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03:14热度:

武汉附近水汇休闲

武汉附近水汇休闲《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钡脑鹤尤ァ? 走几步,摔一跤,但自己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哈,”桂花树下捡几朵花,又去执瑜院子门上看看,来见宝珠。 玉珠看着有趣,问奶妈道:“小姑娘已经认得什么院子住什么人?” 奶妈笑得见牙不见眼:“老太太说小姑娘最聪明不过,这不您看到了不是,跟着老太太啊,就愈发的聪明,三姑奶奶只管放心交给我们吧。” 玉珠含笑。 跟随女儿过来的奶妈有两个,祖母说不够吃,要按加寿执瑜小时候的食量,又给加上两个。且不说巧秀是不是真的不够吃,只看到奶妈多出来,就是祖母的慈爱,玉珠接孩子的心灰了三分之一,是奶妈推她:“姑奶奶跟上,小姑娘进去了。” 玉珠随女儿来见宝珠,见女儿不用丫头招呼,去里间拖出一把小椅子,“咣当当”到称心身边安置好,坐下来乌溜眼睛看着称心和如意做什么,她就跟旁边比划。 管事的说:“请夫人核发年下丫头做衣裳的银子,”宝珠就报个数儿出来,称心重复给她:“一共多少个人,多少两,”把对牌给出去。 常巧秀爱说话,跟后面学,小手比划:“给,收好,好当差。” 她天真烂漫的小模样,宝珠婆媳都看惯,只把玉珠和跟来的丫头逗乐。 玉珠怕惊动女儿,躲到廊下笑个不停:“这就会管家了,了不起。” 她心头微动,女儿这自由,正是她、掌珠、宝珠小时候没有过的。 她们三个在巧秀这个年纪,正是老太太新丧夫丧子没有两年,老太太没了丈夫,彻底断绝生子的可能,又庶子们也死得一干二净,有庶孙的可能也断绝,对着三个孙女儿百般的不喜欢。 宝珠的奶妈卫氏护住宝珠,二房里邵氏护住掌珠,三房里张氏护住玉珠,轻易皆不肯让小姑娘单独出房门,怕无意中遇到祖母,祖母可不是好脸色。 宝珠记得的,奶妈卫氏说:“四姑娘,没事儿别往老太太面前去,就在房里玩吧。”宝珠还振振有词:“那不是祖母吗?为什么我不能去和祖母玩。”玉珠也记得母亲张氏这样说过。 三姐妹的童年,对她们的个性产生一定影响。玉珠因为母亲说不要轻易会人,又看才女书。古代女子抛头露面叫不好,孤高有一定程度受闺秀们追捧,慢慢养成孤高性子。 掌珠因为母亲懦弱,觉得强才能出头,养成好强性子。 庇护宝珠的不是母亲,是奶妈。在祖母面前更没有说话出头的人,潜意识里造就温和性子。 在小的时候,就是自己家里,也是这里不要去,那里不许玩水的。如今和巧秀小姑娘随意逛相比,玉珠恍然明白。 这是祖母的疼爱,盼着夫妻能再生孩子,也是祖母的弥补,弥补她小时候对孙女儿的忽略。 老太太眼中第一得意的,自然是宝珠的孩子。也说真的,别人的孩子和宝珠生的小小太子妃,小小王妃不能相比。但老太太心里也有另外两个孙女儿,话说得不好听“你们不会带”,但她弥补的心应该不差分毫。 玉珠只跟了半天,也就打消接孩子的心。跟着她又回到老太太那里,戏台上听着的戏,这就全停下来,巧秀小姑娘对着曾祖母说个没完。 “二表哥的花开了,大表嫂给银子,二表嫂中午给我好吃的……” 老太太笑眯眯垂下面庞听着,没有一点儿不耐烦。 银发在风中微扬,这是难免有乱了的发丝。一根一根颤动着玉珠的心。玉珠慢慢的嘴角勾得更高,笑容更深,眸子里也湿润得更狠。 那秋风里,戏台上忽然停住的鼓点,戏子们跟着原地不动的姿势,和台上这一老一小的说话声,好似没有动人的地方,却深深打动人心柔软之处,又酸又涩的,把当年往事随风而去。 …… 掌珠在家学外面,心里暖暖的。 她一早跟着儿子乱转,韩正经是先往宝珠面前去坐会儿,出来直奔家学。 秋风起,房门掩上。韩正经老实不客气的推开,先生也不奇怪,学生也不奇怪,由着他坐到执瑜身边。 执瑜背书,古人的模样,头一晃三摇摆。韩正经也跟着念,头一晃三摇摆。 到底是孩子,念上几句,手里有宝珠那里拿来的果子,双手抱着咬一口,再跟着念,头一晃三摇摆。 他的小脸儿有陶醉之色,掌珠看得清楚,跟他在自己面前,自己看着背三字经愁眉苦脸的模样不同。 身后一暖,掌珠回身,见是韩世拓。韩世拓也是隔几天往家学里来帮忙,这就正好对掌珠悄声笑:“叫你不要接是不是?你看他念得多开心。” 开心用得很妙,韩正经当念书是玩耍。 掌珠嗔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韩世拓低笑:“我那天见到,把我乐得不行。回家去要对你说,你说要接回家,我就没说,等你自己来看。” 示意掌珠再看儿子:“你看他,又吃又玩的,你还是别打扰了吧。”掌珠微微地笑:“真是的,这里同他玩的人多,这念书也成了玩,我接回去,就要耽误他念书,我岂不是罪人一个?” ------题外话------ 求票票,抱抱贡士梧桐叶落时、妞妞小鱼亲爱的,感谢支持。 本人隆重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空间之王妃升职记》 五年婚姻,一朝生变,豪门贵妇李筱玫穿越成了大雍国的炮灰王妃李晓媚。 王爷丈夫冷漠无情,视她如无物;太妃婆婆阴狠跋扈,视她为家门耻辱;嫡子嫡女们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别提让她享受嫡母的尊敬;就连侧妃庶妃们也各个嚣张狂妄,对她这个正妃任意欺凌侮辱。 李筱玫(李晓媚)郁闷了,作为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豪门贵妇,她委实不能应付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在意外获得了神秘空间,加上腹黑神兽保驾护航,她悲催的人生才开始逆转。 欺凌她的贱人们,来来来,排好队,让本妃一个个的收拾。 第四百九十三章 掌珠和玉珠用过午饭就回去,没有再说接孩子的事情。 …… 买凶杀外官事件重大,官员们公事以外全在谈论顺天府新审的案子。袁训走进兵部,见荀川和两个书办也要说这件事情,袁训对着荀川阴沉下脸,荀川把脸对着地。 等袁训过去,书办们悄笑:“荀大人,您还没有把尚书哄好?”荀川把头一昂,活似底气很足地道:“不用理他,” 刚说到这里,见身后一阵风似的,袁训大步走出来。他手里拎着一封信,眼珠子往外冒着白光。把荀川吓一大跳,见关安跟上,袁训已经出去。 书办们也疑惑:“出了什么事情?”荀川定定神,暗想能让尚书变脸色的不会是小事情,把收拾袁训公事房的杂役叫来问话。杂役稀里糊涂:“刚才送进去两封公文,上面打着火漆印。” 荀川的心一下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