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11-17 14:55热度:

经典言情小说《总裁傲宠小蛮妻》全文在线阅读

新浪娱乐资讯 北京时间11月17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总裁傲宠小蛮妻》已上线。
在【糖 果 书 坊】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    019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1
第一章 拿着钱,赶紧滚

酒店总统套房,暧昧的灯光洒在雪白大床中央。

一夜的欢好几乎折腾掉了顾微安半条命,可她却硬是撑到了男人沉沉睡去,才支起浑身青紫的身子悄悄地下了床,澡都来不及洗。

不复欢愉的面容冷漠地扫了一眼雪白床单上的暗色血迹,和男人熟睡的面容,眸底划过一抹痛意,很快又消失不见——只要能换得母亲安然无恙,这又算得了什么?

身后的门悄然被拉开,一道讽刺的女音响起,“顾微安,你该不是食髓知味,舍不得走了吧?”

顾微安起身,冷眼看着眼前跟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姐姐,目光落在她脖间的紫水晶项链上,满是复杂。

“你只是代替我来贡献第一次而已,别痴心妄想了。”顾若溪微微仰着下巴,眉眼间都是鄙夷不屑,穿着跟顾微安相同款式颜色的衣服,缓缓上了床,躺到男人怀中。

顾微安穿好衣服,忍着腿间的不适走到门口,葱白的手指紧紧的握住门把手,清冷道:“可惜,你现在连第一次都没有。”

说罢,转身就走,纤瘦的背影渐渐被无边的黑暗吞噬,连同她内心所有的希望,也一同消失。

陆廷琛,对不起……

顾若溪冷冷地看着她消失在门口,妆容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她咬牙切齿道:“连个替代品都算不上,拽什么?”

陆家跟顾家不算近,等顾微安拖着疲累之躯赶到家的时候,天都大亮了,父亲顾震霆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见她回来,眼睛唰的一亮,“怎么样?没有被发现吧? ”

“顾震霆。”顾微安收紧了拳头,即使明知道他根本不会在乎自己,可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会受伤。

掩住眸底纷杂的思绪,顾微安冷着脸利索伸手,“二十万,拿来。”

“顾微安,你怎么跟爸爸说话的?”顾震霆横眉倒竖,极为不悦,“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一点儿教养也没有!”

顾微安心头一直强忍着的怒火,登时‘噌!’的窜了出来,“顾震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妈?养不教父之过,我这都是跟你学的!”

母亲是她的逆鳞,谁也不能碰!

顾震霆更是没有资格!

“混账!”顾震霆反手就甩了她一巴掌,眼睛布满猩红的血丝,“再顶一句试试!”

看他暴跳如雷,顾微安心瞬间凉了半截,忽然就不气了,碰了一下自己被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她扯着唇冷笑一声,“我也不想和你多说废话,钱在哪?”

顾震霆厌恶地瞥了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扔给她,像是在打发一个乞丐,“拿着钱,赶紧滚。”

顾微安垂眸,眼底一片黯淡——呵,这就是她高高在上的父亲,从始至终对她没有半点儿怜惜。

“顾震霆,说好的二十万。”她看着上头的数字少了一半,捏紧了手中的支票,面上浮起浓浓的讽刺,“我拿自己换给妈妈的救命钱,你哪儿来的脸不给?”

顾震霆眼睛一瞪,“你!”

顾微安不偏不倚地对上他的眼神,丝毫没有惧意,“二十万,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顾震霆盯着她看了一会,忽然狠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管家,叫保安过来把她撵出去,闹得人心烦。”

眼看着两名保安走了过来,渐渐向她逼近,顾微安却神色不变,笑着讽刺道:“你们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了?还真是无奸不商啊。”

闻言,顾震霆面上浮起一抹鄙夷,“蠢货,贪心不足蛇吞象,十万块足够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妈吊着一口气了,你还想蹬鼻子上脸怎么着?”

顾家为了攀高枝,选择和陆家联姻,可奈何大女儿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只能剑走偏锋,白白便宜了这个讨人厌的丫头睡了陆廷琛。

即便如此,顾微安这性格还真是和她那个妈一样,让人厌恶。

顾微安见不得旁人侮辱自己的母亲,尤其是眼前的人更没有资格。

一双墨眸瞬间化为浓浓的寒意,顾微安薄唇一掀,“你是奸商,我也不是傻子。顾震霆,既然你言而无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一个小袋子,摊开在手心。“我带走了陆廷琛的东西,这个足以证明昨夜和陆廷琛上床的女人是我。”

顾震霆脸色瞬间变了,看着顾微安的眼神,恨不得要吃了她!

