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10-12 23:14热度:

我曾经拥有过爱情小说在线阅读(陆远之苏瑾 )

《我曾经拥有过爱情》已上线。
在【糖 果 书 坊】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0133,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第1章 最需要你的时候
 
 
 

“陆远之……求求你……这里是医院,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医院,储物间。

女人被压在拥挤的架子上,纤细的手指死死捏住边沿,指节都已经泛白。可她身上的男人,却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怎么,苏瑾,你是怕被人看见,你陆恒妻子的位置就保不住了?”陆远之冷笑一声,“放心吧,陆恒今天心跳又停了一次,所有人都忙着守着他,没人有心情来管你做什么。”

说着,他更加用力,苏瑾拼命的忍耐才没叫出声,泪水终于按捺不住,一颗颗滚落。

感到温热的液体滴落到手心,陆远之身下凶狠的动作猛地止住。

他在昏暗中一把捏住女人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向自己。

“苏瑾,你哭了?”他的薄唇讽刺的勾起,墨眸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哭什么呢,真让人伤心啊,难道你不想见到我么。”

说着,他温柔的抚去女人的眼泪,动作那么轻柔,好像恋人一般深情,可苏瑾却是如同触电,疯了一样的挣扎。

“陆远之,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我也已经嫁给了别人,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陆远之的手一僵,下一秒,温柔的抚摸化为钳制,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那么用力,似乎恨不得将她的骨头捏碎。

“为什么那么对你?”他冷笑,脸一半淹没在隐隐之中,宛若邪魅的恶魔,“苏瑾,你怎么好意思问我这个问题。当年我出国的时候,你说你等我回来,你说你这辈子只会嫁给我,可你看看现在呢?”

苏瑾脸色一白,想开口,可陆远之手上却是更加用力,将她所有的话语都封锁。

“不过苏瑾,这就是你选丈夫的眼光么?找一个躺在床上的植物人?怎么,是不是只要能成为豪门少奶奶,你甚至都愿意一辈子守活寡?”

陆远之说到怒极,一把甩开手里的女人。

苏瑾踉跄的倒在地上,医院的大理石地板好像冰一样冷,可更冷的,是她的心。

“陆远之,你又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她忍不住哭出来,“当初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如果不是因为你那时候突然消失,我又怎么会嫁给别人!”

苏瑾说出话的刹那,就后悔了。

明明在嫁给陆恒的时候,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提这些。

又有什么可提的呢,无论她是为了什么嫁给陆恒,嫁就是嫁了,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最需要我的时候?”可不想,陆远之听见她的话,突然冷笑起来,他一步步靠近跌在地上的女人,声音冰冷的宛若来自地狱,“苏瑾,你竟然有脸跟我说你最需要我的时候?”

苏瑾一愣,“陆远之,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陆远之冷笑更甚,骨节分明的手指覆上衬衫的纽扣,扣子颗颗松开,“苏瑾,我的意思是,这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跟我说‘需要’这两个字的人,就是你。”

随着他冰冷的话音落下,衬衫最后一颗纽扣解开。

灯光洒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刹那间,苏瑾如遭雷劈,脸色惨白。

 
 
 
 
 
 
第2章 弄清楚你是谁的人
 
 
 

灯光下,男人白皙的胸膛,一大片鲜红的疤痕,触目惊心,狰狞的宛若嗜血的兽。

“陆远之……”苏瑾失声,每个字都在颤抖,“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受的伤,你……啊!”

她惊慌的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完,下巴就再一次被捏住,她整个人从地上被提起来,抬眼就看见男人冰冷的双眸。

“苏瑾,你不是说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出现么?”他冷笑着,一把捉住她的手,覆上他胸膛的伤口,一字一句,都是这样残忍,“那你呢。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是了,你正在和陆恒结婚,你正在做你养尊处优的陆家少奶奶。”

男人胸上的伤口,凹凸不平,好像火一样,灼的苏瑾的手生疼。

“陆远之……”她又一次哭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你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

“够了!”陆远之怒喝一声,打断她的话,一个用力,又一次将她摁在柜子上,冷笑更甚,“苏瑾,事到如今,说这些干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清!”

说着,他又一次呼啸而至。

比之前还用力,仿佛要将当年的恨和绝望,全部讨还回来!

