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21:32热度:

武汉附近足浴桑拿多少钱

武汉附近足浴桑拿多少钱《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  孙子空从后面过来,手中拿着两样东西,楚欢接过来,这才道:“本督既然让诸位办事,自然不会不想着大家。本督应允你们,进入医馆的人,会重重酬谢,而且本督已经准备好预防的工具……!”双手抬起,一手握着一件东西,“这是口罩,这是手套,所谓病从口入,疫病再是厉害,只要好好预防,就不会出现大问题。”亲自将口罩戴好,又戴上手套,众人瞧见,只觉得十分古怪,楚欢扬起手,笑道:“有这两样东西,对诸位的安全将是一个保证,之后周大人会将这两样东西分发给大家,大家拿到手之后,还可以在药水里面浸泡一些,到时候诊断,戴上口罩和手套,疫病便无法侵入。”   那老大夫道:“大人,这……这当真有用?”   “有无用处,大家一试便知。”楚欢正色道:“诸位,咱们西关道的百姓,先是受到西梁人的掠夺屠杀,如今又要面对瘟疫的威胁,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命更是时刻受到威胁,他们都是诸位的父老乡邻,是大家的兄弟同胞,本督相信,但有良心,诸位绝不会坐视不理。西梁人打过来之时,兵强马壮,西北军明知不敌,却还是奋勇相抗,挡住了西梁人的侵略,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勇士,如今瘟疫到来,需要新的勇士出现,这是新的战场,而你们,就是这新战场的勇士……千百年来,杏林中人深得百姓的尊重,因为在百姓的心中,杏林中人悬壶济世,能从阎王手中将性命抢回来,这一次,本督相信很多人还是将希望放在你们身上,诸位先生,本督这一次还是要你们从阎王手中抢命……但这一次不是抢一人十人的命,甚至不是抢百人千人,而是抢整个西北百姓的性命!”   楚欢神情严峻,声音低沉,众人神情都显得肃穆起来。   “他们已经遭受太多的痛苦,西北军死伤无数,保护他们不为外族所伤,如今,轮到诸位先生挺身而出,为解救黎明苍生站出来……!”楚欢缓缓站起来,双手抱拳,“拜托了!”   那老大夫眼圈已经泛红,声音虽然苍老,却铿锵有力:“总督大人,小老愿意听从调遣,莫说大人已经想好了防护之法,就算真的拼了这条性命,小老也甘愿献上微薄之力!”   “小人愿意驻守医馆!”   “我愿意!”   “我愿意!”   “我也愿意!”   “大人,只要用的上,你一声令下,我们肝脑涂地!”   一时间,院中的人们纷纷起身,躬身向楚欢行礼,几乎所有人的神色都是坚定的。   “好!”楚欢只觉得自己热血也上涌,“今次本督便与诸位共进退,若是不能扑灭这场灾难,那就让本督也葬身在这场瘟疫之中!”   众人赴宴,当然不是为了前来喝酒吃菜,楚欢将众人心中的责任激发出来,许多人便已经开始准备商议如何筹备隔离馆和医馆,瘟疫之祸,耽搁一天就多一分危险,众人从县衙离开,并没有回家,而是聚在一起,商议谋划。   孙博柳并没有立刻离开,他主动要求再去为素娘诊断一番,楚欢自然是求之不得。   孙博柳为素娘诊断,楚欢却是对周仁康交代,即刻开始制作大批的口罩和手套,不但坐镇医馆的大夫们需要,就是那些调动掩埋尸首的民夫,也必须人手一份,虽然数量不少,但好在口罩和手套不费太多的布匹,青唐县找寻足够的布匹倒也不算太过困难,楚欢甚至下令,若是缺少布匹,直接征用布商的布,由官府出示欠条,回头再有官府加倍偿还。   吩咐妥当,周仁康尚未退下,孙博柳已经诊断回来,楚欢见到孙博柳双眉皱起,顿时心下一沉,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问道:“孙大夫,夫人的情况……如何?”   孙博柳犹豫了一下,终是道:“大人,恕小人直言,夫人身体发烫,额头已经出虚汗,小人检查过夫人的伤口,颜色已经变了……如果小人诊断没有错误的话,夫人……夫人应该已经感染了瘟疫……!”   楚欢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他呆呆站着,只觉得天旋地转,双腿发软,身体连退几步,猛然间一屁股坐下去,幸好屁股下面就是椅子,否则这一下必然要坐到地上。   孙子空此时就在一旁,听到孙博柳之言,也是大吃一惊,窜上前来,一把揪住孙博柳的衣领,怒喝道:“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夫人……夫人怎么可能感染,她……她绝不可能,你这个庸医……!”   孙博柳面无惧色,肃然道:“小人医术未必高明,但却决非庸医,是否感染疫病,还能诊断出来,如果只是九分把握,小人也不会断言,小人已经诊断,夫人确确实实感染了瘟疫,绝无意外。小人见过不少感染瘟疫的人,情况与夫人一模一样……!”   “你住嘴!”孙子空怒喝道,眼圈已经发红。   孙子空十分清楚,楚欢虽然声称要研制解药,但是这种大规模的瘟疫来袭,解药绝不可能说有就有,感染了瘟疫,甚至就等同于宣布了死刑。   “放开手!”楚欢神智微微清醒,看到孙子空正揪着孙博柳的衣襟怒吼,立时怒喝道:“谁让你对孙大夫失礼……!”他霍然起身,伸手搭在孙子空肩膀上,将孙子空扯到一旁,这才向孙博柳拱手道:“孙大夫,你……你受惊了……!”他只感觉全身似乎有些虚脱,身上有些发软。   孙博柳能体会楚欢此时的心情,叹道:“小人能够理解这位壮士的心情。总督大人不要太担心,咱们……咱们总要想出法子来的!”   楚欢深吸一口气,问道:“孙大夫,感染之后,能……能支撑多久?”   孙博柳知道楚欢想问什么,想了一想,才道:“小人见过的人中,最长时间的撑过了十三天,最短的……只有六日!” 第九三四章 心中的甜蜜   楚欢眼角抽搐,瞳孔收缩,孙博柳感觉楚欢有摇摇欲倒之状,忙道:“大人,您要保重身体。”   楚欢摆摆手,示意无妨,问道:“孙大夫,这瘟疫,到底是怎样的病症?历朝历代,既然发生过许多次瘟疫,难道……前人就没有留下解药配方?”   孙博柳肃然道:“大人有所不知,这瘟疫一开始看似宛若寒热之症,但偏偏又不是寒热之症。大人说的不错,历朝以来,发生大规模瘟疫的状况,并不少见,但是每一次疫情蔓延过后,感染的病疾,却并不完全相同。就说前朝时期,曾经发生过两次瘟疫,一是在辽东一带,一是在河北一带,两次瘟疫相隔不到五十年,辽东首先爆发的瘟疫,导致了数万人感染,最终被破解,而五十年后再次发生的瘟疫,从情状上看,与五十年前的辽东瘟疫似乎一模一样,可是利用五十年前研制出来的解药,根本无法熄灭疫病……后来才知道,症状看起来虽然一样,但是疾病却完全不同。”   楚欢叹道:“也就是说,这一次西北爆发的瘟疫,与从前爆发的疫情并不相同?”   “小人读医书的时候,医书之中也是提到过关于瘟疫的历史,其?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