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7-28 10:00热度:

完整版优质「长篇小说」《再嫁女人》在线免费阅读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491,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部分章节内容

孟红军出了房子,孟母叫他也把赵丽喊起来。他又到另一房间里,喊赵丽起来吃饭。

赵丽还在赌气,瓮声瓮气的:“不去。”

红军知道她的气还没消,女人的气不是那么容易消的,到底是夫妻,事情已经是如此了,他好声劝着。

赵丽还是不相让的说:“你把我说成婊子了,你看我气不气,真要是个婊子,我倒不生一点气了。”

孟红军只得劝着她:“我只说你有私生女,可没说婊子之类的,你要这样说,可就小题大做了。再说,夫妻吵架你何必放在心上,夫妻之间以和睦为先,都互相忍让一下。”

这一句得到了赵丽的响应,她知道自己的把柄被丈夫抓住,他也不是省油的灯,真要斗就是两败具伤。她听到丈夫求和,自己更有一个和睦相处的愿望。欢喜的说:“好吧,癞子麻子到了一块,我不说你的癞子,你也不说我麻子。”

孟红军认为这个比方打得好,就把它作为互不侵犯条约,希望双方都遵守下去。他欢喜的把她拖起来吃饭去。她还是肯定的说我不去。

他劝着父母搞的饭还是要去呷,不去呷,父母倒有一个看法了,再一争吵起来,说父母搞的饭她拢都不拢来。

这几句话起了效应,赵丽伸出双手,红军把她扯起来:“这个家你不对我好,我就无法住下去了。我现在是孤军奋战,也是我肚子不争气,争气的话生一个儿子,我就要横扫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红军被她说得嗤的一声笑起来:“那你肚子争回气,争取做无敌将军。”

说得赵丽的气又上来了,她想起了她偷听到的事,说:“这不是我一个人能争起的事,一个人能争得起,我多时就争起来了。她现在有一肚子的崽生,没男人来配合也是无用的。”

倒说得孟红军脸无底色,孟红军只得双手合十的求着要她呷饭去。

孟红军知道,他们孟家的这场战争,已经明显的分出胜负了。他在心里说,完全是输在他妈的手里了,不是他妈又何至如此呢。

孟家的矛盾像是暂时解决了,而另一边的修配厂,几个人忙碌了一天,张大海愣子小燕华妮吃过晚饭就逛街去了,修配厂只有方敏乐趣和刘妈并没消停下来。

刘妈还在跟乐梦乐方洗澡,方敏在给军军洗澡,乐趣抱着乐圆,给小孩洗完澡后再自己洗。

各自洗完澡,刘妈一手牵一个到街上逛街去了。这条街道离大街远就很清静,虽然听到火车的呜笛声,那都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方敏和乐趣一个抱一个,在修配厂的空地里坐着聊天。

说起今天的事情,乐趣聊起孟红军是一个忘眼畜生,在农场的时候,他开拖拉机,他修拖拉机,那关系觉得很密切,到还真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性格。

方敏苦笑着:“这也怪我自己鬼迷心窍,当时看上了他长得好,才与他结婚。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在一块也好几年了,都难以测出他的花心来。”方敏一开始对孟红军是恨的,咬牙切齿,只要把他煮熟,不放盐也吃得他完。

可是现在,她觉得生这个男人的气,就证明自己还喜欢他,惦记着他,所以她要将他给忘了,带着孩子好好的生活着,把儿子女儿培养成人,更希望儿子不要像孟红军那样。只希望儿子长大后跟着乐趣修车,在他心里树起一个本本分分,勤劳肯做的形象。

乐趣也耿直的说:“现在看清也不晚。不过我一直好奇着,你当时是怎么下放到农场的?”他觉得方敏长得好看,家世又好,根本不需要到农场那种地方去。那时候他也听别人说起,不过版本挺多的。

方敏说这一切是她大师兄所引起的,她大师兄是剧团的团长,是个有家室的人,对她缠绵不休,有时非礼,为了摆脱他,只好辞职去了农场,一看孟红军这后生也不错,她要先扯结婚证再结婚,当天就去扯结婚证,谁也没有想到民政的都去开会了,也是年青不懂事,那天回来就同居了,闹新房闹到半夜。

