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17 18:56热度:

武汉比较高档的

武汉比较高档的《项目包含:洗浴、桑拿、保健、养生、夜生活、足疗、足浴、丝足、休闲、娱乐、spa。武汉市下的区域:武汉、武昌、青山、洪山、汉阳、汉口、硚口 本地给力推荐Tell:177 7160 2130复制号码加微信】谏砬埃阉巢睦狭成现逦迫澈臁? 有点儿老来俏的味道。 董仲现挤着眼睛笑:“顺伯,太大了。” “小爷说什么太大了?” “您这绸花太大了,晃人眼睛晃人眼睛。”董仲现又对着四面的喜字笑。袁家的喜字对联,都不是外面买的。是少年们你一张我一张写出来的,如今看上去,墙头门上,行草楷隶俱在,颜柳王都有,不说龙飞凤舞,也是处处铁划银钩。 顺伯就回他一笑:“嘎。”放下水出去,到无人的地方,自语道:“小爷成亲,我戴朵绸花怎么了,你说太大,我还嫌小。”把绸花上结再展开一些,自己端详过,笑得满面皱纹菊花放,再去张罗别的。 大门,让人敲响。 顺伯去敲门,见又一群人华衣美服的,拥着一个趾高气扬的少年进来。他不怎么认识,不是常来往的人,就去叫袁训。 袁训才出房门,就傻了傻眼。来的不是别人,全是跟太子党们打架的那些人。梁山小王爷居中,这个还可以忍耐。而小王爷旁边站的,却是袁训见到就手痒的人,文章侯世子韩世拓。 袁训的拳头就攥了攥。 他见到就想打他,而韩世拓呢,见到袁训就要往他手上看。见袁训拳头才动,韩世拓就哈哈腰:“慢来慢来,妹夫,我们是来贺喜的。”把手中提的一包子东西亮出来。 梁山小王爷更要笑:“哈哈,不错,我们是来贺喜的,这个,不是你姐夫吗?”韩世拓也觉得自豪:“哈哈,妹夫,我是你姐夫啊。” 袁训一阵恶心。 你是我姐夫? 我姐夫威名赫赫,威震三军,满朝中年青将帅中有名。你算什么……我姐夫? 袁训很想买块豆腐去撞几下,你把我姐夫的人都丢得干净。 他的表情让梁山小王爷捕捉到,小王爷更要笑。这个小爷看不起的花花公子,成了你姐夫?真是笑死人。 你家大姨子真不长眼。 “把我们的贺礼抬上来。”小王爷一声令下,也送上数抬礼物,有金有银有玉有鸡鹅之物。袁训谢过,古代酒宴都是摆在家中,虽然客人来得早,这厨子也早就到位,也是太子府上派出来的,红案白案打杂剥蒜的共有十几位,桌子也早放好,就请梁山小王爷等人先入席。 阮梁明等人也来见过,却私下互道:“他来作什么?” “你没见到是道喜的?” “道喜的倒来这么早?”古代成亲,很多的风俗是下午接新娘。这一大早上的,少年们才净过面,小王爷就率众到来。要不是他们也换的全是吉服,有个贺喜模样。少年们会当他们是来搅局的。 而坐下来的人,有人悄声问梁山小王爷:“我们一天就全在这里?”小王爷抱臂悠然:“成亲呢,还不是看过洞房我才走。” “那几时跟姓袁的说抓走我们人的事情?” “姓袁的要成亲,这事儿估计跟他没关系。不过他成亲这天要好说话,我们只在这里坐着,寻到机会就去问他。大喜的日子,总得放几个出来吧。” 京中开始整顿纨绔们,梁山小王爷的人让抓走好些。 “我们是不是来早了?”也有人看着院中忙碌走过的人,独他们闲坐着,像是不对。 