可这一次,苏瑾没有挣扎。

她只是流着泪,低头吻住男人的伤口,那样温柔,仿佛要将伤口的每个凹凸都仔细勾勒。

看她这样,陆远之的脸色却是更加阴冷。

事到如今,她又何必做出这个姿态。

如果她真的在乎,当年的她又怎么会见死不救!

当年的火光宛若噩梦一般铺天盖地而来,燃尽陆远之心里最后一丝理智,他疯了一样的占有着身下的女人,仿佛想将她生吞活剥。

他就是要她疼!

哪怕是万分之一,他也要让她体会到他当年的绝望和痛苦!

苏瑾咬着牙承受,直到终于支撑不住,失去了知觉……

-

苏瑾是被疼醒的。

胸上剧烈的刺痛传来,她挣扎的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黑色的轿车上,衣服的扣子被解开,陆远之坐在她身边,颀长的手指划过她的锁骨。

他指腹抚摸过的地方,疼痛更烈。

苏瑾意识到不对劲,慌乱的坐起身子,就看见自己的锁骨,一个“远”字纹身,还带着刚刚纹完的红痕,触目惊心。

“陆远之!”她反应过来,失控的尖叫,“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拼了命的想要擦掉自己锁骨上的痕迹,可那纹身已经长进了血肉,她擦的血都要出来,都没有消失。

“苏瑾,我只是让你弄明白,你是谁的人。”陆远之捉住苏瑾的手,冷冷开口,“虽然你的名字写在陆恒的户口本上,但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奴隶。”

苏瑾看着眼前男人阴冷的眼神,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如今的陆远之,到底将她当做什么……

曾经连鞋带都舍不得让她亲自系的男人,如今却将她当做一个物件儿一样,打上自己的烙印。

她难过的想哭,可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她看见手机屏幕婆婆的名字,脸色一白,慌乱的接通。

 
 
 
 
 
 
第3章 她成了他的嫂子
 
 
 

“苏瑾,你去哪里了!”电话一接通,婆婆林秀兰气急败坏的声音就响起,“你知不知道阿恒今天又吐了!你还不赶紧回来!”

“对不起,妈,我现在就过去。”

苏瑾慌张的挂断电话,抬头就看见身侧陆远之讥诮的眼神。

“陆家少夫人,还真是忙啊。”

她脸上一白,但没有理会他的嘲讽,只是匆匆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下车。

幸好陆远之的车就停在医院楼下,她很快就上了楼。

“妈,我回来了。”她一进门就看见护工和林秀兰正将毫无知觉的陆恒从病床上抬起来。

林秀兰抬眼看见是她,顿时横眉竖眼。

“你还傻站着干什么!你还不赶紧洗个手过来帮阿恒处理一下,他刚才吐了,还有东西卡在喉咙里呢!”

苏瑾不敢忤逆,很快过去洗手,掰开陆恒的嘴,开始处理。

陆家是全国首富,可他们的大公子陆恒却因为三年前的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

整整三年了,陆恒都没有醒来,陆家想找人给陆恒冲喜,所以娶了苏瑾。没有婚礼,也没有彩礼,苏瑾就这样嫁进陆家,名义上是陆家的少奶奶,但实际上每天只是负责照顾陆恒。

陆恒虽然没有知觉,但还是会有身体反应,经常在药物的作呕下腹泻呕吐,这所有的烂摊子,都是苏瑾在收拾。

她驾轻就熟的帮陆恒处理喉咙里的污秽物,不想这时候,身后的病房门突然打开了。

苏瑾还来不及抬头,就听见林秀兰激动的声音。

“哎哟,小远,你回来了?”

苏瑾立刻明白过来,是陆家的小儿子,陆恒的弟弟回来了。

陆家次子一直是跟着陆老爷子生活的,向来神秘的很,苏瑾并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名字,只是听林秀兰提起过,今天小儿子会带未婚妻回来。

她仔仔细细帮陆恒处理完了污秽物,才起身准备打招呼。

可当她抬头看见门口似笑非笑的男人的刹那,她如遭雷劈,脸色在刹那间惨白如纸。

陆远之!?

怎么会是他!?

