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7-25 14:29热度:

此生与你 不过嫁娶,好书【此生与你,不过嫁娶】在线阅读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477,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简介:说好的携手共度一生,却被情债逼的想要了此残生!一场婚姻,在你眼中不过也仅仅只是游戏?

两小时后。

林楚终于画完了。兴冲冲地跑向顾缘生,“你真是一个专业的模特!怎么可以一动不动

那么久!真是辛苦你了!太感谢了!”

“没事,还好。”顾缘生强撑着僵硬的身体,笑着说道,但还是忍不住的抖了抖腿。

林楚看到了顾缘生的动作,更是有些愧疚起来。“同学,让你这样真是辛苦了,我请你

吃一餐饭作为报答可以吗?你不要拒绝我不然我很愧疚的。可以吗?”眼巴巴地看着他。

顾缘生倒是有点为难。“额,那好吧。”

“那留个联系方式吧!今天晚些我可能还有些急事要去处理。约在另一天可以吗?我叫

林楚,是艺术班的美术生。很高兴认识你。”伸出了右手,标准的笑容挂在林楚的脸上。

顾缘生点点头。伸出右手握住了她的手。很小。很暖。

“你好,我是工商管理系的顾缘生,很高兴认识你。”

“顾缘生”林楚一字一顿重复了顾缘生。

“嗯。”顾缘生温婉的笑着。

“我记住你啦,顾缘生。把你电话输入一下吧,我好联系你。”说着边拿出手机递给顾

缘生。

顾缘生迅速的输入好号码还给了林楚。看着她小巧的手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下,抬起头对

上顾缘生。

“那我…先走了把作业交给老师了”双手握住手机,垫了垫脚。

“嗯。”

“谢谢。”快速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顾缘生听没听清,自顾自的低头跑掉收拾好画板就

溜了。

顾缘生看着渐渐离去的背影,嘴里幽幽地说出了“林楚”。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顾缘生是在几天之后才收到林楚的消息。

手机突然震动,显示收到一条消息,本以为又是一些垃圾短信,有些不耐烦的点开。

“嘿,顾缘生同学,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答谢你。顺道,和你商量个事憋!

(微笑)”

顾缘生笑了笑。倒不是先回复她的消息。而是先把她的号码保存在了手机里。

过了五分钟。在键盘上打了几个字。

“时间、地点”

随后又删除掉。

林楚有些不安,手指敲着桌子。过了几分钟。

“叮咚”

屏幕亮起,显示了一条短信。

“那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吧,晚上我都有空。”

林楚高兴地说了句:“yes!”

想了想,立即回复到“好的,今晚八点在学校大门见吧!”

两个面对着手机都笑了起来。

离着八点越来越近,两个不安的心更是让他们有些手忙脚乱。

林楚化了淡妆,姣好的面容,再加上束腰修身的裙子很完美的衬出了身材。修长的大白

腿,还配上了高跟鞋,完美的黄金比例。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她一眼。

林楚自信的走向了大门。

与约定好的八点,林楚迟到了十几分钟。远远地就看到了顾缘生在大门等着。

他还是一身白衬衫,身板直直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很高大,很有让人依靠的感觉。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林楚双手拎着包包,低了低头。

“没事,我也刚到不久,我也迟到了。”

林楚抬起头,近看了顾缘生,他今天有打理头发,更有精神,阳光帅气了许多。

不由自主的又低下了头。

顾缘生低头看着点着头的林楚,“我们…要去哪?”

头顶传来的声音,林楚有些凌乱了。

“哦哦,走,我带你去。”说着,就往前走去。

两人去的是一家普通的餐馆。

因为林楚打听了顾缘生。但了解到的信息并不多,大概知道他的家庭并不好。他是个穷

人家的孩子但为人很有骨气。平时生活很节俭,成绩优异,众多女生爱慕的对象,曾经有过

一个女朋友,不知怎么分手了。

林楚心里暗暗的看着顾缘生的反应。看他的样子是接受这家店的。

两人的用餐很愉快。

两人并排走在校园里,俊男靓女很是惹眼。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这样的举动倒

是让两人有些小小的尴尬。走过的一路都很沉默。

两人就这样漫步走着。

“那个…”林楚刚说出两个字,顾缘生也在这时说出了话“你是…”

异口同声“你先说吧!”