他伸手就要去抢,却被顾微安眼疾手快地躲开了,还站的更远了些。

顾震霆见状,脸色更加阴沉,“你想怎么样?”

顾微安眉尾一勾,收起袋子,将支票递给他,语气越发坚定,“按约定,二十万。”

顾震霆握拳,一双浓眉仿佛染了墨的毛毛虫,紧紧拧在一起,咬牙道:“顾微安,你若是敢把这事儿泄露出去,我让你和你妈都吃不了兜着走。”

“好啊,在此之前,我就先让顾家和陆家的婚约告吹。”顾微安信誓旦旦,“如果陆廷琛知道自己昨夜睡的,只是顾家欺骗他的替代品,你觉得他还愿意和顾家联姻吗?”

顾震霆脸色一冷,区区十万块与顾陆两家的联姻,孰轻孰重,他自然知道。可他就是看不惯顾微安,不想让他从顾家多拿一分钱。

想到这里,他脸色都狰狞了几分,恨恨地从牙缝里憋出两个字:“你敢!”

顾微安面无表情,盯着顾震霆,“我给你时间考虑。”

说罢,她转身,潇洒离开。

2
第二章 值得吗?

她并不担心顾家赖账,毕竟蛇打三寸,她那一招成功掐住了顾震霆的死穴。

十万块钱,换得和陆氏的合作,顾震霆没得选择。

果然,第二天,各大媒体头版头条推送的都是顾氏大小姐顾若溪和陆氏掌权人陆廷琛订婚的消息,照片上的年轻男女可谓 是郎才女貌,人人津津乐道。

顾微安听着洗手间里讨论着这桩联姻的声音,唇角勾起冷淡的笑意,她收起手机,剩下的十万块钱,顾震霆刚刚如约打到了自己卡上。

有了这笔钱,母亲就可以动手术了。

顾微安收起多余的情绪,回到病房,顾母正失神地看着窗外,形销骨立的模样看地人心疼不已。

“妈,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顾微安连忙走过来,看着苍白的母亲,担忧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别,妈妈很好,没有不舒服。”顾母眼疾手快地拉住顾微安,摸到她纤瘦如柴的手腕,眼眶瞬间就红了,“安安,这一段日子辛苦你了,是妈妈不争气,这病……拖累了你。”

顾微安心里一痛,连忙在她身边坐下,握着顾母的手,“妈,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女儿,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等着您快点好起来,可别胡思乱想了。”

顾母欣慰地笑了一下,很快又轻轻蹙眉,“这病麻烦,妈的身体妈自己知道,一直在医院这么耗着,怕是要不少钱吧?你一个年轻女孩子,哪里去找那么多钱?你听妈的话,千万不要再去找……你爸爸。”

顾微安手指一缩,被顾母敏锐发现了她的情绪波动,连忙劝说道:“妈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让你再和他低声下气,那一家人……咱们别去招惹。”

顾微安看着母亲含着忧愁的眉眼,心里蹿起一股无名怒火,不甘心道:“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委曲求全?就算是我跟顾震霆要钱,那也是那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应该给的,这么多年,他没有给过你一毛钱抚养费,你……”

“安安!”顾母忍不住激动起来,引发了剧烈的咳嗽声,憋的面色通红,吓得顾微安连忙噤声,不断地拍着她的背道歉,“妈,对不起,我听你的就是了,你别生气。”

顾母咳地厉害,险些昏厥过去。顾微安只好赶紧叫来医生,一阵忙活之后,顾母才缓过劲儿来,疲累地躺在床上,脸庞瘦的皮包骨头,苍白地毫无血色,这虚弱的模样更是让顾微安愧疚。

“医生,我妈怎么样?”顾微安压低了声音,主治医生微微摇头,“顾小姐,等会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关于你妈妈的病情,需要再跟你沟通一下。”

“好,我马上就来。”顾微安送别了医生,想到对方的眼神,更是一直心神不宁,她和顾母道了歉,哄着虚弱的母亲睡着,这才关门离开。

医院里人来人往,大多数都面色沉重,也只有妇产科门前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顾微安脚步匆匆,正要转过走廊去医生办公室,却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女音,“廷琛,今天做婚检的人好多啊。”

廷琛?

顾微安反射性抬头看过去,妇产科门口,身材挺拔高大的男人站姿慵懒又随意,低垂的眼底含着一抹烦躁,却还是很耐心,而他身侧紧贴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模样清纯,说话的声音更是如同沁了蜜糖一般甜。

这一对,俨然就是今天上了头条的陆廷琛和顾若溪!

