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10-19 23:42热度:

完整版小说《阴阳鬼医》推荐在线阅读

完整版《阴阳鬼医》小说已有!
大家可以在微~信~公~众~号【零小说】观看!书号是129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转发点赞哦~
"哐、哐、哐…"在一阵轰鸣声中,杨宝福驾驶着拖拉机,将我送到了百堂镇上。

跳下拖拉机,望着面无表情的杨宝福。我想了想,对着他说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希望你回去以后,能先去蓄水池边,给那小丫头烧点纸,点根香。"

"我有点害怕面对她。"

"白天去,白天她不会出现。"

"谢谢你!"杨宝福望着我笑了笑说道:"背了三年的包袱,我终于可以放下了。"

"不要谢我,实际上我希望你去自首,因为只有这样对小丫头而言,才是最为公平的。"

"自首?"听到我的话,杨宝福眉头一挑说道:"你昨天晚上没有报警?"

"是的,我没有报警。小丫头根本就没有提起过你,如果不是你做贼心虚,这个秘密,你兴许还有机会继续瞒下去。"

"我......"

不等杨宝福把话说完,我摆了摆手插嘴说道:"你虽然年纪大了,但这事情我不能因为你上了年纪就同情你。小丫头是无辜的,你的一念之差就毁掉了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你不值得原谅。"

说完话,我扶着墙壁,头也不会的走进了车站。

乘坐大巴车,回到八号诊所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黄昏。

回到诊所,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己开了一道退烧药。吃过退烧药,我倒头就睡。

睡着以后,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一会儿我梦见自己扛着锄头,下地干活,一会儿我梦见自己端着潲水,走到了猪圈中。

总之在梦里面,我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做着各种各样的农活。

这一觉,睡得并不好,等到天亮,我就发现自己的病情不仅没有半点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我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了一点力气,瘫软在床上,甚至连抬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

"我现在除了四肢无力以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症状,这不像是发高烧。"

"不是发高烧,难道!?"想到此处,我忍不住心头一惊,如果我没有料错。我的身体之所以出现毛病,恐怕和我晕倒之前见到的那三团鬼火,有逃脱不了的干系。

虽然找到了身体出现问题的毛病,可惜,我没有方法对症下药。

"难不成,要躺在床上念南无阿弥陀佛?"

无奈之下,我试了一下这个方法,可惜,这个方法完全不管用。

"之前被小丫头迷惑了神智,下到水中打湿了电话。现在我独自一人在诊所中,想要报警,都办不到。"

"我现在四肢无力,下床都做不到。这样下去,就算不被恶鬼害死,自己也得把自己活活饿死。我反锁了诊所的大门,死在诊所里,恐怕臭了,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就在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诊所的大门被人重重叩响。

"屋里面有人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中。

"有,屋里面有人!"听到有人敲门,我使出浑身力气,朝着诊所的大门喊道。

我的声音太小,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太清楚。

敲门声戛然而止,听着一蹿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

也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嘭,"的一声巨响,传到了我的耳朵中。

八号诊所的大门被人蛮横的一脚踹开,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人迈步走到了我的床头。

我努力的扭头朝着来者看去,入眼的是一双大长腿。这一双浑圆的大长腿,被一条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看上去修长笔直。

我移动视线向上看去,看到了白色的体恤衫,看到了一处高耸的胸膛。一张绝美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你是谁?"

"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管我是谁?"来者冲着我冷笑了一声,又跟着说道:"不过,既然你已经问了,那我就回答你。我叫马玉致,是一个注定要称为传奇的女人。"

"马玉致?传奇女人?"

"昨晚我从诊所外路过,只觉得这个地方阴气冲天。昨晚,我还以为这个地方藏着什么厉害的恶鬼,可惜最后的结果让我感到有些失望。"

"你别张嘴,先听我把话说完!"朝着我挥了挥手,马玉致端起一根椅子,坐在我的身前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浑身无力,这很正常,因为在你的身上住着一只恶鬼。"

"你不用紧张,因为你的运气足够好,遇到了我,遇到了我这个厉害的捉鬼人。"

"捉鬼人?"

