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8-10 15:25热度:

热读小说<恶魔总裁欺上身>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热书《恶魔总裁欺上身》已完结上线。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18,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嫂子,不要担心,来日方长。"励薇伸手握住林温祎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她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还是没有成功。

"以后,我慢慢帮你策划,争取帮你一举拿下我哥哥,你不要灰心。"

"薇薇,我累了。"林温祎倒头就躺在了床上,拉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励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出去看看我的男神今天要去哪里了。"

门轻轻地关了起来,林温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心里痛苦至极。

她莫名其妙的就跟一个陌生人上了床,被逼无奈的成了那个魔鬼的情人,随叫随到?呵呵,一串眼泪从眼眶中跌落出来。

她不但背叛了励阳,更是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励阳的温和励薇对自己的维护,如今都成了她自责的理由。

自从她初中时代,认识励阳之后,爱屋及乌,自然就跟励薇走的近了。

励薇也喜欢林温祎,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懦弱,也不像她们那样做作,她就是那个独特的招喜欢的她。

更何况,她和用情专一,无论有多少多么优秀的男人在她面前走过,她都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励阳。

励薇对林温祎的喜欢,使得林温祎和励阳的婚事格外的顺利,刚开始江永春也格外喜欢林温祎。

只不过婚后一年多,林温祎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才开始慢慢的对她有了意见。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生孩子,趁早让位,不要耽误我抱孙子。"励薇出去追随男神去了,江永春就来到了林温祎的房间内。

林温祎听到江永春的话,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不想跟婆婆争吵,这样会无端地给励阳添堵,更何况,她今天不想说话。

"别以为你魅惑了励阳和励薇,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我已经托人给励阳看好了媳妇,那女人白白胖胖的,大胸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识相的话早点让位子。"江永春生怕林温祎听不见,刻意大嗓门嚷嚷着,林温祎想装睡都难。

"妈,励阳说我们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更何况……"

"呸呸呸,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不想身材变形才故意不要孩子的?是不是你在励阳面前成天吹枕旁风?你是什么心肠?想要我们励家绝后啊,励家的老祖宗那,你们把我带走吧,这个家的心我操不了了哇……"江永春一拍大腿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脚踝骨,一只手擦眼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林温祎坐在床上,看着江永春,一阵头疼。

"阿姨,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别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冲了进来,上前来拉起江永春的胳膊,江永春趁势站了起来,摸着这姑娘的手,说:"还是艳玲懂事,不像某些人。"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可不就是白白胖胖的,胸大屁股大,难道婆婆说的给励阳找的女人就是曹艳玲?林温祎一阵头晕目眩,她需要冷静冷静。

曹艳玲扶着江永春出去,林温祎倒头就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也许是昨晚被慕思哲折腾的太苦,一觉睡到励阳下班回来。

"呦,阳阳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了。"江永春笑眯眯地看着踩着点回家的儿子,"艳玲今天来看你了。"

"阳阳哥。"曹艳玲的脸上带着一些羞涩,脸庞淬着桃红。

"嗯!"励阳朝曹艳玲点了点头,转向江永春问:"温祎呢?"

江永春一听到励阳问道林温祎,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说:"还在睡觉,怕是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了,等会儿她醒了,再让王嫂给她做点吃的。"

励阳本来是要上楼去叫林温祎,听到江永春这么一说,就停住了脚步,说:"也好,那我们先吃饭吧。"

江永春匆匆吃了两口,就说吃饱了,闪到了楼上,留下曹艳玲和励阳在饭桌上。

"阳阳哥,你偿偿这个,味道挺好的。"曹艳玲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励阳的碗里,励阳冲她笑了笑,也给她夹了一块。

林温祎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觉得世界都将她抛弃了。原本她还可以上前去争一争,可是她现在已经做了对不起励阳的事,她没有那个勇气上前。

曹艳玲瞥见了林温祎,却是对着励阳甜甜地笑了笑,林温祎甚至看到了这个曹艳玲马上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励阳的怀里,她手里的杯子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温祎,你醒了?"励阳听到动静,连忙朝身后看过来,看到了林温祎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楼梯口处。

"嗯!"林温祎点了点头,励阳的眼眸中有些笑意,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看样子怕是吃醋了。

"来,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吃。"林温祎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了励阳的面前,面色极其不自然。

"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励阳说着就拉着林温祎要往外走,林温祎连忙躲开他的手,说:"我不去。"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好朋友曹泽安的妹妹。从高中时代,她就喜欢励阳,只是励阳似乎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曾经林温祎以为励阳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等到励阳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灰姑娘的梦。

"乖,别闹!"励阳扯着林温祎的胳膊柔声道。

林温祎浑身的刺,瞬间就柔了下来。

"毛病多,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还矫情啥?"江永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妈,你说什么呢?"励阳的声音微冷。

曹艳玲看着励阳维护林温祎,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来。

"你看看你,就你媳妇精贵,说一句都说不得。"江永春不满地看了看励阳,又朝被励阳护在身后的林温祎翻了一个中国式白眼。

"妈,你说话注意点。"

"怎么了,说不得呀?有本事给我生一个孩子出来啊?"江永春不依不饶地说道。

"妈!"励阳冷冷地吼了一声,声音像是凝固在了空气中一样,极其的寒冷,江永春还想说什么,撇了撇嘴,将话咽到了肚子里。

"以后我们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谁也不准再提!"

励阳甩手就上了楼,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以及他刚刚的怒气,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这两年不跟自己同房,是因为他生理的原因,他有病!


