二线”,甚至可以选择停飞。然而,看着刚刚列装的国产某新型战机,崔振杰放不下对蓝天的那份眷恋,选择当一名普通飞行员。

改任飞行员的命令宣布不久,飞行27载、经历过多次生死考验的崔振杰就赶赴异地战备值班。驻地条件艰苦,他把自己铆在一线半年多,期间多次成功处置突发空情,捍卫了祖国领空安全。在一次演习中,作为全军首批改装某型三代战机的飞行员,崔振杰在面对恶劣的气候时,果断决定继续任务,并且一举刷新了该型战机高空加油纪录。

据了解,空中加油技术是在飞行中通过加油机向其他飞机或直升机补充燃料的技术,可以显著提高战斗机的续航能力,具有极其重要的支援作用。同时,空中加油也是世界空军公认的高风险课目,需要对飞行员进行扎实的地面准备,对航理学习、技术研究、模拟机训练等。

此外,看法新闻记者还注意到,2010年秋天,崔振杰还曾完成歼-11战机高原首飞。报道称,在首飞那天,时任该师副参谋长崔振杰、副团长吴正康和大队长彭礼忠驾战机呼啸着降落世界屋脊,官兵们含泪欢呼起来:“我们飞上来了!我们又创造了一个‘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