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8-07 17:07热度:

连载「小说」《狼爸萌宝:爹地吃完请买单》在线免费阅读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526,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部分章节内容

“嗯。”仇狼伸手拿下黏在她嘴角的饭粒,不作考虑的将饭粒送进自己口中,另一只大掌快速抽起一张面纸,顺手替她擦拭唇角的油渍,宠溺刮了下她挺翘鼻尖:“以后就由我负责你的一日三餐。”

如此暧昧举动,令独自生活多年的严水晶僵硬如一尊石像,忘了该怎么回答……

处理完公仇事务跟明天谈判所需合约的严水晶,按下电话终止键,心情有些莫名的压抑,举止娴熟的替自己倒上一杯琥珀色泽的烈酒,缓步走到公寓的露天阳台上,身着过膝长睡衣的馨香身子慵懒斜倚在阳台栏杆上,柳眉微蹙。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怎么一种心境?严水晶无法给出答案,一双孤寂太久的星眸就这么遥望着缀满星星的无垠夜空,左耳上的红宝石像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孤寂,在这样的夜,隐隐散发出它不容小觑的红芒。

轻饮上一口烈酒,眼神不自觉染上了丝丝柔和,披垂肩头的长发迎着情,徐徐向后飞扬起来,看上去有着说不尽的飘逸。

“这么充满诱惑力的夜晚,一个人尝尽孤独,那可就是上帝最大的过错了。”一个低沉,却不失好听的嗓音,自她背后响起。

严水晶还没有戴起名为‘坚强’的面具,仇狼那深邃如幽泉般的邪魅幽暗绿眸,早已直直望进她眼底,令她无处闪躲,这样失控的情形,是她有生以来首次碰到。

端于手中的那杯琥珀色烈酒,一个心神不稳,居然不期然的传出‘啪……’一声脆响,就此宣告破碎。

为了逃开仇狼炙热多过于探究的视线,一张被夜空妆点空灵的娇颜,更是无所适从的低垂下来,再也不想看一眼凑近身前的仇狼,双手无措向前平伸开去,阻止来人的进一步靠近。

仇狼真是没想到,不靠任何人爬到严氏海外拓展投资部门总经理的女强人,也会有这般落寞的背影,只是不知道她的落寞,自己是否能帮的上忙?静静的站在她身后,只见她任由越发迷离起来的星眸望向无垠星空,自己则是痴痴的望着这样的她久久,深怕惊扰到她的凝望。

“很美,对吗?”仿似不再忽略仇狼的驻足,依旧没有回头的严水晶喃喃询问出声,那婉转清澈的嗓音,听得身后的他就要醉了。

仇狼也学严水晶的模样,斜倚在她旁边,倍感困惑的出声:“水晶喜欢这样的夜晚?”如果她这般喜欢,自己就天天来阳台陪她遥望星空,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惹她嫌恶?

“星星很美。”到哪里都一样美,因为有了这样美丽的星空,才能令她无论到何时,都仿佛能感受到一些家的静谧与温暖。

轻柔低喃中的严水晶不知道,自己此时遥望星空的眸光中,有着太多的渴望与悲伤……

“你怎么了?想起谁了吗?他同你一样喜欢看着满天星光?”仇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很不喜欢此刻柔声诉说着星星美丽的严水晶,好像一个不注意,眼前的佳人就会销声匿迹一般,从此让自己觉得她的出现,原来仅仅只是一场黄粱美梦。

眼,轻瞌着……

心,剧烈跳动着……

深深吸一口气,严水晶感觉她今夜仿似早已醉了……

一件普通运动外套轻轻的落在严水晶冰封多年的肩膀上,一个陡然回旋,红唇不小心刷过了仇狼性感、热烈的薄唇。

不仅严水晶为了这个无心之失而愣怔当场,就连身前的俊伟男人,都不自觉停住所有思考与动作,周身都变得僵硬起来,只有那一双盛满邪肆的幽暗绿眸,此时有了些许波动。

“你,别再靠近。”严水晶冷声喝止他进一步举动,以清冽嗓音下令:“别再想要探究别人的心事,对你没好处。”

仇狼听闻严水晶的沉声命令,温柔淡笑间再次将带有他体温的运动外套,披在她羸弱肩膀之上……

“下次再想看美丽星空,让我这个善解人意的男公关来陪你。”

“喂……起床,吃早餐……”‘哗’一声,掩盖严水晶美妙娇躯的薄毯被大力掀开,将她玲珑身材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仇狼眼中。

很赞,边想边用手指轻触起白皙肌肤,缓缓游移起来……

“说,你这是在干什么?”他这是在挑战她的忍耐极限,难道他不知道?