"我知道你心里面一定有些疑惑,因为在你的脑海里面,捉鬼人的形象一定是穿着黄大褂的遭老头。却不想,我长得如此的天生丽质。"

"不错,你确实长得很好看。"

"你的嘴巴倒是挺甜的!"马玉致冲着我笑了笑,接着说道:"看在你嘴甜的份上,这一单买卖,我可以少收你一点佣金。"

"佣金?"听到马玉致的话,我强打起精神说道:"怎么?捉鬼降妖不是你们捉鬼人的分内之事吗?"

"捉鬼人也要吃饭,收费完全合情合理。你若是不给,我就先告辞了!"

"别动!"见到马玉致要走,我冲着她低声说道:"在我床头的镜子下,有一块镀金的怀表。你帮我驱鬼,这块镀金的怀表可以作为报酬,送给你。"

听到我的话,马玉致站起身来,走到了镜子前。

"这镜子看起来也挺不错。"

"你若是喜欢这面镜子,我可以用它作为酬劳,送给你。"

"我是说镜子里面的美女看起来不错!"白了我一眼,马玉致捡起了镜子后面的镀金怀表。

"竟然是阴货?"

"阴货?是什么东西?"

"阴货就是属于死人的东西,简单的说,你的这块镀金怀表一直是死人佩戴的东西。不过,这怀表看起来有点历史了,想来应该能够卖一个好价钱。"收起了镀金怀表,马玉致满意的笑了笑说道:"酬劳还算马马虎虎,这单买卖,我先接下了!"

"那你快点动手吧,我现在想想自己的身上有那玩意,就觉得瘆得慌。"

"不着急,我得先准备准备!"马玉致说完话,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你想走?才拿了钱,你就想不管我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你等着吧,我只是暂时离开,出去准备一些东西,一会儿就回来祛除你身上的恶鬼。"

马玉致离开了,在我的注视下,走出了八号诊所。

耐心的等待了十几分钟,依然不见马玉致的踪迹。我不禁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道:"看来遇到的不是捉鬼人,而是一个说大话的贼。"

"不过,也幸好他踹开了诊所的大门,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进入诊所探查情况。到时候让人报警,我还能有一线生机。"

渐渐的,我感到了一阵眩晕,接着我又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到有冰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我看到了身材高挑的马玉致,我发现自己被牢牢的困在了床上。

"你为什么捆我,难道你想要谋财害命。"

"我现在可不是在捆你,而是在捆你身上的恶鬼!"马玉致走到一旁,一边蹲在地上忙碌着,一边跟着说道:"你不久前一定是去了不干净的地方,在不干净的地方逗留了一段时间,有鬼魂野鬼趁机看上了你的这幅小身板,所以附身到了你的身上。不过幸好,你的祖上积累了不少阴德,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

"积累阴德可不容易,你的祖上是不是也有人捉鬼?"

"我的爷爷和父亲是山里面的赤脚医生,兴许是他们看病救人积累的阴德。"

"看病救人,救的是活人,叫阳德,救的是死人,才能叫阴德!"

马玉致说完话,握着一个小瓶子,来到了我的身前。

小瓶子里面装着一种黄色的液体,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给你喝点儿好东西,帮助你找回一点阳气。"

说完话,马玉致就将整瓶子的黄色液体全部倒在了我的嘴巴中。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涩涩的?还带着一股骚味。"

"你喝的是童子尿!"

"童子尿?我给你镀金怀表,你让我喝尿?"听到马玉致的话,我忍不住拍了拍床板,大声的喝道。

"童子尿怎么了?不是很有效果吗?你看看,你精神好像已经恢复了许多。都可以发脾气叫板了!"

听到马玉致的话,我才反应过来,刚才我喊的那一句,音量可不小。

"童子尿回阳,接下来,我要用柳枝打鬼了。"

"柳枝打鬼?怎么感觉还是有点不靠谱。你能不能换一种高级一点的手段?"

"一分钱一分货,你给的镀金怀表,就值这个!"马玉致说完话,就扬起柳枝,重重的抽在了我的胳膊上。

一阵剧痛从我胳膊传出,痛得我不由自主的咧了咧嘴巴。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