梁山小王爷气定神闲:“不早,姓袁的坑了我多少钱,先赎我,是五千两;不是为跟他打架,我怎么去跑去?还有以前跟他们打架,伤了胳臂腿的,我垫出来的也不少,今天我们就早饭也在这里吃了,” “您还送了礼,”一个人提醒他。 小王爷一想对呀,他严肃无比的吩咐跟来的人:“今天从早吃到晚,茶水点心全吃。喝酒的时候放开喝,把他们家酒全喝光,喝到出去买为止。” “他是不会买,都知道是太子为他办亲事,我早打听过,这酒水全是太子府上的好酒。”说话的人吸吸鼻子,是个好酒的人。 梁山小王爷一拍大腿,眼睛都亮了:“那就更好了!都听着,我的钱得喝回来吃回来。太子府上的酒,我们能喝到几回?把肚子都撑起来,可劲儿的装。吃不下的,出去吐一回再回来吃。” 说话间,早饭就上来,这一群人全是习武的,放开胃口,据案大嚼。看着虽狼藉,但办喜事就图的是热闹,有这帮子在,热闹劲儿又冲出十分。 柳至等人在房中用早饭,见到就都取笑:“这哪里来的一群猪拱桌子?” “看这局面,像是跑来吃穷小袁的?” 但是包括袁训在内,全放下心。这种吃相,一看就是为吃而来的。袁训摸脑袋,幸好幸好,这酒水是太子殿下提供。 太子殿下为他办喜事,不到中午,前院后院全坐满人。殿下中午姗姗而来,见到梁山小王爷们肯来,也认为他懂人情世故,约小王爷同坐一席,寒暄了几句。 还没有去接新娘,袁家已经是酒气冲天,呼五道六的划拳声大作,直冲出这条街。 此时的安家,也是一样的人山人海,弄得小小的宅院挤不透风。大家不时看向正房檐下,那里站着一排宫人,却是瑞庆小殿下也早早的来到。 小殿下自然是看热闹的,太子出宫往袁家去,她就往安家来。 新娘子,自然比坏蛋哥哥要中看得多。 此时坐在宝珠房中,同宝珠在用早饭。桌子上是如意山鸡卷儿,百合鸳鸯鸭子等,都带着喜庆的词。 喜娘也早到来,指点姑娘用饭。见宝珠只吃了一个喜字儿馒首,就道:“要吃得成双成对才好,” 宝珠就羞红脸,又吃了一个。小殿下就为了难,她才吃了一碗红枣粥,听喜娘这话,要吃两碗才行? 她小手扶住空碗,对宝珠道:“这可怎么办?我要再吃粥呢,就吃不下这点心,要吃点心呢,就不能够喝粥,” 宝珠为小殿下求全的心思嫣然,而喜娘们则笑:“殿下倒是不用守这规矩。”小殿下眼珠子微转,就回了话:“我是来添喜的,还是守着的好。” 殿下从来是聪明的,小鼻子一翘就是主意。她就道:“再盛粥来。”然后左手一块点心,右手一块点心,比划一下:“这是两块,”宝珠乐不可支的点头,小殿下左右开弓,左一口,右一口,再满意的都放下来,取帕子擦拭小嘴边点心渣子,呜噜呜噜的道:“一双。” 两块缺月儿似的点心,就那么丢下来。 谁又能说这不是吃了两块呢? 红花在旁侍候,深为佩服到底。 自此殿下就钻在宝珠房里不出去,午饭过,宝珠开始上妆。小殿下是无事的人,又是最忙的。一会子站在宝珠前面,小眉头皱着:“嗯,这眉毛画得不好?”一会儿又去摆弄宝珠嫁衣,把上面绣的花一朵一朵的瞅过来,就有了敬意:“这扎得好,宝珠嫂嫂,帮我做衣服吗?”就她最忙中乱。 有了殿下在,半个时辰的妆,一个时辰才得上完。最后给宝珠盖红盖头时,小殿下大喝一声:“放着?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