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热度:

黄诗敬:天上人间的奇妙之旅

 

        黄诗敬  女,80后,文学爱好者,对诗词歌赋以及散文情有独钟,闲暇之余小有涂鸦,偶有芝麻文字发表。现偏安于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板升中学,幸福执教。
 
        黄诗敬:天上人间的奇妙之旅

        广西  黄诗敬
 
       天上人间,云端居民的乐土。人间天上,理想憩息的诗境。
    
       时常在山路十八弯中兜兜转转,眼见的点点飞鸟消逝在山腰间,扶摇直上的虚无慢慢遁入苍茫,这才领略到了所谓的天高。依着山势潜伏而行,确真感受不到重力深沉的垂直之稳妥,当身型飘浮而过山坳,心絮才甘愿做谦卑的首肯,这会儿终是体悟到了何谓地厚。俯仰之间,恍惚了一下神思,传说中的天上人间竟被揣摩出了几分仙意的宫中楼阁。
 
       其实,七百弄的天上人间早已声名远播,而自云山居逍遥派的我,却无数次过而不登,每每被人问及都以尴尬了之,心想着如不亲自拜访一番,于情不忍,于理亦不合。唯恐思念成疾,更惧怕疼痛癌变,适逢周末闲暇,即刻放风远游。
 
       听说前往天上人间的路况不是很好,所以特意搭乘班车前往探视。一路上,心在斗折蛇行的盘山道上蜿蜒,山海一浪高过一浪地在万弄中跌宕起伏,我竭力臆想着,但无论如何也勾勒不出所谓天上人间的大致轮廓。此刻,山脚下的深洼垌场里孤寂而冷清,只有一些绿色的风流在间歇性地漾动,它越过黄叶,穿过枯草,给山谷里寂静的民居注入了一小股生机。而远在山顶,近接天上的人间又将是一番怎样的奇景呢?我在狂想中半是惊喜半是忧戚……
 
       在天街别墅处遥望,通往天上人间的路是一个大约呈45°角的斜坡面,可以看见山峰在空阔无际的天边延伸着,在山道上移动的人如芝麻绿豆般的颗粒,横切着瞧过去,真像一个可以登临天上国度的阶梯。而从县城的来路向上仰望,天上人间则像一个“之”字,陡峭得有些异类,但越发觉得有所谓人间天上的真实形貌。顺着山势探过去,还能瞅见三三两两悬挂在山石之上的房子,即使你歪着脖子也无法把它们扶正,好似随时都会有轰然倒塌的可能,指南针在这里失去了精准的效能。每每路过,对于那些悬在石头上的珍奇,对于那些吊在嗓子眼的特技,除了叹服能工巧匠们堆砌的绝技之外,更多的是对其勇气与胆识的击节叹服。


       今日的旅行,正逢周五,恰巧碰到七百弄实验学校的学生们徒步回家,她们三三两两的聚拢着,或并排列队,或前脚挨着后脚,一边呱唧呱唧地说着,一边花儿绽放似地笑着,在通往天上人间的路上,在前往家园故土的归途中。她们稚嫩的肩上,背负着沉重的大书包,来往的摩托和四轮车在裸露的乱石中穿空,我频频回首,叹息拾级,真有点太白君所言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同感。

       峰丛间,时不时传来山羊咩咩的的清唱,在传响的空谷里荡漾着一些寂寥的忧伤。不由自主地,脑海中立刻跳跃出一张张蜡黄的小脸,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映射出碧溪般的澄澈。云淡风轻而起的笑靥,天真无邪的模样直露达观的雏形,即使是悬垂的鼻涕青虫在调皮地拨弄着,在人文的斟酌中也是一种可爱的亲昵。但当一双双在冬日黄土上赤足的脚丫网罗开来的时候,欣赏的心情立马就折上折。尤其是那些刚换上新牙的孩童,他们在懵懂无知的时候就历经了咀嚼黄豆盒饭的磨练,胃里的酸楚瞬间涌泉,在特写镜头还没有来得及叠加的时候。

       心不堪情,我们拿出了随身带来的蛋黄派分给了慢行移后的几个小朋友,她们嗫嚅着,没有立刻开袋即食,而是拿在手里把玩着。当问及所以然,她们微笑着,而后慢条斯理地说,等回到家了再吃,接着互相协助着放下书包,慎重地把那几个微小的蛋黄派装入大书包,很宝贝的样子。末了,齐声对着我们说谢谢,当温热的感恩之意刚落心田,她们已往前跑了一小段,之后停下来互相耳语了一番,最后箭一样地冲到天上人间的坳口,把我们甩下了一大截。唉,早知道就该多准备一些孩子们喜欢零食和用品之类。看罢,自己除了落寞就是不已的懊悔。