“嫂子也在啊。”陆远之却没有丝毫的惊讶,他看着苏瑾,薄唇勾起,搂住身边身材窈窕的美丽女子,“小琴,跟嫂子打招呼。”

苏瑾身子一颤,这才注意到,陆远之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穿着价值不菲的连身裙,举手投足间,都是养尊处优的女孩才有的高傲。

“这就是嫂子?”穆小琴却没有直接上前打招呼,只是看着苏瑾,忍不住捏住鼻子,一脸的厌恶,“远之,她手里是什么啊,好恶心哦。”

苏瑾的脸色微微一白。

她手里满是从陆恒嘴里刚处理出来的污秽物,脸色惨白,站在优雅美丽的穆小琴面前,就好像一个笑话。

还是林秀兰先看不下去,瞪了苏瑾一眼,走到穆小琴面前,亲热的牵住她的手,“小琴,你别管她。这里不干净,我们还是回家说。”

说着,他们三人亲亲热热的往外走,只留下苏瑾一个人在病房里。

房门关上的刹那,她清晰的听见穆小琴倒在陆远之的怀里,娇滴滴的开口:“远之,那就是你嫂子呀。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大哥的保姆呢。”

 
 
 
 
 
 
第4章 他会看见的
 
 
 

苏瑾手一颤,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忍住屈辱的泪水,走到水池边洗了手,然后机械的开始帮陆恒擦拭身体。

穆小琴说的对,她根本不是什么陆家少奶奶,她不过是陆恒的保姆罢了。

但她没有怨言,因为她嫁进陆家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这样的生活。只是,她真的没想到,陆远之竟然是陆恒的弟弟。

当初谈恋爱的时候,陆远之就告诉过她,他的家族不简单,还告诉她,他和她的恋爱是一直瞒着家族的,但她因为信任他,从来没有仔细追问过。

如果她知道陆恒是陆远之的哥哥……

想到这,苏瑾自嘲的勾起嘴角。

知道又如何,难道她还能不嫁给陆恒么?

她抬手想擦掉眼里强忍着的泪水,可不想这时,病房门打开。

她抬头,还来不及看清来人,人就被重重的压到了墙上。

“陆远之?”看见眼前的俊庞,苏瑾惊呆了,慌乱的看向他的身后,“你怎么回来了?”

看见他身后没有林秀兰和穆小琴的身影,苏瑾才反应过来,他是一个人折回来的。

“怎么,不想看我回来?”陆远之抚摸着苏瑾的脸,嘴角是残忍的弧度,“真难过啊,嫂子,我以为你会想见我呢。”

嫂子……

这个称谓,让苏瑾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陆远之……”她的泪水又忍不住滚下来,声音颤抖,“你不是已经有未婚妻了么。既然这样,你能不能放过我……”

“放过你?”陆远之冷笑一声,“苏瑾,我说了,你一辈子是我的奴隶,你永远不要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着,他一个用力,将苏瑾甩到旁边陆恒的病床边,根本都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一把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的双手绑住。

“不!”这羞辱的姿势让苏瑾崩溃,她低声啜泣起来,“陆远之,求求你,不要在这里!”

“不要在这里?”她的反抗,却是将陆远之的怒火点到更高,他冷笑的抓住苏瑾的头发,逼迫她抬头看向病床上的陆恒,声音讥讽,“怎么,你是怕我哥哥看见?我倒是希望他能醒来看见,看看自己娶的女人到底有多放荡多不要脸!”

苏瑾的腕子被绑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陆远之的气息从身后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屈辱的泪水不断滚落,她低下头,没有颜面去看病床上陆恒的脸,只是咬着牙拼了命的忍耐,心里祈祷着这一场侮辱赶紧过去,可不想这时——

她看见洁白的床单上,陆恒打着点滴的手,突然微微一颤。

苏瑾脑子里轰的一声,猛地抬头,就看见陆恒的眼皮子不断颤抖。

“陆远之!”苏瑾吓得声音都在颤抖,“快松开我!陆恒好像要醒了!”

