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06:46热度:

武汉桑拿洗浴中心

武汉桑拿洗浴中心《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本王现在就给你准备盘缠,派两个人跟你连夜出发……!”随即沉默片刻,终是轻声叹道:“楚欢,如果你现在就在本王身边,那该多好……!”   楚欢当然不知道齐王正在念着自己,他正带着一帮人站在田垄之间,远眺四方,见到田间地头的百姓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收割粮食。   这里是苏家的田地,今年西北气候很好,西关的收成也是不错,在苏老太爷的陪同下,楚欢亲自前来田间地头巡视收割的情况。   民以食为天,楚欢深明这个道理,对于现在的西关来说,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粮食。 第一二六六章 民以食为天   金黄的麦穗在风中摇曳,收割的百姓们热火朝天,战乱过后,能够再见到这样金黄的麦穗,无论是身为总督的楚欢还是在田间地头收割粮食的百姓,都是说不出的兴奋。   苏老太爷年过七旬,老态龙钟,但是此时却依然显得精神健烁,在田垄上抬手指点。   “今年老天爷算是开了眼,称得上是风调雨顺。”苏老太爷嘴角带着笑容,“楚督,如果不是您,西关只怕也见不到这金黄的麦穗了。”   楚欢笑道:“老太爷,这话可不能这样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是你们这些西关士绅和西关的百姓齐心协力,才能产出这些粮食来,若论功劳,老太爷才是居功至伟。”   老太爷哈哈笑起来,随即道:“今年各家的收成都是不错,除了向关内偿还债务外,还能剩下一些……不过来年还要口粮,再加上还要准备粮种,只怕粮食依然欠缺不少。”   越州知州公孙楚此番也是随同而来,在旁道:“大人,均田令颁布之后,地方上都算是十分积极,检地和清查人口也已经接近尾声,各地汇集起来的单子都已经转进了户部司。下官在户部司细细查阅过,均田令实施后,有大片的荒田都已经分发给老百姓,原有的田地加上新开垦的土地,按照现在的统计,已经有将近两千万亩,目前统计上来的西关道总人口,也在三百万人左右,从事生产的,超过两百万,也就是说,人均大概可以生产十亩地。”   楚欢道:“如果是两千万亩土地要耕种,一亩地需要多少粮种?”   “正常来说,五斤粮种还是需要的。”公孙楚道:“如果所有的耕地都要播上种子,起码需要一百万石粮食!”   “一百万石?”楚欢吃了一惊,随即皱起眉头,问道:“那今年西关道各州府县加起来,能产出多少粮食?”   “西关之前一直混乱,有地无人耕,想耕没有粮种。”公孙楚肃然道:“好在老太爷他们这些西关士绅从各处借来粮种,倒有将近一百二十万亩地种上了粮食……!”   楚欢有些惊讶,西关道的耕地面积,达到近两千万亩,可是播下种子的,却只有仅仅一百万二十万亩,几乎只是一个小小的零头,亦可见之前西关道的情况是如何的混乱。   这也怪不得老百姓流离失所,大批的难民活活饿死。   “楚督也知道,西北多是沙地,与关内的良田不同,就算往年,西北也经常要从关内运进粮食补充。”公孙楚解释道:“甲州和越州这边的情况好一些,最好的良田,可以亩产四百多斤粮食,这还是今年风调雨顺,差一点的,也就三百斤……贺州和金州的情况就差得多,那边的沙地特别严重,有些土地勉强可以凑合着耕种,但是产量很少,最好的田地,亩产不到三百斤,差一些的,一两百斤的也不是没有……!”   苏老太爷点头道:“楚督,是这么个情况,西北本就不是水米之乡,粮食的产粮,根本不能与关内相比。相较而言,西北的气候比之关内要差上许多,今年的气候,在西北也算是难得,十年之中,能有一年这样的气候就是不错了。就算是这样的风调雨顺气候,咱们一亩地最高也就只能产出四百斤粮食,这已经是最高的产粮,而关内……就说河北道,那边最好良田亩产能够超过七百斤,平均下来,亩产也在五百斤以上,而咱们西北亩产平均下来,也不过三百斤左右,差距不小。”   公孙楚道:“好在今年播下种子的土地,大都算得上是西北的两天,平均下来,亩产在三百五十斤左右,一百二十万亩田地,今年西关道所有土地的粮食收成加起来,应该在两百万石左右……!”   “两百万石左右?”楚欢皱眉道:“你刚才说,光来年的粮种就需要一百万石,把这一百万石除去,岂不是整个西关道就只有一百万石的粮食?”   公孙楚点头叹道:“正是。西关上下,还有三百万张口,正常来说,要吃饱,平均下来一人每天需要一斤粮食,也就是说,一天就要将近三万石,一年下来,如果要让西关上下吃饱,就需要一千万石……就算大家勒紧裤腰带,供应能够活下去的粮食,口粮减半,一年没有五百万石粮食根本就过不去这道坎……!”   楚欢的神情严峻起来,“除掉粮种,只剩下一百万石,要让西关所有百姓活下去,却需要五百万石,这……这中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吧?”   苏老太爷在旁提醒道:“楚督,并没有一百万石,咱们之前种下的粮种,都是从外面借过来,当初答应他们,等到有了收成,就要加倍偿还,这又去掉一拨,剩下的粮食,已经不足百万石。”   楚欢只觉得头疼欲裂。   公孙楚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大人,还有一桩开支,您还没有算进去。”   “什么?”   “马匹!”公孙楚正色道:“大人正在扩建禁卫军,如果维持目前的状况倒也罢了,可是一旦继续扩建风字营,那么风字营的战马都需要马料,战马不同人,每天消耗的口粮不在少数,而且越是好马,所需要的食物也就要越好,甚至要用精料去喂,这可也算是一笔大的开销。”   楚欢道:“风字营的扩建,势在必行。西北戈壁上,一马平川,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骑兵军团,就无法保证西关的安全,如果连西关的安全都无法保证,那么所谓的安居乐业就无从谈起。”   公孙楚点头道:“大人说的是。”随即叹道:“西关之前遭受到的伤害太重,也幸好朝廷免了咱们三年的赋税,否则情况更不容乐观……如果真要完全恢复过来,没有个三五年时间,实在很困难。”   楚欢若有所思,身为一道总督,他现在更加明白真要治理一方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饱经战火过后百废待兴的西关道。   作为一道的父母官,首先便要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这看似简单,其实却是最根本的问题,解决了吃饭问题,许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反之如果处理不好这个问题,所有的问题也就出现,饿死百姓固然是必不可免,更为恐怖的是,没有饭吃的老百姓,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抢掠造反。   楚欢很清楚,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保证,自己想要振兴西关,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都只是梦幻泡影,将士数量再多,战斗力再强,后勤跟不上,必然不存在什?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