       前脚跨越突兀的石块,后脚拔节拉伸着来路,眼见的歪斜房子立正恭迎着我们,芝麻绿豆的颗粒人活动着接纳我们,高山险峰机关布景似地移开之后,我们攀爬到了坳口。面前的天豁然开朗,贴近的无数峰巅层涌不止,如海浪一样翻卷腾挪。山因为根基深厚而愈加雄威,树因为勾搭峻崖而愈发奇伟,石因为清矍得嶙峋而更显神异。天上人间的起点,果然别有洞天。
 
       坳口处开设采石场,机器的轰鸣声中有碎石咬牙切齿的声音,也有到处飞扬的或灰或白的石粉,来往穿梭的人和车辆勤于开采,巧于生计,他们在开掘和铺砌着属于自己的活路。我知道靠山吃山的本能,但对于断臂残垣的山体来说,坐吃山空的尴尬已在不远处传唤了!作为旁观者,对此不好心痛,更苦于无奈,只能默然无语凉拌了之。你只需像路边依山而建的水泥楼房一样妥妥地伫立就好了!
 
       往前走几十步,你就可以往天上的方向仰望所谓的人间了。在那高峰洼地间,有你料想之外又意味之中的天上人间了!举手测量,投足探索,通往天上人间的泥石阶梯纵向延伸,宽窄有度,来可以舒筋骨,去可以活脉络。扶栏边上满是绝境逢生的青草绿树,凭栏停歇,正有醉清风的回甘,跟随竹叶婆娑的禅意,你还可以畅享到杨柳般婀娜的曼妙。

       转身远眺,所有的峰丛都变换成起伏不断的波浪,心气可做行云流水般的悠然之旅。逐步往上,脚下有生风的轻浮之感,随即飘飘而上,迎面忸怩出一些柴禾味的烟火,屋舍笋芽一样在高峰洼地边沿中冒起来,错落有致得极富层次感。房前树木丈把立高,屋后竹树环合相拥,山风路过,飒飒作响,激散山石王国中深刻的沉郁,人间天上活开了适者生存的命理。

       天上人间,这是一个典藏的古朴村落。有些精致的房舍是土石堆砌红瓦覆盖的,有些陋室是竹条与茅草交织构筑的木屋,它们在风雨的侵蚀中见证着时间创造的奇迹。当鸟语充塞村野,当花香溢满心口的时候,或推开窗格,或坐立于自家门槛,身随心动就可以俯瞰高山下的人间。

       云卷风淡的存生,真个是别样的惬意!正当我们还沉浸在怀远的遐想中,脚边擦过一群七百弄土鸡,继而扑飞着跃上低矮的树丫间。这生猛得街舞一样,难怪它们的筋骨健硕得结实,闪念之间就是一碟金黄甜香的白切鸡肉,口中不禁连连生津。其中最有看头的就是它们两两的扇开翅膀,瞪直了眼珠子,涨红了小脸,粗肿了脖子,一场智勇比拼的逆战开赛在即。

       瞧它们剑拔弩张的架势逗趣得很,忍俊不禁是自然而然的了。即使你摇晃着摄影机靠近,它们也无动于衷,狗儿疯了似地围着圈儿吼叫,也破乱不了它们定格好的阵脚。
 
       最令人惊异的,是天上人间中那些上百年的参天古树。大榉树的根须,扎进坚硬的石缝里,像魔爪一样盘缠在石块上,死命地牢固在石头上,而树干却能粗壮得无以伦比,巍然屹立于高山的丛洼之地。看得我直错愕,想不到世间竟然还有如此蓬勃不欺的生命力,真是大开眼界啊!

       当听村中的老人讲,这些古树是靠吸食石粉而生,靠锤筋炼骨而活,钦佩之情倍加了!仔细搜寻大榉树附近,果真看到了好些棵小榉树陡然生长于石头上,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在这既无土壤,又无水源的缝隙中,它们却活得那么苍劲,生命在它们身上竟体现得如此顽强! 有土的地方不一定就能养生,养生的地方不一定就有土。生物界,如此千奇百怪的事情很多。人世间,亦是如此。所以,说它们峻奇神巧也不为过。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独秀的风貌。我仰视着这些伟岸雄正的古树,心中震撼之余不免惊叹连连。它们在这里屹立数百年,经风沐雨,送走了多少苍苍的岁月,也见证了多少生命崛起的奇迹,如今仍然高高地英挺着,这不屈不朽的精神之花啊,莫非要历经千秋万代而不凋谢?到了天上人间,看看这几棵生长在峭壁石缝中的老古树,终于可以断定走马观花式的猎艳,浮光掠影式的取巧,确实是过于肤浅的见识了。

       对神异古树的高山仰止之情,最好留在心中膜拜!往古屋古树的右侧形而上走,第一站的观景亭台楼阁赫然出现了,从横生枝节的柿子树中可以剪辑山海的半壁景观。那些橘黄色的柿子,累累地悬挂于枝头,火红出令人垂涎的食欲,然而却没有人采摘,它们成了深山高崖上最靓丽的图画。

       单是那橙红的色泽就令人眼馋不止,三下五除二地我爬到了与柿子树齐平的山岩,弯着挂果的枝桠,生拉硬扯把树干靠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断下两三个灿烂的果子。从山上放羊下来的阿伯看到了,只是着笑着笑着,善意的目光里满是真醇的厚道。在我欲说还休之时,他爽朗地说开了:这山野的柿子果子多的是了,你尽管摘食,村里人家户户种植,都懒得吃呢,只有刁嘴的鸟儿经常飞过来乱啄一通,大部分都是自熟自落掉落了!噢,我们稀罕的美丽在他们这里竟然如此平淡无奇,我又少见多怪了,真是趣味啊!


