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21:52热度:

武汉金桥舒心别苑spa

武汉金桥舒心别苑spa《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边看:“你这珠子难得,掉一个下来吧,我保证没有人抢得过我。” 柳至正要啐他,“啊!”一大声尖叫毁天灭地似的出来。袁训心想不对啊,怎么只有一声。 “啊!” 又是一大声出来,来自两个方向,袁训听出来,这是至少两个姑娘上当。 离此不远的树林里,钱夫人对着女儿气急败坏:“你怎么还不去?你呀你,打小儿就笨,空长一副好容貌。你要是让梅家吕家占先,她们从此上高枝,你怎么办?” 钱姑娘偷偷又对袁训瞄一眼,心想我再看一眼再去有什么关系,太子殿下也不是今天就能到手,忠毅侯却是这就能看到。 她只看袁训一个人吗? 看过袁训看柳至,看完柳至看连渊…… 树木挡声音,尖叫声她们延伸后听到,也同时见到男子们分开,袁训带一帮子人,柳至带一帮子人,往两个方向跑去。 钱夫人焦急上来,恨不能把女儿打上一下:“这一定是她们得了意,你呀你呀……”往树林外面走。 钱姑娘跟在后面,小声道:“得意为什么吵得人人知道?” “废话!女人头一次,都是叫的!再说不吵得人人知道,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失身给太子!” 钱姑娘撇嘴跟后面不再说话。 ……。 “我的女儿啊……”梅夫人抱着女儿大哭不止,哭一声怒目一声:“你是谁!你怎么敢侮辱我的女儿!你去死,你去死!” 半裸在她们面前的,宽肩膀大红脸,却是关安。 关安只着一条犊鼻裤,上半身露出鼓鼓的肌肉,大红脸上生气更红得发亮,他咆哮比梅姑娘尖叫还要响:“放你娘的屁!这是男人们换衣裳的地方!老子刚打过柳家,过来换衣裳,换到一半,你女儿推门进来!” 一抬眼,袁训等人过来,尚栋在袁训身后。关安怒气冲冲,大步过去揪起尚栋衣裳,恶狠狠责问:“你说!你解释!你给我安排女人不是?咱们一块儿打仗好几年,我老关什么时候是这样的人!” 另一处院子里,柳至铁青着脸。在他面前跪着一个柳家少年,他连衣裳都没有,腰间胡乱系着上衣,一看就是慌乱中作为。 他放声大哭:“我让人看了,这尚家是怎么回事?男女不分吗!这里不是男人们歇息的地方!我让人看了,我没脸见人,至哥,兄弟叔伯二大爷们,我要去死……” 吕夫人浑身颤抖抱住受惊吓的女儿,那姑娘全身都湿透。母女都恨不能去寻死,这个可恨的人,你让人看了有什么可寻死的! 我女儿让你看了,这可怎么办? 还怎么进太子府上。 ------题外话------ 求票票,哈哈哈,这一章依然很欢乐。 第四百八十四章不纳妾 常御史是方正的人,都说出一句:柳家恶棍多。这是几代跋扈的产物。 跪地上这个要死要活的,是柳家恶棍中的斯文恶棍。文也有几句诗,在袁家消夏还和小二对过。武能抡棍棒,几回想和袁训试试。出门能和经济说几句,背街上能当流氓。 他排行为五,家里都叫他五哥,五弟或五爷。 今天是他在这里“表现”,浑身上下赤条条没有一根线,就腰间系件外衣,又是从前面往后面系。这就他跪在地上指天划地说自己清白,身子乱晃衣裳难免散开,光屁股露出小半截。 柳五心里没芥蒂,因为来的大多是他的叔伯大爷兄弟和侄子,有不少一起下过外面大澡堂子。 家里有丫头侍候的水再好,不如外面澡堂子别有趣味。谁没看过谁? 柳五不在乎。 他这样想,是不管吕氏母女。而且还有一些不是柳家的男人,他们正在掩鼻子。 万大同是一直盯着柳至衣上黑珍珠不丢,跟到这里来,忍俊不禁:“五爷,把你衣裳穿好再寻死不迟。这里还有外人看着呢。” 柳五对他一瞪眼:“怕你看不成!”你自己难道缺点儿啥要看我?柳五笑得邪邪。 万大同对吕氏母女努嘴儿,就见到自己不暗示还好,暗示后柳五继续哭天抢地:“我要寻死去,让我去撞墙。我家至哥说不许嫖妓,我这是让人给嫖了啊。” 万大同笑着明白,这就是个泼皮。 这样的哭,把吕夫人气得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哆嗦。她要说话,但让一堆的男人在这里看到女儿此时形容,吕姑娘和梅姑娘想的一样,也是半湿了衣裳,夏衣半露出肌肤,吕夫人嗓子眼里格格作响,哪里还有对嘴的心思。 但她不还话,柳五不见得消停,嘴里愈发的不把门,滔滔不绝:“我对不起媳妇,对不起院子里的小红杏。小红杏是我谈生意时的帮手,至哥面前过了明路我养着的。小红杏啊,爷要死了,可怜你清倌人跟着我,爷一死,你就要跟别人……” 吕夫人听到这里才知道是拿她女儿比娼妓,而吕姑娘呢,还没有从震撼里走出,她大瞪眼睛还在迷乎中。 从她走进院子里,她就存着个一见就遇到太子的心思。她是没多想想,太子殿下就这么的好遇。 她跟着柳五过来,柳五身材跟太子相仿。柳五闪个人影子,进一道门里,吕姑娘就推门进去。 从她看着人进去,到她进去,不过一会儿功夫。就这一会儿,柳五脱得光屁股背对门。吕姑娘第一眼,先看到他的光身子。 她让家里人说得利欲熏心,见到不但没有羞涩,反而兴奋莫明。五爷身材不错,带着汗珠子好似珍珠堆成,又把他当成是太子,吕姑娘啊上一声,光着的柳五这泼皮,明知道后面来的是姑娘,也满面“惊吓”回了身。 这时候不管他生得是什么模样,吕姑娘也往下三路看了。再看,是脸。“啊!”尖叫一声:“你不是!” “啊!”柳五尖叫一声:“你是谁!” 吕姑娘太慢了,她还没有后退,柳五一阵风似的扯件衣裳卷巴上自己,从她身边冲出来,在院子里就大喊大叫:“我不活了!” 其实把出院门的路堵上。 他料定吕姑娘对尚家不熟悉,而且这会儿去找后门,因为接应的不管是谁,是丫头陪着也好,路不熟悉,只会呆在前院门处。 吕夫人冲进来,让柳五也堵在院子里,柳至来得快,这母女也没有应变了,就还在这里。 直观看到裸男的吕姑娘,到现在眼前蒙蒙,还没有醒。 这应该是头回见裸男的女人反应,而不是独她一个这样。 这就柳五好生“贞节”,吕夫人如果没有女儿还要护,她干脆就晕了。吕姑娘在怔忡中。 但幸好柳至在,喝住柳五:“穿衣裳去,看你丢人的德性!”吕夫人一震,随即泪流满面,这话不是说我们吗? 柳五就起来去了,一转身子,大家哈哈大笑,又露出一半光身子。柳五用衣裳包好,还好意思说话:“笑什么笑!就当你们照镜子!”飞快去了。 把?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