一把枪,就这么森冷的指着仇狼情不自禁靠过来的胸膛,早已自他撬开房门,潜入房中的第一时间就醒了,严水晶知道是他,不急着拆穿他,是想看看这个所谓的俱乐部男公关,到底想对一个沉睡中的恩客做些什么事。

谁知道他会这么大胆的掀开薄毯,还用毫不掩饰垂涎的眼神上上下下观察个遍,觉得这样实在不过瘾下,竟用他那修长、满是厚茧的指腹游移全身……

没有怜悯、没有虚伪、更没有嫌恶……

“水晶?你……怎么有枪?”仇狼俊颜不自觉紧绷,不顾手枪已经上了膛,就这么徒手上前抢夺。

察觉到仇狼意欲上前夺枪的举动,严水晶迅速一个翻身动作,希翼能阻止他的抢夺行为,谁知下一刻,枪已经悄然易主,安静躺在仇狼大掌中。

“仇狼,把枪还我。”眼见宫傲儿通过特殊渠道拿来给她防身的枪被仇狼抢走,严水晶迅速拉开架势扑向优雅端坐在床沿的他……

小擒拿手、空手道、柔道、外加武术?

真是没想到,眼前这位身材妖娆,穿着过膝睡衣的严水晶,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身手,要不是他训练有素,早就被她凌厉的攻势给拿下了,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跟她交手?

“仇狼,你到底是谁?”严水晶越往下打越心惊,所谓人不可貌相,眼前这个做得一手好菜的男公关,竟然能悠闲的接下她所有攻击招式。要是猜测不错的话,眼前的男人绝非池中之物,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精通如此种类繁多且复杂的武术招数。

“打赢我就告诉你。”

“好,走着瞧。”话毕,严水晶又是一个力道强劲的横扫向仇狼袭去,好,这可是他说的,那就别怪她不知道手下留情了,想到此,一个右手翻转动作,将他颖长身躯狠狠甩了出去,力道之大,趴伏在地毯之上的他过了许久,才颤巍巍直立起身躯。

仇狼理了理身上那件皱巴巴的T恤,邪肆望向一脸胜利神情的严水晶,居然在她的注视下,用力撕下接口裂开的T恤,将T恤碎片优雅丢在地上,令他那媲美国际名模的衣架子身材呈现在她眸底:“水晶,未来三个月,还请多多指教。”不顾她激赏且赞叹的视线停驻,朝她妖娆一笑,伸出右掌。

严水晶不置可否望了望眼前笑得好生邪肆的仇狼,伸出柔荑与之紧握,却不经意的被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给重重摔进了柔软的沙发中,未等她启口,仅着内裤的仇狼,早已将性感薄唇印上她的红唇……

“亲爱的水晶主人,喜欢这个吻吗?”仇狼边说边快速退开严水晶的身上,落落大方的往卧室房门步去,他得前往浴室冲个澡、换套衣服才行。

至于早已错愕当场的严水晶,呵呵……希望日后不要太无趣才是……

整个公寓里早已弥漫着浓醇咖啡与吐仇焦脆的香气,还有熬得入味的菜粥与精致腌渍小菜搭配,无论哪一样,不让人食指大动、口水直流。

起床就与仇狼激烈较量后的严水晶,来到厨房,看到满桌子爱吃的早餐,唇角扬起一抹甜蜜微笑,星眸醉人至极。

不仅是早餐,就连午餐仇狼也替严水晶准备的妥妥当当,因为严水晶不让他再将午餐送到公仇,严水晶只能每天改带他亲手炮制的爱心午餐,星眸偷偷瞥向还在厨房忙碌的男人,双颊不禁羞赧绯红。

仇狼真是越看越顺眼,尤其他那双充满魅惑的妖娆幽暗绿眸,无论走到哪里都将成为注目焦点,再加上他亦正亦邪的做派,俨然就是一个行动的桃树,情一吹,淡粉花瓣漫天飞舞。

“水晶?在想什么?怎么不吃?”仇狼脱下围裙,看她乍青还白的脸色,忧心的问:“是不是不舒服?”说着他伸出手,就要探探她额上温度。

“没……没有。”急忙避开,脸色还是不大好看:“我在等你一起吃。”

仇狼剑眉微挑,缓缓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深凝她一眼后,才坐下吃饭。

用餐时,两人都没说话,气氛尴尬的胶着,直到仇狼放下筷子,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刚才在厨房忙时,明明看见也脸上漾着甜蜜笑容,怎么一转眼,那张灿烂的小脸就垮了下来,双眸里迷人的光彩也变得黯淡无光。

