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03:18热度:

武汉附近休闲沐足

武汉附近休闲沐足《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去,对着那雪帽下一张欺梅压雪的俊秀面庞斜眼角:“姓柳的,蹭加喜光儿来的,放老实!” 柳云若也不是好欺负的人,继续坏笑气他:“哈哈,你受气的时候真好看。” 车里元皓来了火:“柳坏蛋,你放老实!” 柳云若抿抿唇。 萧战大乐:“哈哈哈……” “战表哥也放老实!” 萧战摸摸鼻子,从车后又绕回到另一边。 “哈哈哈哈……”多喜几个在车里欢笑,把奉承给元皓:“大哥最神气。” …… 以辅国公府在本地的势力,全城张灯结彩,提前有过年的热闹。城头上,一早就有家人开始放烟火,鞭炮声炸的遍地红纸。 城门外数里就孩子嬉闹:“看新人,花轿到喽。” 早就安排在这里的家人撒糖撒新崭崭的铜钱,孩子们笑闹着捡,热闹冲到半天里。 对于送亲的人,龙氏兄弟客气到谦卑地步。执瑜的亲事能在大同办,他们兄弟面上有光。远路来的人,个个是他们的贵客。 城门上大鞭炮放起,车轿马先停下来候着。对着巍巍城墙,满眼的恭敬,韩世拓在北风中手心里沁出汗。 他在国子监如今也有名声,也有尊敬出来。但受国公府这种类似一方封疆大吏的款待,他不自如。 这是瑜哥挣来的才是,这样想着,韩世拓下意识看向同来的常伏霖。 龙三龙四正和他攀谈大同城的历史,常伏霖也听得敬仰不已。又说一路奔波的话,五公子也不敢拿大,谦虚地道:“没有瑜哥出人头地,我们没福分来到这里,不敢当夸奖啊。” 常五公子看得格外认真。 古边城的沧桑岁月感展开,没经过的人好似见高山深海,不知其高深,不知其底蕴。不说什么,来到这里就是里程碑。受到这里主人的推崇,常五公子暗想自己何其渺小。 他也不安,也看韩世拓。一对连襟是想交换个心思,但耳边鞭炮声下去,起来新的动静。 “新娘子到喽”的话后面,是软软小嗓音:“我们到了,我们也到了!” 多喜四个想到自己的职责,催着元皓和韩正经:“大哥快帮我们说话。” 元皓调派人手:“战表哥,二姐丈,柳坏蛋……” “多喜到了!” “加喜到了!” “增喜到了!” “添喜到了!” 袁夫人等乐不可支,钟华对兄弟瘦了的感伤也下去,大笑道:“这不是进家门,喊早了。” 龙氏兄弟却认为不早,龙怀城扯一嗓子对家人:“大同就是咱们的家,加喜回家,喊起来。” 辅国公府的人大多战将中气足,平地生雷的声震十里。 “多喜到!” “加喜到!” “增喜到!” “添喜到!” 韩世拓和常伏霖在马上笑得快要摔下去,互相道:“她们不怯,显得我们怯场。就要会亲戚,打起精神才好。” 喊过加喜,战哥接上一嗓子:“加福到了!” 跟他的人更是若震天地:“加福到!” 元皓不服气,再调派人手为二表姐喊:“加禄到!” 最后是胖瘦孩子,好孩子,小六小十等一起大叫:“我们是加寿姐姐。加寿到了!” 笑声哄天响中,钱和糖也抛洒的更厉害。执瑜应该高兴,但在这熟悉的兄弟姐妹气氛中,鼻子一酸,泪水流了下来。 称心在轿子里也哭了,连夫人等在京里见过福禄寿喜送亲的人也是。连夫人对同车的妯娌泣道:“这亲事结的多好不是,多好。” 七嘴八舌的呼声中,萧战最后只为加福喊,柳云若就同他对吼加喜。多喜也帮着加寿大姐,沈沐麟不甘示弱,为小古怪助阵。大花和容姐儿在车里一通乱叫:“我到了我们到了!” 是什么意思,这俩个还不明白。 钟南跟在女儿车旁,听着那健康活泼的小嗓音,眼泪也扑簌簌落了一身。 走的时候把芳容送给岳母,一直是正确的。 …… 进城后也乱喊的嗓门,得到全城的人配合。永国公府的大门外,候在这里的邵氏张氏和龙家的夫人们喜笑颜开,流下的泪水为喜悦。 女眷们并不似男人们争抢,恭维着邵氏张氏:“姑母要是不来,这拜堂的长辈当数您二位。” 邵氏张氏推辞:“自然是你们一起上坐,受新人的礼儿。” 说着,喊声渐近,花轿先进门,后见到袁夫人喜出望外,欢欢喜喜接进门。 路不好走,天色已黑,拜堂成亲,叩谢长辈,把小夫妻送到洞房。 挑开盖头,红烛下称心垂下眼帘,但执瑜还是看出她的幽怨。 当时信为什么写称心委屈,别择亲事?执瑜自己也难说出经纬。他有不愿意称心受委屈的心思,也有自觉得不回京,对不住太后对不起家人的心思,也就对不起称心。他就那么写了。 包括让爵位,也没有事先和父母商议,也不想父母会不会反对,他自己定下来。 往前面陪客时,执瑜心不在焉。数着沙粒熬似的到重回洞房,把房门一关,就急急到床前堆上笑,对着那一张芙蓉芳靥问的傻傻:“称心,你还在生气吗?” 称心不由得心头一痛。要是生气,又怎么会来呢?既来,就不生气。但是不说上几句,堵的未免难过。 称心扭过身子把个背半侧给他,哭道:“我是公婆定的媳妇,奉太后之命来的。” 这话负气的意思十足,执瑜讪讪:“还在生气啊,”打迭起话准备好好的哄,外面有人,把小夫妻吓了一跳。 窗外叽叽咕咕,以为自己嗓音不大,但说的人太多,房里听得真真的。 小十道:“我坐哪里?” 萧战道:“别吵,都听不见了。你们太小,懂什么,就不应该来。” 执瑜胆战心惊,一把推开窗户,见窗下走廊铺着厚厚的地毯,这一片坐满了人。 萧战、宝倌、沈沐麟、元皓、正经、小六小十。最让他涨红脸的是走廊的另一头,多喜等人也往这里走:“等等,我们到了。” 跟赶大集似的。 执瑜气的捏起拳头,示意战哥去看:“妹妹们!” 萧战一看也大惊失色,顺便的把表弟、小六、小十和正经一起撵:“你们太小了,不许听。” 走开几步,战哥想到正事情,扭头吼一嗓子:“快去洞房!这里我料理。” 执瑜和房中的称心一起尴尬,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题外话------ 笑倒仔了,哈哈哈。 ……。 八月,会有很多的更新十二点。仔至少要保证万更。不习惯的亲请忍耐一下,本书离结不远。有要完整情节的亲可以发上来了。 到目前为止收到的,大花和女婿相见,会有。执瑜执璞生孩子会有——呃,又是两个孩子要起名字哈哈。 战哥双胞胎外加,共计三个孩子会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