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8-09 10:21热度:

速推优质(小说)《贴身任务:染指黑道总裁》免费阅读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540,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酒店内,装饰的富丽堂皇办公室内,此刻,冷连城正是一脸盛怒坐在老板椅上,修长的手扣在扶手之上,深邃的眼眸盯着这些手下看着。

十个人站在冷连城的面前,大气不敢喘,这一次酒店内出意外,纯属为他们太过于粗心大意,也可以说是自信过了头。居然连外人闯进来,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掏光了,而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收到风。

“你们之前不是说没有问题吗?今晚步枪全部都被人搬空了,你们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有上百号人守着海洋之王,居然被一个女人得手了,你们到现在还说没有任何批漏?”冷连城森冷的视线扫过站在他面前的这些属下,他们全部是亲手训练出来的精英,可如今却犯下如此愚蠢的问题,让他心里的怒火不断的熊熊燃烧。

站在办公室内的所有人都不敢动,他们你看我,我望你的,都不敢说话,面对着冷连城的责骂,他们自知问题出于自己的身上,可是,他们检查过所有的系统,确定根本就不存在着问题,可是,那些人是怎么进来,货物怎么被清空,海洋之王怎么会突然消失,他们一概不知。

“老大,我们所有的兄弟确实把密室层层包围住,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进入,而且,这些录相带我们都查过了,没有任何删减的记录,也没有任何人进出。”这时,一位年纪大概有三十五岁的人抬头看了冷连城一眼,又连忙低下头说着,他说话之时双手背于身后紧紧的握着,额头冷汗不断的冒出,努力让自己理智的去分析任何一个细节,更清楚冷连城的性格,不允许有任何差错。

“老大,酒店内的保安全部都扣了起来,目前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这时,另外一个人也站了出来,与那位三十五岁的人并排而站,与他一起去面对着这一次的出错。

冷连城眯起双眸,双手紧紧的握着精致老板椅上的棱手,抬眸寒声道:“宴会邀请信是昨天发出去的,布置的过程只有你们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知道我们所有的计划?”

他冷冽如黑子眸的眼神轻轻扫过在场所有的人,冰冷如霜的神情,令现场的气氛瞬时下降了到零下几十度。

“老大,请给予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这时,另外一个属下也站了出来,虽然害怕,也知道他们承担不起这些责任。

现在不止是冷连城不信任他们,就连外面那些黑帮老大都对他们怀恨在心,这是他们所有的心血,可是,却被一扫而空了。

如今,若不是冷连城力撑着他们,恐怕只要他们走出这里,都会被乱枪扫中,横死于街头,面对着这样的结局,他们只能说努力去把东西追回来,但是对于这些责任他们自然是力不从心。

“查个水落石出?恐怕你们查出来,货物早就被转出去了。”冷连城脸色阴郁,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手下,而是这么多人在,居然没人发现出了问题,不得不让他怀疑这其中有诈。

办公室内,那位酒店总经理早就扶着墙,整个人都险些滑倒,头发被汗水弄湿,身上的衣服也已湿透可以扭出水来,他低着头不敢看冷连城。

“还有你。”冷连城这时冷眼扫过这位总经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

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想逃避,却发现冷连城早已盯上了他。

“这……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是……”总经理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有些喘不上气,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这时,Mr.wan从外面推门而入,手上拿着一样东西,神色焦急,迈着大步走向冷连城,所有的人也把目光再一次转到他的身上。

“从指纹和衣物上的碎片可以看出来,确实与那位小姐有关。”这时,Mr.wan走上前来,拿着一些样品摆在冷连城的办公桌前。

“有没查出她的身份?”冷连城浑身一怔,这时才想起来有古若晴这个人存在,似乎他还让自己的手下去吓唬一下她,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或许她如今已被他们强暴了。