“没有,我哪有什么心事?”严水晶埋头猛吃,虽然方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心口有些闷闷的,幸好没影响她的食欲。

“别说谎。”仇狼双手环胸,面上平静无波的看着她,语气虽然却夹杂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强硬。

严水晶放下碗筷,紧抿双唇,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轻声说:“也没什么事,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要知道,虽然相处不过两天,但仇狼真是待她极好,不只为她烹煮三餐,还帮她整理有务,她累了,他帮她按摩;她心情不好,他陪她说话;她开心,他陪她大笑。

这一切对他而言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当然,仿佛他天生就是要这么疼她,但对坚强独活太久的严水晶来说,心里虽甜,却也感到迷惑,他们不过是有着一夜之欢的陌生男女,就算现在住在一起,仇狼不算是她的朋友,当然更不是她的情人,那么,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严水晶突然间不希望仇狼对她的好,是外头所说的包养,虽然她很不愿意将彼此的关系想的如此不堪,但事实确实如此,仇狼说过,他做这行是因为缺钱,他身上真是身无分文,自然而然的,他要钱,她给钱。

“我对你好,需要理由吗?”听她这么问,仇狼黑眸闪过一抹情意。

“怎么会不需要?你和我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严水晶顿了顿,又说:“只不过是认识不到两天,最多称得上是熟悉的陌生人,你这样一古脑的对我好,我当然会困惑。”他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自己又没说错什么,只是陈述事实,他干么一副生气的模样?

仇狼危险半眯起幽暗绿眸,俊脸上无时无刻挂着的浅笑敛了起来,变得无比严肃认真:“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水晶,你是聪明人,相信你不会看不出来。”仇狼悄然站起身,朝她座位欺近,一手扶住她端坐的椅背,一手撑住大理石桌面的餐桌,将她困在双臂间,任由专属于他的邪肆男性气息窜入鼻息。

俊颜则危险的朝她一寸寸逼近,温热呼吸轻拂过她腮边,令她心跳不受控制的剧烈鼓动起来,他……到底想做什么?

仇狼凝望着她水灵清澈的星眸,默不作声,过了许久,就在她以为自己的心脏会在他的注视上跃出胸膛之际时,这才哑声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我享受跟你朝夕相对的时光。”

轰隆……严水晶闻言惊诧到瞪大眼,脑袋顿时一片乱轰轰,仇狼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就像那些一长串鞭炮,在她耳际炸响,更让她脑海中空白一片的,是紧随其后的温柔索吻,没错,他吻了她,感受双唇贴合着的轻软温度,严水晶呼吸一窒,忘了喘气,只是一味的瞪着那在她唇上轻点、摩挲的刚毅薄唇的主人。

察觉严水晶那瞪得有如铜玲大的双眸,仇狼嘴角一勾,轻啄她颈项后,在她唇畔低喃:“闭上眼。”只见她马上听话的闭上双眼,而且闭得死紧,不敢多看一分惹得她心跳两百、直要脑充血的俊眸,如此可爱模样,让仇狼轻笑出声,在她唇上轻啄一吻后,爱怜的抚着她的眸:“这么慷慨就义的模样,教我怎么吻得下去?”

严水晶忽地又睁开眼,双颊像火烧:“你……我……我又没叫你吻。”这男人真是得了便宜学卖乖,说吻就吻,完全不给她时间准备,搅得她一颗心像快心脏病发,怎么也静不下来。

看着她不排斥,反而还羞红双颊的模样,仇狼心头的不悦顿时烟消云散,温柔看着她轻声问:“水晶,你对我又是什么感觉?”

“咳,咳咳……我……那个我……”脸蛋更红了,严水晶早已羞得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她对他的感觉?呃……该怎么说?她的确被他吸引,也对他有好感,他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可能不动心?但是……

“水晶?”