 
 
 
 
 
 
第5章 为了爸爸
 
 
 

苏瑾慌张的只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口,可她身上的陆远之,却没有半点反应。

他只是更用力的摁住身下的女人,冷笑,“苏瑾,你怕什么,我倒是很好奇,如果哥哥醒来看到你这样,会怎么样。”

苏瑾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疯了一样的挣扎,可她的这点力道,在陆远之面前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她只能任由着陆远之在她身上愈发凶狠,眼睁睁的看着陆恒的睫毛不断颤动。

但过了许久,陆恒都没有睁开眼。

“愚蠢。”看着苏瑾惨白如纸的脸色,陆远之终于没了耍她的兴趣,一把甩开她,“我哥哥这只是应激反应,你以为植物人有那么容易醒来么?”

冷笑的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重重的摔上门。

苏瑾瘫在地上,这才反应过来,陆远之早就知道陆恒不会醒过来,他根本就是在耍自己。

心里的委屈和屈辱好像万箭穿心,她擦干泪水想起身,可不想刚站起来,一股恶心突然从胃里漫出来。

“呕……”

苏瑾慌乱的捂住嘴,跑到水池边吐起来。

好不容易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她抬头,就看见镜子里自己惨白的脸。

等下……

她上个月例假是几号?

-

半小时后。

苏瑾坐在妇产科的走廊长椅上,拿着手里的报告,面色惨白。

她怀孕了。

陆远之的孩子。

想想也是,自从两个月前陆远之突然出现,他几乎每天都要在医院占有她,也从来不做措施,不怀孕才奇怪。

“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就尽快动手术打掉。”

医生刚才冰冷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可她却怎么都没有勇气在手里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一个小时后。

苏瑾浑浑噩噩的做公车到了郊外。

监狱,探监室。

苏瑾坐在凳子上,看着一个穿着囚服、拷着手铐的中年男人被押进来。

“爸爸。”看见男人的出现,她苍白的脸上今天第一次浮出笑容。

苏傲天看着对面又消瘦了一圈的女儿,不由红了眼眶,“小瑾,你最近还好么?陆家人对你好么,没欺负你吧?”

父亲一句温柔的关心,差点让苏瑾的泪水流下来。

但她还是强忍住,扯起嘴角,“爸,我挺好的,陆家人对我很好。”

看着女儿衣服上还未来得及洗掉的污秽物,苏傲天就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

心里的自责和愧疚更甚,他忍不住一个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小瑾,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那天开车没好好看路,撞上了陆大少,你怎么会被带去结婚冲喜,都是我……”

“爸。”苏瑾打断父亲的话,努力挤出笑容,“你别瞎说,我在陆家真的挺好的。”

三年前,陆远之出国留学,她答应他,她会在国内等他回来娶她。

可没想到,在他离开的第二天,父亲车祸撞到了陆恒的车子,陆恒成了植物人,陆家恼怒上诉,父亲被关进监狱。

她疯了一样的到处为父亲奔走,可在陆家绝对的权势面前,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她想跟陆远之求救,但那个时候,不知为何,明明答应她出国后保持联系的陆远之,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根本都找不到人。

就在她绝望的以为父亲要被判死刑的时候,陆恒的母亲林秀兰找到她。

“嫁给阿恒冲喜,我就答应延缓你父亲的死刑。”林秀兰那么许诺她。

她没有别的选择,为了父亲,只能含泪嫁进陆家。

看着苏瑾强颜欢笑的样子,苏傲天更加心疼。

他桌下的手不自觉地握拳,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他不能让女儿为了自己葬送一生的幸福,哪怕是赔上他的性命,他也要让她自由。

半个小时的探监时间很快过去。苏瑾从监狱出来,摸自己的小腹怔怔。

她知道,如果让陆家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们一定会将她扫地出门,然后立刻执行父亲的死刑。所以为了父亲,她必须打掉这个孩子。

可是……

这可是她和陆远之的孩子啊,是她和她最爱的男人的孩子啊,让她亲手杀死这个孩子,她真的做不到……

就在苏瑾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低头看见屏幕上婆婆的名字,她赶紧擦干泪水接通。

“喂,妈。”

“苏瑾,你又去哪里了!你赶紧回来,阿恒醒了!”

苏瑾脑子里轰的一声。

陆恒,醒了?

 
 
 

 


《我曾经拥有过爱情》 未完待续......
在【糖 果 书 坊】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0133,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