Mr.wan指着那些东西,再拿过一张透明的玻璃片压在上面,居然呈现了一些颜色。

“目前猜不出她的身份,但这里有一片录相,里面有她进来的情形。”这时,Mr.wan拿着这片录相带放进了电脑主机的光驱内,若大的电脑上马上呈现出了一些清晰的画面。

只见古若晴与另外一个人进入后电梯,却在一瞬时消失在电梯内,最后画面上轻轻闪烁着一些条纹,录相上变成了黑漆漆一片,根本就看不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shit……”冷连城低声诅咒一声,欠身站了起来,迈着大步离开了办公室内,Mr.wan跟在他的身后,而其他人则全部松了口气。

他们都面面相觑,全部走到一边沙发上坐了下来,有些腿支撑不住的,直接跪倒在地上,有些走过的时候,还不忘重得踢了倒在地上那位酒店总经理几脚才解恨。

Mr.wan看着冷连城迈着大步走向另外一条长长走廊上之时,他有一种错觉,感觉到冷连城似乎内心焦急不安,跟在冷连城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感觉到冷连城会因为一件事着急,不管遇到多重大的事情,他除了严肃,理智,愤怒之外,从来没有看过他如此焦急的情绪。

“老大……”几十人站在走廊处,看到冷连城出现,连忙躬下腰,全部齐声的对冷连城打招呼。

冷连城二话不说就冲上前去,单脚重重踢开了那总统套房的门。进入房间的瞬时,他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十个强壮的保镖全部脸上都带伤,而古若晴头发凌乱,地上还掉着许多修长乌黑的发丝……左脸肿得不成人样,双眸瞪得老大,一手拿着一只破碎的玻璃瓶,双手却划出鲜血……

“老大?老大!”十来个保镖看到冷连城进来之时,他们都吓着了,面对着十个男人却对付就了一个女人的困窘现象,他们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没有沾到什么便宜,反而被这个女人伤成这样,他们都觉得面子不知道往哪里搁,十个男人奈何不了一个女人,不就是下面一个洞的事情吗?怎么区别这么大?

“退下。”冷连城沉声说道,那十来名保镖有些不甘心,但还是退了下去,离开之时,深深看了古若晴一眼,眼中充满了杀意。

Mr.wan站在冷连城身后,却也转身离去,顺手为他们带上了门,不管冷连城与古若晴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需要冷连城自己去处理。

总统套房间内,此刻,一片沉默,压抑的可怕。

古若晴早已被那些男人吓得面色苍白无血,整个人都紧张的缩成一团,手里的玻璃片还握在手中,鲜血从指缝处不断的渗出,滴落在地上。看到冷连城进来之时,却让她更是喘不过气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却如噩梦般烙印在她的脑海里,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她早已虚脱了,额际的汗珠不断的滚落,双眸却戒备的望着冷连城。

“冷连城,你这个浑蛋,你不是人。”当房间内只留下他和她的时候,古若晴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陌生男人,英俊帅气的外表内,却藏着一颗狠毒的心。可她并不知道自己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些撒娇的意味。

身体不断的颤抖,从小到大虽然她被收养,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第一次失败是面对着冷连城,可是,第二次依然是,似乎她的命运将与冷连城息息相连。

冷连城居高临下的盯着古若晴不服输的小脸,他双眸复杂的盯着古若晴,哪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破门而入,从办公室到套房一段距离,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她躺在别人怀里的情形,莫名的感觉到内心有些烦躁,却找不着突破口。就连这一刻,他的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异样,冷连城迈着大步走到她面前……半蹲下身子。

“你和林一山是什么关系?”沉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古若晴警觉的望向他,因为他的靠近让她害怕,或许是恐惧,她练了这么多年的身手,在冷连城的面前简直是一个病猫,她不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里,古若晴的身子害怕的向后缩,她不解的抬眸:“我不认识他。”

声音颤抖且沙哑,之前一直呐喊着却没人来救她。可笑的是她身为一位组织内的人,可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现在才明白社会如此现实,没能力的人注定没有立足之地。

“不认识?”听到她的回答,冷连城蹲下身子与她平视,有些不悦的紧锁眉头,单手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古若晴正视着他的双眸。