“啊……”被仇狼突然催促声吓得一个前倾动作,光洁的额头就这么重重‘亲吻’上了身前大理石餐桌桌面,疼得她只觉眼前好多星星缭绕不散……

“喂……水晶……你怎么了?醒醒,快醒醒……”无论自己怎么唤她的名字,严水晶就这般晕厥当场,望着她此刻静谧且美丽的睡颜,仇狼低咒一声:“该死。”双臂将她抱到客厅沙发上,取来急救用的药箱,仔细为她包扎起来……

仇狼的眉头紧蹙,刚给严水晶额上涂上药水消肿,却见她所躺的沙发处,早已被鲜血染红,而她此刻,好像内出血般,汩汩向外流淌着鲜红液体,不消片刻,那张洁白的布艺沙发,彻底被她体内涌出的鲜血染红……

“严水晶……该死的你,到底怎么了?说话……”无论仇狼如何推拉,那晕厥过去的严水晶就好像死了一般,毫无生气的任由他摇晃跟怒吼。

原本红润的娇颜,此刻随着体内鲜血不停的往外横流而变得惨白,乍一看,很是吓人,仇狼束手无策,只能焦急的伫立于沙发旁,胡乱扒了下黑亮的发,一双非常深邃且森冷的眼眸,此刻早已盛满无措与担忧。

仔细检查过严水晶全身上下,除了额头的红肿,再无一处伤口,为此,仇狼退后两步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有些疲累的替自己点上一根烟,继续将若有所思的眼神凝住在她静谧小脸上,凝视着只有晕厥后才卸下坚强伪装的她,此刻睡得好像一个可爱的瓷娃娃一般,让他有种安心的错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重新蹙起了眉宇,起身犹豫一下,这才动手脱去俗气至极的套装西裤,旋即瞠目惊喘:“严水晶,你醒醒,你内出血了,我要马上让医生过来,你可千万别死。”

真是够了,先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子就内出血了呢?原以为只是普通的撞伤,谁知道会,会……

等,等等……

自己的双手检查到鲜血来源是她下身,那她此刻就不应该是内出血,而是女孩子每月一次的例假?

“轰……”俊颜瞬间变得绯红一片,仇狼厚实大掌颤抖不已的替她褪下套装西裤、褪下内裤……

落地窗外吹进客厅的徐徐微情,轻拂起严水晶调皮垂落于腮边、颈边的长发,温暖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折射到她酣睡安稳的脸庞……

舔了舔似乎有些干涸的唇,挪了挪极度柔软的羽毛枕,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准备大睡特睡之际,霎那间有股陌生的男性气息沁入她鼻息,令她倍感讶异,随后森冷着整张俊颜的仇狼,逐渐……逐渐在她睡梦中无限扩大,直到她再也无法无视下去的猛然跃起身子。

刚跃起身子,就感到一片无边无际的晕眩感向她袭来,先前所发生的一切,这才缓缓回到她空白一片的脑海之中,较量、早餐、对话、眩晕……对,她记得他一直在朝她无休止的欺近,可是晕倒后发生的一切,她真的记不清楚。

“该死的混蛋,居然乘人之危,啊……你……你对我做过什么?”严水晶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撤换,要不是有他在场,她一定会拉开上衣跟脱下睡衣看看内衣、裤是不是也被撤换个遍。

被醒来后的严水晶一把揪住衣领的仇狼,拖着疲累不堪的身躯醒来,只见仅过了一个上午的他,下巴处长出了浓密的胡渣,一副颓废萎靡的神态,舔了舔比她干涸许多倍的薄唇。

即使这样的他,也令严水晶觉得眼前的男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很吸引人,只是仇狼干什么一副要宰了她而后快的狠戾?自己又哪里得罪他了吗?

“这句话该是我问你才对吧?”累死他了,就这么帮她换洗了一整个上午,刚刚才睡着不到半个小时,就又被她的鬼叫声惊醒,她这是存心的吗?

老天……这男人身上居然有股颓废男人的好闻味道,似香水,又似香皂,但是无论哪种,都一样的使人觉得晕眩及迷人:“又是我?我怎么不记得哪里惹你生气了。”无论严水晶左想、右想,都想不出来啊。

仇狼被严水晶的回答气到怒极反笑,自牙缝中一字一字的挤出:“你说呢?”

很是不明白的严水晶慌张的四顾张望起来,最后猛然定住在身下被血染红大片的沙发上,只有在旁边的靠背处,依稀能看出这张高级布艺沙发的本来颜色是怎样的洁白无暇:“哇……这些是血染红的?”

“当然,请问水晶主人,今天是几号,而你的例假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仇狼铁定要被她的无辜模样给气死。

例假?这么私密的问题,亏他一个大男人问得出口,等等,先等等,今天是八号,以往的例假也是八号前后准时报道,难道……不会吧?难道这沙发上的斑驳血迹是……然后还这样好死不死的被身为男公关的仇狼给撞上了?

严水晶此际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不过那长而卷的睫毛在一阵轻微颤动后徐徐扬起,她自嘲的笑骂着自己的猪头,绯红一片的脸颊早已没有了先前的苍白:“那个,是你帮我处理的吗?”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526,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