顾微安的眼神如同触了电一般缩了回来,本能地躲避陆廷琛的身影,可二人依偎在一起的画面却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怎么也抹不掉。

按了按胸口,她长呼了一口气,才硬生生的压下心里的不舒服。

陆廷琛本来就不认识她,跟谁结婚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以后天各一方,再也不见,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虽然这么想着,可心里翻滚的酸涩却还是渐渐将她吞噬,眼眶也灼人的疼,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一旁走来的小情侣,直接撞了上去。

“干嘛啊你,毛毛躁躁的……”女孩有些不高兴。

“对不起对不起。”顾微安这才将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出来,连忙低声道歉,身后却突然投来一道敏锐视线,她顿时浑身僵住,一个音节也不敢发出来。

会被发现吗?

要是发现了,他能认得出自己吗?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几近昏厥,顾微安紧紧地捏着自己的包包,指节泛起青白。

“廷琛,你看什么呢?”一道轻柔的声音插了进来,顾微安瞬间回神,慌乱离开。

她在想什么!

他们之间怎么还有可能!

陆廷琛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顾微安近乎于落荒而逃的身影,微微皱眉,深邃的瞳孔掠过一抹狐疑。

顾若溪刚刚接到了继母陈芳的电话,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见陆廷琛失神地看着走廊那一头,眸光一闪。

她娇滴滴地挽着男人的胳膊,“走了,该我们了。”

陆廷琛收回目光,却没有看顾若溪的意思,抽出手率先进了婚检中心,背影冷酷倨傲。

顾若溪狠狠咬牙,眸底尽是不甘心。

明明跟顾微安做的时候很尽兴,怎么到了她这里,就不行了?

顾微安不知道顾若溪莫名其妙又多恨了她几分,她为了躲开陆廷琛,只能绕路从大厅坐电梯上去医生办公室。

王医生听到敲门声,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即客气地让她进来,“顾小姐,请坐。”

顾微安咬唇,缓了缓情绪,这才算镇定下来,“王医生,我妈妈的病……”

“是这样的,顾小姐,经过最新的系列检查,你母亲的病情并不乐观。”

王医生是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带着黑镜框眼镜,显得有些书生气,平缓亲和的语气很容易让人信服,“经过讨论,医院认为,你母亲目前并不适合进行手术。”

轰!顾微安顿时脑子里一阵嗡嗡作响。

如果母亲连手术都不能做,那么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要是失去了母亲……她不敢想。

“王医生,那我妈该怎么办?”顾微安瞬间红了眼眶,眉宇间尽是焦急之色,“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只要可以救我妈妈,多少钱都行!”

3
第三章 王医生龌龊的心思

王医生扶了一下黑边眼镜,眼底透出一点温和的光芒,还藏着一分不易察觉的诡异气息,“顾小姐,你先别急。我倒是有些想法,不过……”他犹豫了一下,看向腕表,抱歉道:“我马上还有一台手术,忙完应该就下班了。如果顾小姐有时间的话,我们下班后约个时间见面谈,怎么样?”

顾微安心急母亲的病情,对医生满心信赖,连忙点头:“王医生,真的太谢谢您了。下班以后,我约好地方等你,麻烦您了。”

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顾微安特意订了一家高级餐厅的包间,花掉了两个月的工资。

直到夜幕时分,王医生才到。他换下了白衣大褂,穿着黑灰色的西装,还是那副黑框眼镜,男人不慌不忙地坐下,“对不起,我来晚了。顾小姐,让你久等了吧?”

顾微安摇摇头,礼貌又客气,“没关系,我也刚到,王医生,您点单吧,我们边吃边聊。”

“好,还是顾小姐温柔体贴。”王医生温和一笑,有些肥胖的面容看起来有些喜感,却让顾微安生出几分不自在的感觉,她连忙避开眼睛,看向楼下的方向。

这家高档餐厅的包厢设计很别致,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餐厅楼下的各色娱乐设施,形形色色的客人面带笑容,惬意放松自己。

顾微安的目光忽然顿了一下,停留在灯影边缘的男人身上。

那人伟岸挺拔,银灰色的西装衬得他身高腿长,只是一个模糊的侧影,依旧气势凌然。

陆廷琛怎么也在?

顾微安抿唇,目光留恋的徘徊在他的身上,如果当初……

正这么想着,那人却好像若有所见,忽然偏头看了过来。

顾微安一惊,反射性的收回目光却险些撞上了王医生,心脏猛地一提,差点蹦出嗓子眼。

“王,王医生?”