林楚紧接着摆摆手说:“你说吧,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顾缘生想了会儿,转头看向林楚“你是我们是市里林氏集团林少锋的女儿?”

林楚没想到他会问自己的身世,愣了愣“嗯”。

想起什么又补充道:“但我不像那些富家女一样的。我会省钱的。”

顾缘生有些想笑,但忍住了“嗯,好的。”

顾缘生想了下林氏集团在市内算是第二有名声的公司。林少锋为人的信誉也是被人称赞。

“家教很好,你爸爸很优秀,你也很优秀。”

林楚听这突如其来的夸赞,脸颊顿时红了起来。“谢谢。你也很厉害,很优秀。”

眼看快要到女生宿舍了,林楚却有些不开心了。

突然抬起头,对着顾缘生说:“我突然好想看樱花,你陪我去好不好?”

顾缘生看着眼前的人,笑道:“好啊。”

林楚拉着顾缘生就跑向了那棵樱花树。

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天黑了,什么也看不清了。远处的灯光迷迷糊糊的,只能大概辨认出一些树枝,躯干。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清香。闻着很是舒服。两人没有那么拘谨了。

顾缘生侧头看着林楚。

此时的林楚她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樱花的美丽。顾缘生看不太清她的

模样。

正是这种模糊更有种美感。

 

风不小心帮衬了。将这短暂花期的樱花在空中吹散了。顿时花瓣纷纷扬扬往下落。

落在了头上,肩上,裙摆上。

顾缘生抬起手要帮林楚拿掉花瓣,正巧林楚睁了双眼。

四目相视。

林楚率先说了“你帮我拿下吧,我看不到。”

林楚看着顾缘生细心地为她拿掉花瓣的样子,不由得加快了心跳。

对着顾缘生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可以约你吃饭吗?”

顾缘生停住了手,对上林楚的眼睛,摸了摸她的头“傻瓜,能不给我机会先说出口。要

约也是我约你。”

顾缘生说完这话,林楚心里有底了,很明了的意思了。

林楚和顾缘生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但那层纸,都没有捅破。

林楚开始带着顾缘生介绍给她的朋友。

林楚是富家女,所认识的朋友非富即贵。

当林楚向大家作介绍的时候,不少人一听不是什么有钱的人,顿时没了了解的兴趣。其

中一个叫秋秋的女孩在顾缘生去厕所的空档,拉了拉林楚。

林楚疑惑的看向她,“怎么了?”

秋秋靠近耳旁对她说:“这穷小子,你看上了?”眼睛还看向了厕所的方向。

林楚开心的反问,“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不错?”

秋秋举起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摇摇头:“长得不赖,但长这样的通常都是些小白脸,

吃软饭的,小心他是来骗你钱的。”

林楚就不高兴了。

站起身来,大声说道:“秋秋,我当你是好朋友,可你也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吧。”说

完,拿起包包,看见刚出厕所的顾缘生拉着他就往外走。

顾缘生莫名其妙就被带走了。

走到停车场,林楚停了下,放下了顾缘生的手,又继续闷闷地往前走。

顾缘生轻脚一步走向前,拉住林楚向后一转,面向自己。双手强行抬起林楚的头。

只见她赌气的嘟了嘴,用着无奈的眼神看着自己。

顾缘生捏了捏林楚的婴儿肥,“怎么了?我刚去上厕所,谁欺负你了?”

林楚有些支支吾吾的“我一朋友。她,说话太过分了。”

顾缘生又依着刚才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怎么了?”

林楚快速的说了出来:“她说你是吃软饭的,和我做朋友是图谋不轨。”

顾缘生笑了笑,“就因为这个你生气了?”