“如果不想再经历一次的话,还是老实交待比较好,否则,我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冷连城磁性的声音却让古若晴浑身一怔,像着了魔一样,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她轻轻抿着嘴,什么都没有说。

心里却在想,难道这就是首领让她接近冷连城的计划之一?她不敢往下想,看着冷连城冰冷如剑的双眸,这种压迫感,她现在已觉得自己已生不如死了。

“不说?我会有办法让你说的。”冷连城脸色阴沉,节骨鲜明的修长手指更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恨不得要将她下巴捏碎才收手。

套房内,危险的气息在四周不断的散开,古若晴凄惨一笑。

“我只能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是个男人,就不应该这样待一个女人。”他的方式让她早就生不如死,如果不是她一直反抗,那如今她早就变成了残花败柳了。

他让她失去了第一次,却想让她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女人,如此残忍的男人,她似乎看不到自己对未来的信心了。

“你夺走我的第一次,却烂得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别人的怀里,冷连城,我看不起你。”古若晴双眸飞快一转,虽然是害怕,但她还没有到弱智的地步,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决定与冷连城周旋,试试自己的运气

她字字清晰,一声一句的传到他的耳朵里,冷连城神情一怔,望着她清澈的眼眸,捏着她下巴的手却慢慢松开。

“东西放哪,说了我让你走。”这已是他冷连城最大的让步,从开始混道至今,从来没有人落在他的手里还会被他送离开的,而古若晴将是一个例外。

当面对着这样的例外,古若晴只是不屑一笑,她丢掉手中的玻璃片,抬起自己血淋淋的双手在他的面前:“冷连城先生,我只能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真想为难一个女人,请随便。”

虽然她是一个弱女子,可她却有骨气,再说她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望着血淋淋的掌心,艳红的颜色让她瞬时有些失神。

冷连城望着她高傲抬起头,有一瞬时居然走神,看着她白皙脸上青肿得充血,衣服被撕破,手臂上也多处呈现出伤口,可她却连哼都不曾哼一声,他心若有所思,却伸出长臂一把勾起她的纤腰,把她拥入了怀中。

“冷连城,你要带我去哪里?”古若晴的身子突然被他拦腰抱起,她吓得连忙抓紧他的衣服不放,手上的鲜血擦拭在他的西装上,就连下巴也被她弄脏,沾了鲜血的脸显得更嗜血。

在冷连城的怀里,她心跳加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面对冷连城的时候有些恐惧,可是,为什么心会突然跳得这么快?像要破胸而出一样。

“如果不想死,给我闭嘴。”冷连城薄唇轻勾,深邃眼眸轻轻扫她一眼,古若晴不禁一愣,他就这样带她离开吗?

在她错愕不知所措的时候,冷连城抱着她迈着大步离开了这房间,外面的保镖全部都吓着了,第一次看到冷连城抱女人的模样,他们都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那十个受伤的保镖则是心里不太是滋味,为什么他们老大就能征服这个女人,而他们只有受伤的份?

“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古若晴一脸不自在的问道,她也想逃跑,但她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如今累得快要趴下了,而他却给予她一个怀抱,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很需要这样一个温暖的地方。

她一直在嚷嚷着,更是吸引其他保镖的注意,古若晴抬眸,却对上冷连城那冷冽的眼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放心,不会让你死得太快。”冷连城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他冷声的对她说道,脚下的步伐却没有放慢。

这时,Mr.wan走过来,看到冷连城抱着古若晴走出来的时候,他吓着了,手上的资料全部掉落在地上。

“老……大?!”吃惊,意外,不知所措,惊恐全部一一呈现在他的脸上,虽然他很快便掩饰得很好,可古若晴还是看到了。

Mr.wan看到冷连城抱着她走出来,以为自己被戳瞎了,冷连城居然抱着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冷连城似乎对女人没有什么好感,或许可以说是到了讨厌的地步,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女人自作主张摸了他一把,结果他把人家的手直接扭断了,如今……他不想再解释了。