王医生看着她瞬间警惕的模样,不禁失笑,倾身将窗叶拉下,肥胖的身躯撑得西装有些变形,“不好意思,刚刚从手术室出来,不喜欢外面的强光。顾小姐,不介意吧?”

见窗叶被拉下,挡住了外面的视线,顾微安这才松了空气,随后好似注意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退了一下,拉开两人的距离,干笑一声,“是我考虑不周,王医生,那我们先吃饭吧。”

王医生扫了她一眼,细小的眼睛眸光一闪,身体靠的越发的近了,一手搭在顾微安身后的椅子上,看起来像是在揽着她的肩膀一般,“顾小姐真是个孝顺的女儿,人长得漂亮,又这么成熟懂事,挺招人喜欢的。”

空气里,隐约多了一丝紧绷的异样气息。

王医生的身子越来越近,顾微安就算再傻也明白了他的龌龊心思,怒从中起,‘蹭’地一下子站起来,双手紧握自己的包包,咬牙道:“王医生,请你自重。我是担心我妈的病情,才特意向您请教……”

“我这不是教着呢吗?”见她要走,王医生面上的温润笑意终于裂开了一条缝隙,多了几分猥琐的味道,他伸手抓住顾微安的手腕往怀里拖,“顾小姐年轻漂亮,又是诚心向我讨教,我当然求之不得。”

顾微安扬手就想甩他巴掌,却被王医生发觉,飞快地握着她另外一只手,双手齐齐用力,将人拉进自己怀里,趁顾微安无法反抗,低头嗅了一口,“真香啊!”

“放开!”顾微安只恨自己力气太小,拼命挣扎也无法动弹半分。

到底是男女天生力量差距太大,不多时,王医生便将顾微安按在了墙上,浑浊的气息喷在顾微安的脸上,喘着粗气道:“顾小姐难道不想知道你母亲的病情了吗?”

“你压根儿不配做医生!”顾微安恨恨地呸了他一口,却不想此时门被人推开,男人正巧将她粗鲁又彪悍的动作看在眼底。

顾微安愣住,怔忡地看着陆廷琛俊美如铸的脸,一时都忘记了挣扎。

没想到还是被碰到了……

男人一身银灰色西装,妥帖地裹住他伟岸挺拔的身躯。眉眼间凝着一股莫测的沉郁之色,更显气势凌然。

王医生听到开门声,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却在看到陆廷琛的那一刻,所有的话直接噎在了嗓子眼。

陆廷琛阔步而来,直接弯腰讲顾微安抱进怀里,冷冷的看了王医生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他恍惚回神,额头已经是冷汗涔涔。

刚才那个……是陆廷琛?

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被陆廷琛抱在怀里的顾微安却没心情想这么多。

男人宽厚的温度紧紧的将她包围,久违的气息充斥在鼻间,委屈,吃醋,不甘,夹杂着不知名的怒意,将顾微安的心海搅动的天翻地覆。

直到出了餐厅门口,顾微安才回过神来,离开自己心心念念的怀抱,拎着包就想走。

“跑什么?”陆廷琛扬眉,一把捞住她的手腕,连人带包拉了回来。

男人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没有错过她面上一闪而过的慌张,“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顾微安僵住了身体,忍着扑通乱蹦的心脏,偏过头有些躲避他的视线,“多谢了,不过,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麻烦你放手。”

陆廷琛蹙眉,棱角分明的面颊上掠过一抹不悦,“顾若溪,你说什么?”

顾若溪……

顾微安顿时僵在了原地,死死咬牙,扭头迎着他凌厉的视线,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面容,一字一句恨道。

“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陆廷琛拧眉,微微一用力,顾微安不慎撞入他怀里,男人低头,不意外闻到了顾微安身上的清香,异常熟悉。

“别闹,跟我回家。”

他收紧了胳膊,更加贴近顾微安,目光有些思索。

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顾微安顿时心脏漏了一拍,却又无奈苦笑,一把推开自己梦寐以求的怀抱,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臭流氓!”

她冲他冷哼一声,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撒娇语气,却在转身的瞬间落下眼泪,逃似的离开了。

陆廷琛,你最好不要再让我遇到!否则我一定拼尽全力把你抢回来!

陆廷琛拧眉,这清脆的嗓音,干净任性的行事风格,确实不像是他所知的顾若溪,招手唤来侯在外面的助理,“仔细查查这个女人。”



 


《总裁傲宠小蛮妻》 未完待续......
在【糖 果 书 坊】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    019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