林楚低声“嗯”了一声。

顾缘生摸了摸她的头,“每个人都不可能喜欢我的,会有喜欢就会有讨厌。”

林楚抬起头,对上他“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只有接触了,了解了的人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认为我是她说的

那样的人吗?”顾缘生看着她。

林楚摇了摇头。

顾缘生双手搭住林楚的双肩,眼睛定定的看着她,“那就对啦。我是和你深交,不是他

们,他们对我的评价对我有什么影响呢?对于我来说,重要的是你对我的评价。”

林楚点了点头,立即说道:“我觉得你是个非常好的人。很喜欢你。”说完,抱住了顾缘

生。把头埋在顾缘生的胸前,深吸了口气,鼻息里满满的都是顾缘生的味道。

那种味道像是午后的一缕阳光照在了自己的身上,带来了所特有一种温暖。

顾缘生被这突然的亲密拥抱有些愣住了。随后,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林楚的背后。

两人保持了好一会儿。林楚松开了顾缘生。

顾缘生向林楚问了句,“你还想去哪吗?”

林楚抬起手绾了绾头发,摇了摇头,“不去了。”

“那我送你回家吧。”顾缘生柔声的说道。

“好。”

一阵手机的震动声响了起来。

顾缘生拿出手机,对林楚说:“不好意思,先接个电话。”

“嗯。”

“喂,你好!”

“喂,您好这里是新源市第一人民医院,想问您是李凤的儿子顾缘生吗?”

顾缘生听到自己母亲的名字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是的,我是,她怎么了?”

“她突然发病晕倒在地上,现被送到我院进行医疗救治。想请你带好相关东西,来我院

进行相关的登记与缴费。”

“好的,我现在就赶过去。病房在哪?”

林楚听到病房两字,不由得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

“7008号房。”

顾缘生道了声谢谢,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对着林楚说道:“抱歉,我突发急事,不能

送你了,你自己回去吧。”

“发生了什么?”林楚反问道。

“我妈妈被送进医院里了。”

“哪家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

林楚拉着顾缘生赶紧走向车前,“赶紧上车,我们快走吧!我送你去医院,这样更快一

些。”

说完,已经绕了车头,坐上了驾驶座。

看着还在车下站着的顾缘生,忍不住摇下车窗,催促道:“快上车呀!”

顾缘生犹豫了一下,便坐了上去。“麻烦了。”

“我们还客气什么。”自顾自的看着前方熟练地开车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达了医院。

顾缘生推开了7008号房,好几个病人在里面,眼睛一扫,就看到了在最里面的床位上

躺着的人。慢慢的向前走去。

躺在病床上的人正是李凤——自己的母亲。

常年被疾病缠身的她,瘦骨嶙峋的。静静地躺在床上,床边的心电监护器上的心电图按

着频率,滴,滴,滴…图线拖拉着长长的身子在屏幕上跳跃着。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憔悴的脸上还被着氧气罩盖住了。

顾缘生慢慢走近,站在床边,缓缓的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抚摸了李凤的额头。左手握住

了李凤冰凉的右手,贴住自己的左脸。

林楚看着这样的顾缘生心里也难受起来,往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走出了病房…

顾缘生就这样静静的陪在李凤的身旁过了两个小时,才出了病房。

合上门时,侧头看到门旁座椅上有一个人。

林楚。她还没回去?

林楚这时候已经困得不行,坐在座椅上低着头,睡着了。

顾缘生半蹲下身子,看着林楚瞌睡的模样,心里有一股暖流涌了出来。抱起林楚往病房

里的一张空床轻轻放了上去。看着睡着的林楚,顾缘生微微叹了口气。

一个人走出了病房…

走在前台。“你好,我想问下,7008房的李凤,费用是多少?”

“稍等,我帮你查看一下。”

“你好,先生。李凤的费用已经缴清了。”

顾缘生整个人楞了一下。

“你还记得是谁交的钱吗?”顾缘生追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是值晚餐的,没收这个票单。”

顾缘生低头下来。

这时,一个女声响了起来“这个好像是我收的,是个女生,挺漂亮的。没记错!刷卡的!