一路上走出了酒店,加长的劳斯莱斯早已在外等候着,门童为他们开启了车门,冷连城抱着她坐进了车内,Mr.wan走钻进了驾驶位上,看到他们坐稳后,便踩着油门,车子缓缓往前滑动。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也没有偷那海洋之王。”古若晴坐在车子内,有些不安,她伸手想推开车门,才发现车门上了锁,她用力敲了几下玻璃窗,才发现这窗户的玻璃不是人力能够打破的。

冷连城懒惰坐在那,伸手拿过一支雪茄点燃,拿着打火机在不断的按动着,火苗不断的往上串,却没有看她一眼。

“你是怎么知道海洋之王的?”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古若晴这才发现自己一时说漏了嘴,她有些生气的别过头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有些有力无力的半躺着,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方,她不知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身边没有安蓝和碧雪在,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计划了。

就这样安静的坐着,Mr.wan认真开着车子,双眸时不时的盯着车后镜看,似乎想弄明白一些事情。

“我求求你了,放我走吧。”古若晴突然很没有骨气的回过头来看着他,她真想离开,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真没办法与冷连城呆在一块。

她回过头,却冷不防,嘴唇撞上他的,她瞪大眼睛看着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的男人,望着他深邃不见底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与她的紧紧贴着,还能感觉到他呼吸的声音,嘴唇暖暖的带着烟草味。

“唔……”她想别过头去,冷连城却双手捧起她的头,将她按倒在椅后,迅速的吻住她的嘴唇。

古若晴有一瞬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看到他的脸与她的在一起,嘴唇也是。

“啊……”她猛然推开他,不可思议的望着他,冷连城黑眸紧眯,原来他一直觉得缺少什么东西,却想不起来,却发现是她嘴唇的味道。

“你亲我?”她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他居然吻了她?她的声音大得惹着Mr.wan都回头看了一眼。

“啪。”她扬起手,带着鲜血的手重重甩了他一巴掌,冷连城吃痛的皱眉,这是第一次有女人打他。

“你敢亲我?让你亲我。”她有些委屈的大吼着,他居然亲了她?上次还她的第一次给夺走了,这个可恶的男人。

望着他一脸铁青,带着一只血手印的脸,古若晴愤怒的眼神想要将他杀死。

她的身子往后缩,将自己贴到了车门边上,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冷连城狭长的黑眸紧眯,冷冷的勾唇,伸手将她拉近自己:“恨不得想杀我?那我就给你机会。”

冷连城冷冷的笑让她头皮发麻,不明白他说话什么意思,但此刻,她已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你……看什么?”古若晴这时才感觉到害怕,她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他独处,会再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当她看到冷连城眯眼不断的上下打量着她时,她感觉到自己真正的害怕了。

顺着他的视线,古若晴低头看着自己,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散。

“啊……你怎么可以……”古若晴脸上微红,她下意识双手抱胸,侧过身子不愿意让他盯着自己看。

“你不是刻意在勾引我吗?既然这样,我何不收下你?”冷连城轻声笑,轻柔的声音却听不出半点开怀,他伸手将古若晴拉进自己的怀中,眸中的欲望越来越浓。

“我勾引你?你瞎了吗?”古若晴气得不行,她没有想到冷连城会这样说,她用力的推开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乱动,掌心隐隐约约传来剌心的疼痛,让她直咬着嘴唇强忍着。

嘴唇被她咬出血,鲜红色的血液不断的渗出来,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刮弄着她的嘴唇,在她抬瞬之际,冷连城却低下头,重重的吻上她的嘴唇。

车内,和着轻轻呻吟带着哭泣的声音,还有男人不断粗喘的声音,可正在开车的Mr.wan却有些不太淡定……

五星级酒店对面的咖啡厅内

安蓝穿着一身艳红色的V字领长裙,头发全部盘于脑后,脸上抹着浓郁的妆,她轻轻的抽着一支雪茄,双眸却注意着酒店内的动静。

坐在她对面的则是碧雪,一身蓝色的休闲服,一双白色的球鞋,帅气的翘着二郎腿,另外一只手则在搅着杯中的咖啡。

“牺牲古若晴,我心里有点内疚。”碧雪沉声的说道,她身子往后一靠,刚才看到酒店内有人抱着古若晴走了出来。

两个人用了小巧的望远镜看了一下,只见古若晴似乎受伤了,现在被带离,不知道是否有生命危险。

“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冷连城应该不会让她有事的,不然他不会去救她。”安蓝则与碧雪不一样,她根本就不同意碧雪所说的。

