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02:53热度:

武汉东湖周边洗浴

武汉东湖周边洗浴《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罢婷幌氲剑撬 ? …… 京中。 早在告示贴出来,谣言纷纷说大天教主要跟道士上终南山,给和尚做徒弟,欧阳两兄弟就在家里咬牙切齿。 “好毒计啊。”欧阳保常年睡在床上,想东西更透彻。他的消息大多是欧阳住从外面弄进来,听兄长没说完,欧阳保这病弱的人,就用很少出现的十足精神破口大骂。 “这一定是镇南王的手段,不拘用什么拘住林教主。今天晚上的说法,我也猜着了!必然是林教主当众拜师,当场宣布大天教解散。然后呢,下台在没有人的地方上,一刀把他……” 欧阳保泪流满面,拳头用力捶着床,嘶声道:“教主,你千万不能上当啊!你要是软上一分,我们兄弟可怎么办!” 这话从前面开始,无私的为林允文着想。但说到最后触动自己,不由自主说实话。你林教主一完蛋,神算就此没有。我们兄弟对姐妹是不是死在冷宫里从此一无所知。 手足之间有心意相连,欧阳兄弟一面猜测欧阳容像是没死,一面惊恐真的死在冷宫里,只怕尸体都见不到,更别说为什么死的,为她伸冤。 他们信林允文,就是林允文算过两卦都灵验。 一卦是说欧阳家有大难临头,当时欧阳保通过王恩认识林允文,正打算对袁家下手。 有了这个提醒在前面,欧阳保就小心再小心,用的药算昂贵稀奇,迎风一展,让执璞吸到鼻子里。本来这事足够隐秘,小心防范的也是袁家。万没有想到柳至跳出来,引出柳家和欧阳家对簿公堂,皇后和欧阳容撕破脸皮。 欧阳容病卧在床失宠的时候,奉欧阳老大人之命,又请林允文算第二卦,看欧阳容还能再得宠吗? 欧阳兄弟是没有想到林允文是个轻易不会说全卦相的人,他为了好骗钱。 林允文把欧阳容的结局抹去不说,只说欧阳容还会得宠。事后林允文又是对的,欧阳兄弟奉他几为神仙,林允文却被逼逃离京中。 逃到安全地点落脚,林允文还为欧阳容重新算过,如果这位娘娘大福大贵,对他也有好处。 但,林允文长叹一声:“越吉越凶,这是个越得宠就下场越凄惨的命相。一生不能离家乡,这都跑到十万八千里以外的京里来了。一旦出门,再难挽回。” 从此以后林允文再也没有算过欧阳容的命,这个人对自己没有用。进京以后没有寻上欧阳家,也是对他们早就放弃。 欧阳兄弟不知道有这个内幕在里面,只千盼和万盼。没有想到,盼回林教主,还是个让通缉的。 好吧,好歹他回来了。兄弟们想去会会,又让鲁豫盯上。把鲁豫骂的狗血喷头,盯梢的人也还在时,告示贴出来,大天教主改信仰,在今天这个晚上,任何人都可以到高台下面去看看他。 欧阳住和弟弟欧阳保在家里痛哭失声,骂着皇帝无德,害了他家的姐妹不说,还要把林教主这样的大好人给糟蹋。 既然是大家任意听法,欧阳住也就大模大样出现在这里。 呼声,“无天老母显神通”没出来以前,只林允文宣称“从此敬父母,乐家业,教儿孙,事君王,”欧阳住就直觉上不对,本能的认为,这不是林教主! 林教主怎么会说出睦友邻,信知己的话?他具有大神通,根本不需要敬任何人。 这是假的。 这个念头出来没多久,耳边呼声出来。有人上台去抢林允文,林允文抽刀……头一个喊出来:“这是假的,”这话出自于欧阳住之口。 林教主他有天地神通,他不会功夫。这很多人都知道。 但台上的那个林允文呢,他要是没有一刀出来,他这诱饵就让带走。 这就台上乱纷纷,京都护卫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这些人上台,把台下包围起来,打发百姓们走,拿人的事情交给袁二爷。 而台下呢,借助林允文而想居心叵测的人还有一些,跟随欧阳住大叫出来:“假的,这不是教主!” 欧阳住热血沸腾,内心有种憋屈已久的力量,让他天不怕地不怕。心思在老父不明不白惨死,妹妹不明不白没了消息,还不让探视上略一转,就泪流满面,烈火焚身般的不能自拔。 “杀了台上这个假教主!”他振臂高呼。 “假教主!”在他身后的人高呼。 越呼,泪水奔流的越快。台上的这是个假教主,这代表什么?在欧阳住想,是真的林教主已经死去,让朝廷暗害了! 在他心里,凡是他会的一切恶毒的骂声全出来,把林教主害了,等于断绝欧阳住的希望。 欧阳大公子,也曾幼学诗书,也曾中举得官,也总在公事上有过满意之时,不然本朝皇帝算清明,只凭裙带关系他升不了官。 但这一刻,他全部的信念和盼头,全寄托在一个以钱财为目的的林允文身上。 中庸也丢开,大学也抛弃。他只有一个念头,“还我林教主,还我林教主!” 万大同身后站着的宝珠微转眼眸,看了看,这个扭曲面容的男子自己并不认得。宝珠也不会分人手驱散他们。 帮忙拿贼,是宝珠的事情。江湖好汉绿林中人今晚二爷全笑纳,拿人只死不要活口,放开手让好汉们去杀。还不用担责任。 维持秩序,是镇南王的事情。 宝珠不再看这一群为了自己私利而狂呼的人,眼角瞄一瞄,京都护卫分一队人已经围过去。 “呼!” 一道火光从高处过来,把高台附近的道路,有可能是流窜逃走的道路事先指引。 火光到近前时,可以看到这不是火箭,这是一道带着松明的小风筝。 佛塔之上,龙四的儿子龙显达,龙七的儿子龙显山,手持强弓,箭头上系一根绳子,绳子下端捆着同样的一道小风筝,香姐儿蹲着,往上面放松明,取火折子点火。 火光照亮她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只神色是凝重的。 直起身子的时候,两个表兄对她又佩服的一笑:“小古怪,你倒不怕高。” “不怕呢,加福更不怕。大哥二哥说王府更重要,加福去了那里,这里归我管。”香姐儿反生出骄傲来,对下面还在哄乱的人群街道扫视过,手指住其中的一个街道:“显达表哥,显山表哥,左边,那条街僻静,却有人看守,那一条是逃跑的路。” 月光下,这是一条窄处只能容一个人过去的小巷子。细细长长,人要是逃进去,而又跑得快,捉拿的人施展不开。 龙显达笑道:“不怕,看我给它一箭示警。” “嗖!” 强矢破风,带着火光小风筝飞将过去,半空中呼呼吸引住京都护卫的视线,笔直扎在巷口上。 火,燃烧地更猛烈起来,有两个在这里接应的人吓了一跳,伪装成路人的他们本能拔刀,赶来的京都护卫们一眼看出来。 不然他们是老百姓打扮,也不能上来就拿。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