乐趣憨憨的说:“我听说乐梦就是你们结婚那天捡到的?”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在新房听到婴儿的哭声,把这个大的捡回来了。只是没想到,第二次去扯结婚证,孟红军抱着大的,到总场时去解手,一个妇女说她也到厕所去解手,要我跟她抱一下,我就真的抱了,谁知这一抱。”方敏苦笑着:“就沾上了手,那妇女竟跑了。派出所做工作就把她带下来,我本以为只要我和孟红军努力工作,就能养活这三个孩子,只是没想到会闹这么一出。我现在连家都不敢回,就是怕父母担心。”

乐趣夸奖她有志气,又有些不忍的说:“你不会仍下你年迈的你父母不管吧。”

方敏斥了他一眼:“那当然,我怎么不可能认我爸妈。”声音嘶哑的说:“只有自己在带儿带女,才知父母的恩情。”

乐趣说:“那你有时间还是回家去看看父母吧。”

方敏点点头:“待这里情况好转,回家后好让父母放心。”

乐趣认为现在情况的好转了,修配厂走上了正规:“你有了工作,而且还是修配厂的会计,生意又渐渐好起来,工资也一定高起来,说不定还要发奖金呢。”

方敏建议修配厂也要有一定的公积金,用于再生产,或者说把厂房修好扩大啊,这都是要笔资金的。乐趣认为这个建议提得好,这也是作长远的计划。

方敏笑着说:“你是这厂的厂长,一切你说了算。”

乐趣听了开玩笔的说:“我是厂长啊,我当这样大的官我怎么不知道,我提升你为会计,不是你封给我的吧。”

虽然大家一致说过他当老板,可是这厂子可不是他一个人在出力,所以他也从没有当过一回事,不过只要大家一起挣钱,和和睦睦的,是不是厂子真无所谓。

方敏知道乐趣是在一玩笑,不过还是认真的说:“这是一个厂,就有厂长,能扛大梁的就是厂长,你是这里的师傅,当然就是厂长,全厂的职工虽然只有几个,这个厂的命脉就全抓在你的手里。当然是你说了算,这个厂办得兴衰,也就在于你了。全厂的命脉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抓了,这四个小孩的命运也在你手里。如果厂垮了,我和几个小孩又去投靠何人。”

“这你应该放心,生意越做越开,也越来越好,只要我们内部团结,特别是你管账目的。”乐趣听了,也觉得自己的责任挺大,他其实也没想到自己会当了这里的头目,他以为这里为主的是张大海。只是张大海和年愣子喊他师傅而已,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不轻,既然自己当了厂长,就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这个厂赚了钱就要有更大的想法,朝更深处作想。这只是他的心里想法,他没有说出来。

“这个你放心,我始终是你的好伙伴。没有你的同意,我不会乱发一分钱。就是大海和愣子支钱,我也根据他的情况支,我们一定能越过越好。”方敏见她如此欢喜,心里也在想着:等到以后赚了大钱,甚至可以办一个车行,找国家贷款,不过这也只是梦想,先得把这个厂子办兴旺。

金磷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乐趣不记得这是谁写的诗词。而这句话,他觉得可以用在方敏身上。

与方敏这几个月来的交道,他认为方敏非池中之物。他在心里比较过,孟红军根本配方敏不上,开拖拉机的,出了一点小故障都不知修理的人,是一个志大才疏的人,加上他心高气傲,就是给他一件事,他也做不好。他倒抛弃了方敏,害得她一落千丈,这样的男人是所有男人的耻辱。

乐趣其实也很喜欢方敏,只是他不敢开口的是,他有个朋友翠竹。虽说翠竹出外打工,一直杳无音讯,而且他也看得上,翠竹家条件越来越好了,翠竹爸历来就嫌弃他家穷,一直是他在中间阻隔。

只是,他毕竟有一位这样的朋友,内心里十分仰慕她这个有能力的女子,不敢将自己的情谊表露出来。

天完全黑下来,繁星闪耀,明天一定又是一个大热天,刘妈牵着乐梦乐方来了。站在方敏的身边,乐圆和军军沉睡在乐趣和方敏的怀抱里。方敏说:“乐梦,乐方,你们睡去吧。你的衣穿得不多,晚上的温差大,怕着凉。”

乐梦在恳求的说:“妈,我们还玩一会。”

刘妈想方敏和乐趣单独说说话,催促:“睡去,娭毑也睡去。”刘妈伸手牵着乐梦,乐梦无奈的走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也打算去睡。