在那总统套房内,她们装了摄相头,古若晴发生的事情,一一都落在她们的眼里,当时,若不是她阻止,恐怕如今碧雪早就冲进去救人了。

为什么首领要这样做,为什么一定要让古若晴接近冷连城呢?首领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她们两个人一概不知,只知道首领的命令她们不能不从,只能牺牲古若晴,内心在祈祷她千万不要有事。

“被发现了,赶紧走。”这时,安蓝则脸色大变,摄相头被发现了,有人正在朝这边走来。

碧雪也发现不太对劲,她与安蓝借助着上厕所,往后门走去,转身上了她们早已准备好的车辆,扬长而去。

次日,豪华的别墅内

阳光透过丝薄的窗帘斜照进房间内,古若晴瞪大眼睛看着不断飘逸着的窗帘,耳边听到风吹过的声音,她却一动都不动。

“为什么会是我?”两行泪水从眼眶内滴落,古若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男人强暴几次。

上次任务失败,或许可以说是意外,可是

,如今,她却被送到了冷连城的身边。明知道自己想要离开,可是,她却不能。首领吩咐下来的任务,她必须要去完成,否则,她只能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要让她接近冷连城,要她在他身上得到什么?其实,古若晴一一都不清楚,但如今脑子比昨天清醒许多,虽然性子不强,但古若晴却还是在一一为自己分析着一些事情。

昨天在车上,冷连城连着要了她两次,后来把她抱回了房间的时候,还继续不断的强逼着她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她晕死过去。如今的古若晴剩下的只有恐惧,对所有事情的恐惧。

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说让她生不如死,原来肉体的折磨才会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最后还会导致她心里产生恐惧……紧紧的握着被褥,想逃,可她却不能。如果她逃走了,结局是死,却也会连累到安蓝和碧雪……

“我要怎么办?要怎么做?”古若晴不断的喃喃自语,现在才打量着房间,发现这里是之前那晚自己摸进来的卧室,敢情这里居然是冷连城的房间?

古若晴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要轻轻挪动,下体刺痛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让她不由的皱眉,手撑着床边缘,让自己咬牙站了起来。

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模样,头发凌乱不堪,双眸红肿,左脸宠肿得不像样,手臂上多处出现伤痕,从脖子到锁骨处直到胸前,全部都烙印着冷连城留下来的痕迹,她伸出自己的十指放在眼前,看着上面血痕已干的手……

“古小姐,你醒了?”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古若晴回过头,却看到一个年纪只有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

她身上穿着一套灰色的衣服,头发盘于脑后,白皙的脸上呈现也笑意,双眸来回的在古若晴身上打量着,手里还端着一些吃的东西。

至于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姓古,她没有多想,也不愿意去浪费时间想这些无谓的东西,如今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你是?”古若晴有些迟疑,她伸手拿过一边的衣服挡在自己的面前,起床的时候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站在镜前却有点忘我,并没有把衣服穿上,更没有料到会在这个时间段会有人进入。

“我叫张一拉,以后负责伺候古小姐您的。”张一拉满脸是笑的说道,一点都不介意古若晴没有穿衣服,走进卧室内,将她手上端着的东西一一摆放在一边的玻璃圆桌上。

古若晴转过身,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张一拉:“以后就伺候我?”

她似乎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呆下去,只要有机会,她还是会离开的,而且,冷连城明知道她是小偷,为什么还会把她留在身边?他想要做什么?

“是的。”张一拉回过头,轻声一笑,走到一边打开了衣柜,回过头看着古若晴说道:“不知道古小姐今天打算穿哪一款衣服?这里面全部是新的衣服,内衣物也是全新的,有着世界各地不同的品牌,不知道古小姐喜欢哪一个牌子?”

