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7 19:42热度:

武汉附近的休息

武汉附近的休息《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冢蛐砬∏∈歉鐾嵬崤づさ木獬菪危闾畈涣恕?   ——毛姆面纱   “怎么盘活曼达,是我的事。”郭嘉卉看过去年的财务简报,曼达的净利润率哪有5%?4.2%而已。一家月营业额上百万的黄金门店,四五个店员,一个月能替她挣回来的也不过五万块钱。这样的生意,要不是黄宗鸣坚持,以郭嘉卉的眼光,根本不屑于做。   “也对。”卢聿宇点头,“只是我觉得真没必要挣这么辛苦的钱。”   “那不投资,光留着花吗?”   “想投资,我倒是可以介绍很不错的朋友给你认识。”   “好啊。”郭嘉卉想,卢聿宇是名牌大学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是天海集团的财务副总裁,岳父还是某银行省分行的行长,确实能有这种不为人知,还能轻松收割财富的渠道。   如果短时间内就能获利颇丰,可以试试。   正好那位朋友就在S市,晚上便一起吃饭。他姓谭名非,是一家私募基金的操盘手。   曼达退市已有两年多,郭嘉卉又醉心于网络时尚事业,对中国股市了解不多,但再怎么无知,对于“庄家割韭菜”这个词也不陌生。   所以卢聿宇和谭非一聊天,她就很感兴趣地听,夹杂许多的专业名词,听得她云里雾里。她也不急,他们叫他来,总不会让她一直做壁上观。   开场十几分钟后,两人就邀她加入话局。谭非问:“嘉卉知道天海地产目前股价多少吗?”   “三四十来块?”郭嘉卉确实不太关注这个。   “今天上午收盘价是57.24元。最近走势很好,一直在破纪录。”   郭嘉卉笑眯眯说:“那谭总应该挣不少了。”   “不多。散户们都打算抱着这只股票发财,我们手上筹码不够,成本又高。”   “那要怎样?”郭嘉卉问道。   “如果外界知道卢主席的病情,股票一定会跌停。”谭非说得漫不经心,筷子倒是很认真地伸进了那锅热气腾腾的焗鸡煲里。   “跌停对你们有什么好处?”郭嘉卉理清思路,现学现用,“先拉高出一部分货,散布负/面消息,剩下的货用来砸/盘,等股价到低位后,再建仓?”   谭非和卢聿宇双双点头:“差不多。”   郭嘉卉目瞪口呆,没想到卢聿宇的心思打到亲姑姑身上来了,看来打孔机的仇,他一世都会记在心底。   “可卢思薇是天海的核心人物,她的病情一旦曝光,股价必定狂跌到底,万一起不来呢?”郭嘉卉接着问。   卢聿宇笑道:“你还是不了解我姑姑。三个跌停板,最多跌一个星期,她一定会出来力挽狂澜,向外界证明,她没有病,她的身体状况完全可以继续履职。而且天海基本面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两年房子卖得也很好。到时我们可以配合来点拉升动作。”   “她真能出来?”郭嘉卉回想卢思薇的面貌,不太相信。   “要是一般人被确诊得了躁郁症,这一生差不多也就废了。可我姑姑呢?比今天更严重的情况都有,没什么可担心的。万一要是病情加重,也能让彦齐良心不安,乖乖回来,不好么?嘉卉,我是真的为你着想。”   “不怕证监会查吗?”   “怕证监会?我更怕卢主席一点,怕她打击报复我。”谭非耸耸肩笑着说,“赵督察(时任证监会主席)也好,卢主席也好,都是窝里横的角色,一出国他们什么也管不着。”   卢聿宇也说:“谭非是我大学同学,现在出来单干。在泰国有个团队,那边没有禁止跨境炒股操纵股市的法律,IP地址也不好查。”   “为什么找我?”   “天海的盘太大,我们的资金不够。”   “要多少?”   “我们已有二十个亿,嘉卉再出十个亿?”十亿的事情,谭非说得像是几千几万似的。   郭嘉卉看同桌两人,心想谭非肯定不会有这么多钱。卢聿宇的钱,估计是让岳父挪用过来的。   “我没有那么多。”   卢聿宇和谭非都是一副怎么可能的表情。“我们这个庄坐不长,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获利起码能翻一倍,一点也不耽误你拯救曼达。”   能挣十个亿。郭嘉卉想起郭兰因买的美股,到如今已获利五倍,那还是长线操作,没有规则与内幕消息的漏洞可钻。她沉思片刻,然后说:“可以,这十个亿我出,不过,聿宇,拆迁款你必须一次性都给我。”   “反正我姑姑点头了,有何不可?”   2016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周二   早上司芃睁开眼睛,想起昨晚凌彦齐最后的话,还是有点恍惚。她想不出和气的金莲和温柔的陈洁,会是杀人犯。她一直以为,她们的敌意只针对她和她妈。   糟了,她猛地想起一个人,掀开被子就起床。凌彦齐被惊醒:“怎么啦,司芃?”   司芃往腿上套裤子:“我得赶紧去找彭光辉,他可能被她们害死了。”心里想时,还不觉得骇然。一说出来,她脸上颜色都变了。   凌彦齐去抓她的手。司芃挣脱开:“你不要管我。”   “他没有死。他呆在山里,一个很偏僻的一个地方。”   “你知道?”   “嗯。我去过。”   “在哪里,快告诉我。”   “查一下,”凌彦齐在手机地图上搜“金隅疗养院”,具体地址出现,鹿原山XX路12号。   司芃记下,穿好衣服拿起包就要走,凌彦齐扯住她,“你先别急,我陪你去好不好?”   “不好,你要这样跟我跑去山里,你妈会以为是我拐了你,信不信她隔几千里都能像只猎犬一样,闻到你的气息。”   “可是,你还得和我去见黄宗鸣。”   “金莲和陈洁到底做了什么,彭光辉是最清楚的那个人。我必须先找到他,把事情问清楚。分头行动,我去搞定彭光辉,你去搞定黄宗鸣。”   司芃就这么背着包毫不留恋地走了,凌彦齐有些吃醋。回味过来哑然失笑,外父的醋有什么好吃的。昨晚聊一宿,聊到彭光辉,司芃总是直呼其名,他还以为她会接着避而不见。他本来是想说,彭光辉病重卧榻,跑不掉的,还是去见黄宗鸣更重要。   话到嘴边咽下去。不过意识到这只是他的想法,原来为司芃心痛过后,他还是希望她回郭家。可是司芃的行为,显而易见地表明,彭光辉的安危,对她而言更重要。   他回忆起病床上的彭光辉,虚弱客气地笑,和他说“有人很喜欢改身份。”只不过当时他会意错了。由此可见陈洁母女的作为,他未必全赞同。   凌彦齐给陈志豪打电话:“豪仔,你还能帮我去办件事吗?”他没有别的好人选。回国两年,他在朋友圈和社交人脉上的建设,几乎为零。   陈志豪在灵芝区土生土长。就算不靠舅舅管培康的名号在外招摇,他在这个片区里有太多的狐朋狗友。公安局、派出所、交警大队,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人。有些事情,不是靠按部就班走程序就能发现端倪,陈志豪的机灵劲足够。   “当然可以,可是你还愿意相信我?”   凌彦齐不言语。电话?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