乐趣的房间就在方敏房间的隔壁,他抱着乐圆回到自己的房里,也哼着睡眠曲,慢慢的放到床上,小家伙并没醒来,他也慢慢的在小家伙的身边躺下。

一天的忙碌,一下子就让他进入梦乡。

这时正是方敏过来抱乐圆的时候,方敏不想喊醒乐趣的美梦,抱起睡得正香的乐圆就走了。

乐趣醒过来时不见了乐圆,他的心里一惊,孩子不见了,他怕乐圆滚到床铺下了,按亮灯发现没人。想着应该是方敏抱走了,他想到方敏房里去看看,去了又是孤男寡女的,那实在尴尬。

责任胜过尴尬。

他只得来到方敏的房门边,门没关,他伸手在开关处按亮灯时,方敏醒来坐起来。

乐趣看着她只穿着一件无袖睡衫,醒来的时候,脸上还有着酡红,很是可爱。心顿时就咚咚的跳起来了,想阻止却发现心越跳越快,全身的血也似乎集中到了脸上,红通通的,几乎紧张得身子颤动起来。

乐趣一见床上有两个小孩,他也再不敢向前走一步。速脚打转,就像逃避温神那样。

方敏温柔的说:“我去抱乐圆时你睡着了,见你白天太累了一点,我没惊动你就抱过来了。”

“你也累了一天,睡吧。”他心跳得语塞了,到房门说完,出房门后再把门带关。

方敏望着走了的乐趣,她的心喜得跳起来,她知道乐趣的心里有她,没有她,他的心里没有这么紧张,他在乎她才有这样的紧张感。

刘妈带着乐梦乐方就睡在方敏另一边的隔壁,她听到方敏的房门响了,房里又亮起了灯,还有乐趣的声音。

她心里欢喜极了,想着他终于到她房里去,这是修配厂的喜事,也是方敏的终身大事。又听到乐趣关门的声音和说话的声音:“你也累了一天,睡吧。”

听乐趣的脚步声走了,她欢喜得再也睡不着了,想到方敏的房里去问一声,她又觉得太尴尬了。

对睡熟了的乐梦与乐方说:“孩子啊,你妈妈给你们找到了一个好爸爸,你们的生活稳定了。”

乐趣回到房里,心情才平静一点,他想要心情平静下,便在胸脯上轻轻的揉着,他觉得还是一样,便躺下睡了。

心里责怪自己,我见了她为么子样紧张,这样的情况坐在那里和她说几句话,谈厂里的事也要谈几句。这样不和谐些吗,我就怎么这样没有出息呢,天天遇着的人还这样见着了皇上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他无意中叹了一声,再一是这样情,一定要坐在那说一会话。

他在心里练习着:“你醒了。”她肯定的会说:坐一会。

乐趣边在脑海中练习着话语,边做着动作的坐下来,然后又想着怎样说第二句话?

然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懊恼着自己的嘴笨,居然连这样的话都不会说,白活了二十八年。

而就在乐趣在懊恼的时候,方敏微笑着抱着乐圆来了,他心中一阵激动,有些结巴的说:“坐……坐啊。”

方敏真的坐下来,乐圆伸开两手要他抱,嘴里还“爸爸”的喊着。

方敏递给他:“他喊你爸爸,你可要尽到一个爸爸的责任。”

“你放心吧,我会的,我会待他如己出的。在接乐圆时他的手触到了方敏的手,一惊的醒来了,发现这是个梦,让他不自觉的憨笑了出来。

这边感情朦胧着,那边孟家,此时赵丽和孟红军躺在床上闲聊。

赵丽早就想问那次的车祸,丈夫还能不能治愈得好。

孟红军一口否认:“你别听他们瞎说,自从离开方敏后,估计他们同方敏一样的心情,巴不得我们当场就打起,天天吵他们就开心了,所以你别中他们的诡计。”

他也想通了,妻子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婚都结了,难不在又去离?