古若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衣柜里的衣服,装得满满的,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的衣服连吊牌都没有拆,衣服多,而且内衣物也多,各种颜色搭配的全部都有,花花绿绿得险些闪瞎了她的眼。

“你能不能出去一下?”古若晴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位张一拉,她现在身上并没有穿任何衣服,这张一拉还一直站在这里,弄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古小姐,医生在外面等待着,还是我来伺候你穿衣服吧。”张一拉并没有理会古若晴的不好意思,反而自作主张的说道。

“医生?”古若晴一脸不解,她和医生又有什么关系?

张一拉看出古若晴的不解,走上前来到古若晴的面前,动手为古若晴梳理着头发,一边说道:“古小姐身上有些伤,不过没关系,医生会帮你处理好的。”

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客气过,古若晴浑身不自在,而且,她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连忙后退了几步。

“我要见冷连城。”她的伤不要紧,都能撑过来了,上些药就好,她想自己有必要和冷连城谈谈。

绝对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但一想到自己要见冷连城,心不由得颤抖了几下……

豪华的别墅内,昂贵的大理石陈铺于地上,以欧式风格装潢的大厅,别有一番风味。

大厅内,下人们排两了两列分别站在不远处,每一个角落都分别站关几位高大的保镖,别墅里里外外守卫森严,南宫焱和冷连城正对着坐在黑色的沙发上喝酒,谈吐优雅。

“城,听说你最近和林一山扯上了关系。”南宫焱低沉疑惑的嗓音响起,他优雅的摇曳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微微抬眸看着冷连城。

林一山是黑帮的另外一大人物,正好与南宫焱和冷连城两个人争地盘,暗地里正在争着谁是一哥的位置。

“是有些麻烦。”冷连城嘴角勾起一抹冷邪的笑,麻烦是有,但是他并不把林一山放在眼里。

冷连城眯眼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修长的手指优雅的在扶手上来回的敲动了几下,随后手中的红酒杯轻轻摇曳着,旋转成一个漂亮的弧度。

“看来还有甜头尝?听说你和林一山的女儿关系不一般啊。”南宫焱品尝着杯中的红酒,一边调侃冷连城。

据他所知,似乎冷连城最近有些不太一样,从来不带女人回别墅的他,居然把那个女人给带回去了,而且,她还是参与了那件麻烦案件的人物,他不由得好奇冷连城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更好奇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居然能让冷连城破了先例。

“林一山的女儿?”冷连城细品了一口红酒,眼眸中有些迷茫,至少目前他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

如果她是林一山的女儿的话,想到这里,冷连城眼眸中闪过一丝算计的精光,瞬时敛去,就连南宫焱也没有捕捉到。

“难道你不知道?”南宫焱看着冷连城的神情,发现他冰冷的神情中带着一丝不解,南宫焱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

“林一山与步枪案的证据,你收集到了?”冷连城挑下剑眉,冷厉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轻抿了一口红酒。

这一次除了他冷连城之外,南宫焱也参与了其中。当然,他们两个人是好朋友,而南宫焱是官二代,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同时却与冷连城一样参与着黑道的一些事情,一般人看到他都要礼让三步。

“看来你还真不知道,现在给你看一样东西。”南宫焱哀叹口气,没有想到冷连城把人带回去,却没有查清对方的身份。

一向做事干脆俐落的冷连城,怎么会犯这样的错?幸好并非是引狼入室,一个女人对冷连城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前提是南宫焱如今对那位叫古若晴的女人十分好奇,到底是她身上的什么吸引住了冷连城?