好大方的样子。”

顾缘生点了点头,“谢谢!”

心里有了定数。脑海里渐渐浮现出林楚睡着的样子。

林楚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有些迷惑,但顿时明白了就捂着被子笑了起来。这

时顾缘生拎着早餐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林楚笑着说道:“你醒啦?起来吃早餐吧!”

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打开好袋子,拉了身旁的椅子,看了一眼林楚,发现她还在床上坐着,“快下来吧,趁热吃。”顿了顿,“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了我们平常吃的早餐,

不喜欢你也凑合着吃吧,不要饿着肚子。”

乖巧的“嗯。”了一声,林楚便从床上下来了。

“哇,这些我都挺喜欢吃的。”说着,就顺手拿了一节油条就往嘴里送,口里含糊不清

的说着“好吃!”

顾缘生笑了笑她这副模样,“喜欢就好。那就再多吃一些!”

说完,就用手拿起给林楚。她刚想张嘴,突然又捂住了嘴,瞪大了双眼。

顾缘生被林楚的这一突然的反应很是疑惑,“怎么了?”

林楚双手挡住自己的口,哭丧着脸说道:“我没刷牙…”

顾缘生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还以为怎么了!没关系的!”

林楚拨浪鼓似的摇摇头。继续捂着嘴说:“不行!”

顾缘生突然正经起来,“其实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楚疑惑的看着顾缘生,“什么秘密?”

顾缘生站在那看了林楚一分钟,突然靠近林楚的耳边,先是一个呼出的气息,吹得林楚

有些痒痒的,接着听到顾缘生压着低低的磁性嗓音说:“其实,我也没有刷牙!”

林楚忍不住笑了出来。踮起脚尖,对着顾缘生的耳朵小声的说:“那我也不刷了!”

林楚和顾缘生对视而笑。

之后,林楚一直都是有空就过来陪陪李凤,看看电视,看看书,顺带多看看顾缘生。

直到出院。

出院那天,顾缘生发消息给林楚让她不来了,晚上想约她见一面,有件事想和她说。

林楚看着手机的消息看了半天,会是什么事情呢?熬了一天,终于到了晚上。

两人约在一家随性简约的咖啡厅里。

林楚按时到达的时候已经看到顾缘生早已坐在那里等候。

顾缘生穿的很随性,倚靠座椅,透过落地窗望着远处,脚下是嬉嬉闹闹的夜市,头上是

闪着几颗星星的夜空。

林楚笑着走过去,“你来早咯!”

顾缘生回过神来,微笑着说:“你来啦!喝些什么吗?”

招了招手。

林楚想了一会儿,“果汁吧!”

顾缘生也点了果汁。

“两杯果汁,谢谢。”

“请稍等。”服务员记下就离开了。

林楚好奇地问道:“你今晚是要和我说什么?”

顾缘生想了想,犹豫的说道:“我妈妈的医药费是你付的吧?”

林楚楞了一下,“嗯。我只是….”

没等林楚说完,顾缘生继续说:“谢谢你,这笔费用我会还给你的。”

林楚摆摆手,“你不用急着还给也我可以的。你现在需要就先用着,等你以后有钱了再

还给我也可以的。”

顾缘生点了点头,低声“嗯”了一声。

过了会儿,果汁上来了…

两人沉默着,不知说些什么。

林楚有点心不在焉的喝着。突然小声嘟囔着:“其实不用分的那么清的,我没想让你还…”

顾缘生听的不清楚,“楚楚,你刚说什么?”

林楚听到顾缘生叫她…什么?!楚楚!!!