 


       已而夕阳在山,我们真正进入到了天上的人间。只听得村中喧闹的活力之气冲散开来,见有山外来客巡游天上人间,她们欢悦如小雀蹦哒着。因认识引领我们畅游的头儿,不由分说地,把我们拉扯进了陋野的茅草石屋,大大咧咧地寒暄了一番,直到屋里的暖流畅通无阻。好客的主人一边手脚麻利地张罗着饭菜,一边像唱歌一样地说着我听不懂的瑶话,但我能感受得到她们的热情与淳朴。

       火灶旁边,两只猫咪在舞着爪子,玩转着竹筐里散落下来的玉米梗,凑热闹的小孩儿也是调皮得很,逗引小猫咪的技法那是溜溜的,这个插画似的小曲煞是可爱!不一会儿功夫,饭桌上搁满热腾腾的饭菜,一盆特制的火麻土鸡汤,两碟白切土猪肉片,一碟香葱土姜炒的小猪内脏,一大碗五花肉拌土番茄爆炒的小白菜,一锅精心熬制的白玉米稀饭,还有一桶芳香四溢的玉米酒在木桌旁等候着。清新的空气里,又多了一份泥土的芳香与甜蜜的温馨。

       对于主人们的过度热情,以及不厌其烦地亲切叫唤,我等除了微笑默许,就是大口大口地吃饭,大快大快地吃肉,当然免不了要喝上一两碗不能推辞的陈年老酿。在这里,冷冬的气息还没有退净的意思,但和谐共生的春意早已暖融融地化开了隔阂。山里人家的热情即便不能蒸蒸日上,也不忘记让竹树更加蓊郁葱茏。淡名远利的心怀即便清瘦独孤至极,也要让得岁月静美绝尘。

       吃饱喝足之后,千恩万谢过主人,我们开启了登临绝顶的步伐。沿着石砌的山路,一步一挪移,森茂的草木间传来山羊咩叫的回响,循声觅去,只见俊俏的山羊胡须飘飘,在独孤石上向远处张望,好像在渴盼着什么。凡人难得如山羊那般伶俐,入世的艰难权当生命需要运动,筋骨需要强健,精魂需要沉实。左手牵着藤蔓,右手扶着栏杆,脚掌终于停妥在天上人间的最高处。在这里,天上高远于人间,思可接千载,视可通万里,一切也终将清空归零。神游太虚间,你无需仰望谁的光芒,万物凭空主宰亦能自生光辉。徜徉于云端之上,身形如芦花一样轻飘,命骨称重无所谓有无所谓无。若撞上绵绵白云涤荡心胸,则大美无言矣!

       雄踞于天上人间的顶端,你可以遥望到千山万弄观景台,还有比天上人间更高峻的弄耳山,听说入夜之后还能看见从岩滩水电站方向散射出霓虹似的光影,好不神幻啊!围栏内,散乱着一些啤酒空瓶,是谁在这里吹瓶作巅峰对决状,又是谁也在这里神聊海侃间把酒言欢,好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主儿呀!再往天上人间凝视,地里有挖红薯的身影,有烧玉米杆缭绕而起的烟火,羊肠小道上有背红薯藤或挑柴禾的村妇,泥石新绽的山窝间还有埋头开山筑路的民工。

       细细谛听,屯里鸡犬相闻之声此起彼伏,锅碗瓢盆也跟着奏起了低沉而又高亢的交响乐。凉风徐来,鸟鸣山更幽,暮色有了四合的趋向,我们下山了。看脚下石头堆砌的艺术,回味着村民像山花一样灿烂的笑脸,刻录下如潺潺小溪流般无障碍的沟通,襟怀的空城一片晴好。在天上人间,轻松惬意的日子美得无脂无油,返璞归真是也!身披着晚霞行走跳跃,当我们在坳口升起来的时候,心中的旭日正阳刚。

       离开时,天上人间的夜色正深,昏黄的灯光已经点亮了旧时光,泥石砖块间的蟋蟀刚好陶醉在自己的低吟浅唱中,丝绒一样的漆黑软绵了粗砺的实在。当我们拐转过山坳时,寂静的群山已枕臂而酣眠,饱足了甘露的小猪们也鼾声如雷了,剩下的只有植入魂灵的念想。山月弯弯,银辉绕指柔,碎步在沙石间谱曲点歌,惹得庄主们在梦中低低絮语。

       天上,人间的烟火正婀娜;人间,天上的奇境已定型。天上人间,人间天上!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