“这些是?”冷连城微怔,翻看着南宫焱递过来的相片,只见相片中有着古若晴与林一山的相片,有着不同的背景,两个人的关系看似不一般。

他漆黑的瞳孔在瞬间紧缩,手紧紧的握着这些相片,回想起她那单纯的模样,与这相片中似乎有些神态不一样,但整张脸确实是一模一样的。

南宫焱微扬起嘴角,看着冷连城的反应,他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一只手搭在冷连城的肩膀之上。

“还有,这次步枪他们运到了泰国,先让他们放松两天,但是,你托我办的另外一件事倒是有些麻烦。”南宫焱看了冷连城一眼,只见冷连城脸色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捏着手上的相片。

“你有没有兴趣拿她来威胁一下林一山,据说她是林一山的干女儿,两个人的关系还非一般。”南宫焱像是在提醒着冷连城一些事一样,那样的女人没准与林一山也有一腿。

冷连城没有说话,听着南宫焱的话,他脸色变的有些难看,目光一直盯着杯中艳红色的红酒。

“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下个月股市开盘后,我要收购所有食品公司,这个是数据。”冷连城拿过一份文件放在南宫焱的手中,当然,这只是向他打一个招呼而已,他清楚知道南宫焱对这些没有兴趣。

“这都小意思,不过你的脸色不太对。”南宫焱嘴角却勾起一抹邪笑,他看得出冷连城眼中闪烁过一丝犹豫,这并不像他所认识的冷连城。

“不过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认真。”南宫焱自然是不会参与冷连城的私事,只是,身为兄弟的他,必须要提醒冷连城一句,千万不要认真,他们都不相信这个事上存在着一些真正的感情。

像他们这一类人,生活中不会存在着真正的男女之间感情,至少在他与冷连城当中不会发生。他们眼中看到的女人,除了金钱与权力这外,拥有这些东西的男人,在她们眼里都是一样的。

“焱,喝多了吧?”冷连城显然有些不悦的皱眉,特别是南宫焱提醒他的这些事儿,在他的意识里,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再说,一个女人自然也不会改变他所有的计划与想法,留她在身边,自然有他自己的用处,等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自然会把她处理掉。

“我也希望我是想太多了。”南宫焱无所谓的耸耸肩,重重拍了几下冷连城的肩膀,欠身站了起来,双手叉于腰间,迈着大步走到一边欣赏着他精心栽植的兰花。

冷连城依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正翻着手上的一些资料,深邃的眼眸一目十行,瞬时很快便将一大叠资料全部过目。

这时,Mr.wan从外回来,神色有些不太对劲,他急急忙忙走到冷连城的身边,低下头在冷连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先走了。”冷连城欠身站了起来,不等南宫焱反应过来,他已经疾步离开了南宫焱的别墅,Mr.wan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钻进加长的劳斯莱斯轿车内,扬长而去。

南宫焱望着冷连城离去的背影,他心若有所思,走到一边拿起自己的手机,拨了一组号码……

很快,便有几道黑影闪进别墅内,其他下人全部都有条序的退了出去,瞬时别墅内的大门与窗全部被关闭……

古若晴在张一拉出去之时,发现窗台处多了一张纸条,她拿守纸条一看,发现上面写着让从后花园侧门出去,在对面的小山见面,此刻,她看着四周没人,爬窗而出,从二楼跳了下去,越过后花园,躲开那些正在巡逻的保镖,从侧门离开了别墅。

身上带伤,古若晴走得有些慢,不断的回头深怕被人发现,却没有料到自己这一次离开太顺利了,戒备森严的别墅,却让她轻而易举的离开。

越过草坪,走过那一段山路,古若晴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便来到了所指字的山处见面。

“你……安蓝?”古若晴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黄色披肩的卷发,一身艳红色的连衣裙,衬托出性感的身材,只是对方背对着她,古若晴没办法看清对方的长相,但直觉告诉她,这人的背影像极了安蓝。

古若晴紧张的迈着步伐走上前去,却停下了脚步,紧张的握着拳头,空气中弥漫着对方身上的香水味,这个绝对不是安蓝的气味。

“你是谁?”古若晴不明白这个人约她前来做什么,这时,对方缓缓转过身,却把古若晴吓着了。

她后退了几步,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地上的尖细石头剌疼了她的手掌心,本来上好药的掌心再度受伤。

对方是一个正经八百的男人,高挺的挺子,深邃的眼眸,性感的薄唇,左脸上却有一条明显的疤痕。只是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女性的裙子,还戴着假发,令古若晴百思不得其解。

“你到底是谁?约我来做什么?”古若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她欠身站了起来,连着后退了几步,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并不好惹。

现在越想越不太对劲,冷连城怎么会让她如此轻易离开?发现她的时候,他差点掐死她了,可是,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难道这又是一道陷阱?