不小心呛住了,手慌乱的捂住了口,却不小心弄倒了桌上的果汁,倒在自己的前胸。林

楚慌忙站起了身,拍掉流到衣服上的果汁。

顾缘生看到迅速抽了桌上的纸巾,向前帮忙擦拭。

林楚穿的是有些薄纱的是裙衫,微微可以看到她的事业线,湿了之后,紧贴着,更清楚,

更诱惑。

顾缘生边擦着,脸上忍不住的红了。林楚看着顾缘生有些害羞的样子,忍不住双手勾住

顾缘生的脖子,踮起脚尖,亲吻顾缘生。

顾缘生感觉嘴唇上一阵清凉,对方吮吸自己的双唇,闭着的牙齿被对方探进的舌头慢慢

撬开,在口里转了一圈,挑逗自己。又缩了回去,留下丝滑的感觉。

顾缘生用左手立即搂住林楚的细腰,拉向他,紧紧贴着。右手包住林楚的后脑勺,深情

的吻住林楚。

两人就在店里长吻了起来。

最后,林楚透不过气的推开了顾缘生,脸上有些蕴红。

抬起头看着顾缘生,正好,顾缘生也低头看着她。

林楚突然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

“顾缘生,我喜欢你。”林楚对着顾缘生清晰的说道。

“嗯。”顾缘生就抱着她,回复着。

“我喜欢你。”林楚又大声的再次重复。

“嗯。”

“做我男朋友好不好?”林楚两眼放光的看着他。

“嗯。”这次稍微比前两次更大声了一些。

林楚高兴的抱紧了顾缘生。

他是她的了!

林楚高兴的一晚上睡不着…抱着抱枕偷笑了一晚。

林楚做了顾缘生的女朋友之后,更是花一大笔钱给李凤,因为她还需要药物治疗。顾缘

生每次都和林楚说不用这样做,可林楚总会笑脸说道,我在孝顺我未来的婆婆,不可以吗?

说的顾缘生有点不知怎么说她。

顾缘生和林楚的爱情很是令朋友羡慕,他们真的很恩爱。顾缘生很宠林楚,而林楚,也

很愿意为顾缘生花钱。

两人在一起了三年。

正当每个人都以为他们即将修成正果,准备结婚。

可人生总是处处充满了意外。

一天,林楚急冲冲的去找顾缘生,哭红的眼睛,鼻子,看着就令人心疼。

林楚一看到顾缘生就抱了上去,大哭了起来“缘生…”

顾缘生抱住她,“发生什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一脸担忧的看着林楚,为她抹去泪水。

林楚抽噎地说道:“我家…出事了!”

顾缘生看着林楚慌乱而有些崩溃的样子,神情冷静,沉着的看着林楚说道:

“先别急,你先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楚缓了口气,睁着哭红的双眼看着顾缘生,“我爸爸出事了,我家现在都

乱套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忍不住又想起前面的画面,又大声哭了起来。

今天一大早,突然一群人围在了林家大门前,其中一名穿白衬衫的大叔现在

最前边,大声嚷嚷着,“林少峰,你这个大骗子!赔我们钱!”其他人也跟着叫了

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往前走,大门的几个保安有些招架不住,节节连退背靠在大

门,与那些人互相推搡着。

林楚还在睡意朦胧中,透着窗台看到了楼下的景象,穿着睡衣就赶忙跑去楼

下。只看到林少峰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盯着大门,头发乱糟糟的,睡衣趿拉的挂在

身上,精神很不振,看样子一整晚没睡了。另一旁的母亲则在抽抽噎噎。

林楚赶忙跑到林少峰得跟前,“爸爸,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听到女儿的声音,

林少峰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楚。嘴巴微张着,

要说些什么,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了林楚,失声痛哭了

起来。

“楚楚,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以后再也不能给你想要的生

活了。”

林楚看着在自己怀里的爸爸,哭得像是无助的小孩。整个人也开始慌了。他

们家是遇到了多大的困难啊,将一向顶天立地的爸爸弄成现在的样子。

“爸...”林楚看着林少峰,也说不出话。

“楚楚,爸爸现在被人揭发了,公司可能要倒闭了,还要欠一堆罚款.”突然瞪大了眼睛。想到了什么。

“不行,楚楚,你快跑,趁着那些要债的还没有上门,你快跑掉躲起来。快,快!快

走!”一边说着一边把林楚推开。

“爸!”林楚开始哭了。

林少峰却叫来管家,“管家,快带小姐走。”说着,脱下手上价值不菲的手表

放在了管家的手中,“帮我把她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就是你的酬劳了。”

