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08:38热度:

武汉武昌足丝桑拿

武汉武昌足丝桑拿《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啬焖矗骸叭タ纯茨愕姆考洌谖叶悦妫院笪颐撬祷耙卜奖恪!比弦嫠ィ衷谛渥永锩南胝庑∽拥认赂煤臀姨敢硬攀恰? 他办件事情,不要钱那是假的。 袖子里只有二十两银子,是三老爷路上用剩的。他知道侄子不会满意,但是又怎么样呢?三叔我也来了,你总不能把我退回去。退回去,你爹你娘脸上不难看吗? 再说我也不肯走。 本来以为韩世拓见面就会敲打要银子,但他没有提,三老爷乐得先把银子揣着。你不要,正好。你若要,就这些。 三老爷早就打定门门儿精的主意,把银子全给侄子,以后吃饭全归他。 三老爷就跟着韩世拓去看住处,见两间房门相对。韩世拓先推开自己房门给他看:“这是我的。” 三老爷伸头进去,见一个木榻,上面摆着半旧的猩猩红垫子,有个小几,上面摆着一套茶具。另外,一个桌子,四把椅子,还有一个大屏风。 “床在屏风后面,” 韩世拓说过,三老爷就进去看看。转过屏风,见一张木床挂着青色帐子,上面被褥厚厚的,床前衣架上挂着两三件衣裳,看着还是新的。 “这针脚儿不错,你哪里买的?给我也弄一套来。”三老爷用手抚摸,见绣得匀整好看,就问韩世拓讨要。 韩世拓大笑:“这可不能给你,这是单给我的。走吧,三叔,看完我的,再去看看你的吧。”和三老爷一前一后走到对面,三老爷已经把他房中东西暗记在心,心想你若是亏待叔叔可就不行。 见房门打开,三老爷不是不满意,而是更惊讶,不知侄子吃错什么药。这房中有榻有几,一般的大屏风,屏风后面有床,床上被褥也厚,让人看着就觉得暖和。 竟然和他房中摆设一模一样。 就是床前衣架上,照样搭着两件新衣裳。 这……他打算问我要多少银子才是? 三老爷正暗自嘀咕,韩世拓扯下一件衣裳递过来,笑道:“三叔,我房里的衣裳不能给你,不瞒你说,那除了家里给我寄的,别的全是媳妇的四妹给我添做的,我给你,就辜负她。我给你新办了两套,这地方没有好手艺,你将就着御寒吧。” “哦哦,还给我办了新衣裳?”三老爷眼睛瞪得溜圆,手更在袖子里捏住那点银子。韩世拓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自顾自笑道:“我能在这里安乐,全是托着媳妇的亲戚,三叔,你来了,以后你帮着我,公事上更如意些。你老公事不是吗?” 三老爷的心怦怦的跳,想这小子要同我说钱的事情了,他一定会告诉我,把我弄来花了多少钱,留在这里可以挣多少钱,我给他个薪俸九五扣,不知他肯不肯? 他大睁眼睛望向韩世拓,韩世拓却只絮絮叨叨让他看房里。忽然,他一拍额头,“啪!” 三老爷吃了一惊,暗道这就开始了! 看来这小子还有叔侄情,刚才是见到我太欢喜,就把要钱的事情给忘记。 三老爷打起精神,凡是谈到钱,同谁商谈都要花心思才成。 见侄子从袖子里往外掏,道:“差点忘记!” “不着急,我已经到了,有的是时间你慢慢的说。”三老爷自以为知道他要说的话,还以为他在掏和自己算账的帐本子。 不想韩世拓掏出两个元宝,往三老爷手里一塞:“给!三叔,你和三婶都持家节俭,一定舍不得多带银子出来。我想到了,这二十两你拿着花吧,不够再找我要,不过你玩女人烂赌钱我可不给,也不许啊。” 韩世拓笑嘻嘻:“你吃饭倒不用花钱,这里管饭。有老兵专管烧,每个人都有份例,要想吃好的,就自己出去吃吧,倒没有约束。” 三老爷彻底傻眼。 他一只手握着韩世拓给的二十两,一只手在袖子里捏着自己余下的二十两,两把银子一热一冷,热的是侄子袖子里才拿出来的,冷的倒成他袖子里那个。 三老爷适才惊出的冷汗,把银子都渥冷掉。 他还糊涂着,这怎么回事儿?这日头打南北西出来的?就是没从东边儿出来。世拓如今办事儿不收钱,还倒给钱? 难道是在这里玩女人,让人打傻了脑子? 三老爷想,嗯,是了,他在这里发了大财,军需上的银子流水一样,任谁捞一把全是钱。他有用得着三叔帮忙的地方,没有自家人,他挣钱不便利。 这样想着,三老爷把银子慢慢收起来,把个架子抖一抖,慢条斯理的问道:“世拓啊,这里是什么个情况儿,你对三叔说说吧,自家人不说外话。” 韩世拓乐了:“三叔,亏你还是老公事,还要我讲?没别的,就是守好军需,看好军需,按数儿发走,就这样!” “就这样?”三老爷不信,心想你还瞒我,我出京以前打听过的,这里有钱的门道多。看你小子一脸的如意,你会守好看好按数儿发走? 也罢,现在问你像求着你,等过上几天,我呆熟悉了再和你说话。 三老爷是不会认为侄子能变好,在他看来,侄子只能是发了黑心财,才能这么的大方。 …。 第二天年初二,宝珠没有娘家回,和念姐儿又去往袁父坟上看了看。这是大年初一看过的,初二无事又来送一回祭品。 怕小孩子眼睛干净,不能在坟地多呆,宝珠和念姐儿又往镇外的枫叶林里看雪,从外面往镇上来的人,就一眼见到。 见一辆马车赶得飞快,宝珠和念姐儿相对着笑:“这是谁家的亲戚上门?”念姐儿会说:“我和舅母是亲戚,我和舅舅是亲戚,我和母亲也是亲戚,”宝珠含笑纠正她:“和母亲可不能说是亲戚,是亲人。” 正说着话,孔青过来,对宝珠回话:“国公府文大奶奶来了,说有急事要见奶奶。”宝珠就知道又有事情,让奶妈抱着念姐儿一起回去,一进屋子,就见到谢氏带着焦急走来走去。 见宝珠回来,谢氏迎上来:“我有话单独和你说。”宝珠很是沉着,让屋里的人都出去。其实是没地方避的,这里不过三间屋子,这就奶妈抱着念姐儿避到郡王妃的旧房里,卫氏梅英红花都避到宝珠睡的那间。 谢氏显然顾不得什么,没有多瞧,见到人不在面前就行。她凑近宝珠,低声道:“昨天初一你走以后,我就知道他们母子必定有话说。我说往姨娘们房里去说话,让奶妈带着孩子先去,我在后窗户上一听,你猜怎么着,他们说你糊涂,要找个人来会你呢。” 谢氏面无血色,带着害怕。 不会又是刀闪剑寒,血光之灾吧? 宝珠笑了:“会我?只管来吧,我过年没处去,正闲着呢。”谢氏却担心地不行:“你别不放心上,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是不是?” 又不能久呆:“你出城往在这里,来见你就是个远路,不然我昨天就告诉你了。想打发个人来说,这事情太隐密,我不敢转手于人?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