男人迈着大步走上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挑着古若晴的下巴,她后退了一步与他保持着距离。

“别想着离开这里,如果你想要她们都死的话,大可以离去。”这时,男人拿出一些相片递到古若晴的面前,只见相片中居然是安蓝与碧雪的相片,她们被绳子困绑着,高高挂在半空,身上衣服不整,脸上还落到了伤痕。

“这,不可能的。”古若晴不敢相信,安蓝和碧雪的身手很不错,接手的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怎么可能会落到他们的手中?

“不可能?那要不要让人送来她们其中一人的手指?还是其他部位?”男人轻轻一笑,挑眉峰望着她,双后背于身后,身上浓郁的香水味让古若晴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你到底要干嘛?”古若晴沉声冷冷的问道,她紧紧的握着拳头,恨不得把这个人打倒,但她自问身上带伤的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不是她太小看自己,而是对方给予她危险的感觉太强烈了。

“留在他身边,我会联系你的。”男人低头在古若晴的耳边说着,古若晴瞪大眼睛莫名的看了他一眼,她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选择她。就连冷连城也莫名的带她回别墅,莫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要何去何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古若晴站在原地,可那个人早已离去,一个人立在风中,她本来就没有打算要逃走,只是她现在走,如果死的也仅是自己一个人,如今若是她离开,那么安蓝和碧雪都有危险……

这时,远处一辆轿车飞快行驶至她的身边,古若晴依然呆若木鸡,直到冷连城推门走下车,强行将古若晴拉进了他的轿车里。

“你要干嘛?你放开我。”古若晴的手腕处传来一阵阵疼痛,不满的瞪眼,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冷连城拉上车了,连忙推开车门,可车门却纹风不动,此刻,她变得有些惊慌。

“你给我闭嘴!老实点。”冷连城听到她拍打着车窗,他猛的转头,阴厉的吼道,声音在车内不断的回荡着。

正在拍打着车窗的古若晴被这突然其来的大吼着了,她本来惊慌的神情突然变得更加慌乱,心猛然跳动,身子突然往后退,撞到了一边的窗框边上,原本受伤的地方再一次撞红了一大片。

“你凶什么凶?我还没有告你绑架呢,现在你吼什么?”古若晴实在是委屈,莫名的被人绑架拐走,莫名的失身,现在还要被冷连城莫名出现大吼,她实在是受够了。

“你是不是想死?”几个字从冷连城从牙缝逸出,浑身散发出恶魔气息,大掌扣着她的手腕不放。

古若晴被冷连城吓着了,她定了定神,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面对着冷连城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我不怕你,你最好往这里掐。”她瞪大眼睛,拉着冷连城的大掌往她的脖子处,指着让他掐死她。

凡事她只吃软不吃硬,现在冷连城居然凶她?就连现在的她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才会导致她变成现在这样,还落在了冷连城的手中。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冷连城扯着她的头发,逼得她面对着他的阴狠,古若晴吃痛的呻吟了一声,他却揪着她更紧。

“我行事光明磊落,我不怕你。”古若晴一直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孩子,再加上她没有接触过外界的人,冷连城在她的眼里,也只是一个女人,与别人没有什么区别。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女人,冷连城强压下心中翻滚的怒火,脑海里闪过南宫焱所说的话,古若晴与林一山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眼中闪过莫名暧昧的光芒,他伸手扳过古若晴的后脑,便吻了下来。

“唔……”她不断的推打着冷连城,揪着他的头发,扯着他的衣服,修长的指甲深深的剌进了他皮肉内,却在瞬时她的纤手却被他轻而易举的扣住,反举到头顶之上。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540,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