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心疼,这个男人到底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

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如果他早告诉自己,这两年来她也就不会故意地在他的面前袒胸露背,让他难堪。

林温祎后悔不已,早知道他有病,她就不应该故意地去勾引他,如今想来还不是一般的尴尬。

励阳回到书房里,狠狠地扯了领带,坐在了电脑前,伸手插在自己的头发中,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励阳,我可以进来吗?"林温祎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

"哗"一声门被打开,还继续保持听墙角姿势的林温祎冷不防跌向屋里,励阳伸手扶住了她。

"小心!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励阳眼睛里的痛苦被掩盖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宠溺,就像是养狗的人看着自己的狗狗一样。

"呃……"林温祎见到这样的励阳,大脑极度兴奋,连语言的组织能力都丢失了,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他。

她刚刚是想来跟他好好谈谈,她想告诉他,就算是他有病,没有那个方面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只要他的心里是爱着她的。

就算是过无性的生活,那有什么关系?

"怎么了?傻了?"励阳眼里含着笑,看着傻愣愣的林温祎,这个丫头从初中的时候就跟在他的身后,总是一脸花痴的样子,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她的表情很滑稽,到现在还是这样。

"没、没、没……"林温祎连忙从他弯着的手臂中出来,站在一边,中规中矩的。

她不能再故意引 诱,这样会让他难堪。

励阳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丫头转性了?居然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了?他伸手关上门,问:"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谈谈!"林温祎一本正经地说。

励阳瞧了瞧林温祎,满脑子都是疑问,还有一点不习惯。

以前,她总是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意外,意外的崴到脚,意外的露出半截香肩,意外的摔倒在他的怀里,甚至连内衣都出现过意外。

这两年来他见多了有关于她的意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中规中矩的跟自己单独相处。

"你想谈什么?"励阳走到书房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给了林温祎。

林温祎看着励阳端过来的红酒,想起了曾经自己端着红酒出现在他的面前,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坐在他的怀里,非要他陪自己喝酒,那场面现在想想,真尴尬!

励阳看着林温祎脸上突然红了起来,自然也想起了那一次她"醉倒"在自己怀里的场景,这个丫头的演技还是太差,漏洞百出。

"想跟你谈谈你身体的事。"林温祎接过杯子来,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坐在了励阳的对面。

"我身体的事?"励阳放好了红酒,端着酒杯转过身来看着林温祎,满眼都是不解。

"对,就是有关你身体的事,我知道这两年来你不肯碰我是因为你的身体有恙。不过我不在意,我只想你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我们可以共同承担。就算是一辈子都这样,只要能在你身边我都甘愿。"

林温祎突然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全部都喝完了,借着这股劲儿,存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把自己刚刚准备了半天的话,一起说了出来。

励阳张大了嘴巴,诧异的魂不守舍的,这丫头居然以为自己身体有恙?

不过,林温祎给励阳带来的是震惊,就算是自己真的不行,她也愿意跟着自己?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见励阳半响没有吭声,就抬起头来看着励阳的眼睛。

她怕他会自卑,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说男人就怕自己满足不了老婆。

更不要提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雄风的男人?恐怕自尊心更加容易受到伤害吧?

励阳看着林温祎,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林温祎被励阳突然拉到怀里,心跳突然加速,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哄动哄动"的。

励阳抱着林温祎,心里有些不忍。她跟着自己也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她过的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人前的光鲜亮丽和深夜中哭泣的眼泪,他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没有自责过,但是除了物质上可以满足她之外,他没有办法多给其他的。

可是,他不能给的,正是她最想要的。

"你刚刚说什么?"励阳在她的头顶上问。

林温祎的大脑已经混沌一片,哪里听得清楚励阳问什么?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励阳以为林温祎是害羞了,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把手里的红酒伸到她的嘴边。

她机械地张嘴,励阳喂她喝下了那杯红酒。

"励阳,我爱你!"林温祎脸上微红,双目明亮清澈,此刻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励阳。励阳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环住林温祎的腰,渐渐地凑近她。

林温祎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俊脸,露出了满脸的期待。

他们只有在婚礼上接过吻,而且那个吻极其短暂,她还没有开始,励阳那边就结束了。

她曾经一度的后悔,感觉自己有点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吃完了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励阳渐渐地凑近林温祎,他能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这种香气是她身上特有的。他还能闻到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

或者,接受她,跟她上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根本不需要用什么辅助的东西。比如现在,他没有感觉跟她接吻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林温祎感受到励阳的呼吸,就深深浅浅地在她的鼻孔边,即将沉迷的她突然脑袋里像是吹过一阵冷风,他身体有恙!

她连忙推开了他,往后倒退了几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励阳错愕地看着林温祎从自己的面前离开,还保留着他刚刚环抱她的姿势,这姿势现在在他看来极其的滑稽。

他无法跟林温祎解释什么,如果说自己没有病,那么这两年又该怎么解释?

励阳有些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坐回了椅子上,盯着电脑的屏幕开始工作了起来,这两年来他也是靠着这台电脑的帮忙,打发了林温祎无数次的勾 引。

林温祎退到卧室里,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地轻轻拍打,刚刚差点就吻上了。

如果在今天之前,那是一件多么令人愉悦的事啊!

可是她突然明白他身体有恙之后,连接吻的勇气都没有了,就怕万一情动,那是多么的尴尬。

不行,自己得想个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是!

励阳回到卧室里,看到林温祎孩子气的睡在那头,失笑地摇了摇头,走到另外一头躺下。

林温祎等到励阳呼吸渐渐平顺之后,才慢慢地趴起来,悄悄地爬到励阳的那头,痴痴的看着励阳熟睡的面孔,伸手在他的面部慢慢勾画他的轮廓。

半响,林温祎回到自己的那头,励阳闭着的眸子缓缓地睁开,眼睛里透露着万分的纠结。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