反正她也不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自己不是她的和一个男人,都公平了。而且女人嘛,关了灯,都是一个样。现在他所想的还是,让

赵丽也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我也不是为了别的,我只是觉得,夫妻之间不该相瞒着,要是夫妻之间都一直遮掩和隐瞒着,那日子怎么能过得下去?而且你这病,你也不用在意,只要能治得好,那些刺激的话又何必认真。”

“我哪来的病?”孟红军看着妻子,想着估计是今天下午自己和父母说的那些话她听到了。但这件事情,绝不可能承认。

赵丽本就是这种泼辣中透着你弱我更强,你强我便弱的性子。听了他所说的,有些忍耐不住的质问:“你要把这事隐瞒到么子时候?我们结婚年把时间了,我还没怀孕,这是谁的过。”

孟红军一时语塞的没有回答她,她瞪眼盯着他,几乎是得寸进尺的问:“你说我偷人,你又让我偷一个看怀不怀孕。”

其实,赵丽说完这话,就有些后悔了,毕竟是夫妻了,说这话太伤人了,估计没一个男人能受得了,但,她这话又是一句试探,她想看看丈夫的底线在哪里?性子到底软到什么程度,这样也好知道自己以后能任性到什么程度。

夫妻间就是如此,总是在磨合,彼此试探着各自的底线,好知道以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孟红军听到妻子如此,说:“怎么,一个男人都满足不了你,还想着重操旧业?”

赵丽一听,在他胸口捶了一拳,骂着:“孟红军,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重操旧业?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呢?”

孟红军也不甘示弱的说:“你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别以为你是什么清白的好女人,你要是你那对女儿怎么来的?”

赵丽听了,脸一阵红一阵白,一把将他推开,差点把他推下床:“孟红军,你是想翻旧帐是吧?那好啊,你要翻旧帐,那我们就来好好的算算,你与方敏的事,我有女儿这还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可是你与方敏可是连儿子都有了,你又怎么说?”

孟红军上床,看着她硬着脖子:“这与方敏好的事情,你我都知道,要不是我妈硬逼我,我不会抛弃他们的。”

赵丽冷笑:“拉倒吧,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你当年之所以一开始拒绝妈,是因为你确实舍不得方敏,可是最后你同意了,是因为你肯定想过,方敏反正被你玩了,别的女人也让你心动。”

“怎么可能,我不是那样的男人,当年我妈以死相逼。但是赵丽,你一定要翻这些帐么?真要翻,那我们一件一件的算……”孟红军从床上半坐起来,被说的有些恼羞成怒,但他心里确实如此想过。

赵丽与方敏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人,赵丽也许没有方敏长得好看,但胜在会打扮,而且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一种风情,而且性子更加的开朗,而且还是自己的表妹,从小一起长大,他想着性子都熟悉,以后在一起肯定要更舒服一些。

只是哪里知道,她居然是这样女性扬花,而且强王霸王又泼辣不讲理的性子,现在他是肠子都悔青了。

“行啊,你要一件一件的算,那就算了,看我有什么能让你说的。孟红军,你扪心自问,我嫁给你以后,我又虐待过公婆吗?你光就听别人说我生过一对双胞胎,就一直纠结着这件事情。既然你能拿着不放,为什么不能让我说说方敏与你那儿子?”

“我没说你那对双胞胎,是你自己挑起来的。行啦,以后我们各退一步,你不说我的,我不说你的事情好吧。”他怕父母听到他们在吵,所以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赵丽看着他这模样,脸上不显,但心里却有着得意,这男人的性子她完全可以拿捏的住。所以她以高傲的姿态说:“我的是他们污蔑我,而你的却是实事,而且你连那病也瞒着我,吃亏的是我。”

孟红军听到她又提起自己以前受伤的事情,再也忍耐不住叫着:“你怎么老拿着这件事情来扯,我没病,我有没有病,你天天跟她我在一起,你怎么老是念叨着。你说别人污蔑你,让你心里不舒服,怎么别人污蔑我的事情你却不相信?”

赵丽一听他吼,也不高兴的道:“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你的声音不比我的小,都这么晚了,就不能闭上嘴睡觉么?夜惊,夜惊,你这样的声音,是不是要让左邻右舍的都知道?”孟红军虽这样说,可是声音到是小了不少,而且也有些示弱的样子。

赵丽也知道见好就收,夫妻俩躺下睡觉。一会儿,赵丽躺在那里,小声的问:“还生气呢?”

孟红军心中有火,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妻子,只得道:“睡吧。”

赵丽的手搭在了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打着圈,让孟红军心中那些火顿消,转移了地方,然后一把压在她身上。

父母房里,他们也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孟母在唠叨:“他们又吵起来了。”

孟父说:“你不认为习以为常了吗,这还有么子稀奇的。”

“他们吵开了就没事了。”

孟母的话刚说完,然后就听到儿子房间传来的异样,都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顿时一阵静默,好半响道:“年轻人的性子急,这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他们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了,也就安心睡了。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491,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