管家握紧手中的手表,连连点头,“老爷你放心。”

林少峰拍拍管家的肩膀,“你们快走吧!”于是头也不回的向房间走去。

林楚就被管家拉着往另个侧门走。

“爸!我不要走啊!”林楚冲着林少峰的背影大叫着,只见林少峰加快了上楼

的步伐,消失在楼梯转角,再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林家大门和侧门全都被包围了。

管家带着林楚从林家地下车库的一条救急道出去的。

而救急道的出口是在一个村庄里。管家带着林楚穿过潮湿且黑漆漆的暗道走

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了亮光。

管家看到时,大呼了一口气,抓紧了林楚继续向前走去。

两人出来的地方是在很暗的房屋里。看样子是为了掩人耳目而起的房子。因

为这里什么也没有。

管家牵着林楚走出了房门。这时,天昏暗暗的,快要下雨了。

管家转头对着林楚说道:“小姐,我们需要快点了,不然没地方躲雨了。”

林楚有些疲惫,但还是超朝管家点了点头,努力的向前走去。

两人问了赶忙回家躲雨的一个村民最近的一个市场在哪,得知继续前行一百

米后到村口再往前两百米就是市场了,两人道了谢,赶紧加快了步伐。

快到村口的时候,两人显然累得不行,就坐在了村口的大石头上。休息了一

会儿。

这时看到离村口不远处,四五个流氓痞子似的人横着一排占满道路正往村里

走,林楚不由得抓住管家的衣服袖子。

管家看着那几个人则慢慢地站了起来。

那几人就路过林楚两人的时候,带头人用着余光打量了两人。

林楚的皮包和带在管家手上林少峰给的手表似乎入了带头人的眼睛。

当那几人超过林楚两米之后,突然回过头来。管家看见突然又转头回来的几

个人连忙拉着林楚就往村口外跑。

带头人立马对着手下大喊了个字。

 

“追!”

几个人立马追了上去。

管家拉着快跑不动林楚跑显然慢了很多,那几个人渐渐快要跟了上来。

这时,在前面有了两条路。一条大路和一条小路。小路靠近管家那边。

面对这样的抉择,管家在到了分岔路口的时候突然松开了林楚的手,“对不

起了,小姐。”说完,便自己跑向了小路。

追着的几个人愣了一下,后面跑上来的一人说道:“你们两个过去追他。我

继续往前追那女的。”

两个二愣子点了点头,“哦哦!”就朝管家的方向追去。

另一个男的则去追林楚。

男的跑得很慢,而林楚更慢。

渐渐的,只剩一臂的距离,男的一伸手差点抓住了林楚的衣襟。林楚吓了一

跳。

突然想起挂在肩上的包包,脱下就往身后方向扔。当时走得急,包包的拉链

是打开的。

在空中划出完美抛物线的同时,包里的首饰品,钱包也跟着脱离,飞了出来,

全都散落一地。

那男的只好紧忙捡起散落一地的财物,等捡起后,抬起头,却发现林楚已经

跑得好远了。

只能放弃追林楚,抱着林楚的包包,悻悻的回去了。

林楚疯了一样的跑,终于在大雨滴落下来时淋醒了她。反应过来林楚躲入银

行里。

雨下得很大很大。周围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只剩雨声震耳欲聋。林楚看着坠

落在地上豆大的雨滴,打在地上啪啪啪的,像是打在心里一样疼,无助的蹲下抱

住双腿埋头哭了起来。

林楚哭完后,雨也停了。

她不知道该去哪。

想起她还有顾缘生,慌忙擦干眼泪就去找顾缘生。

顾缘生听完林楚的表述,心疼的抱住了林楚。“楚楚你受苦了。”

林楚把头忘顾缘生的怀里埋得更深了一些。

“楚楚,你该怎么办?”顾缘生低下头摸了摸林楚的头。

林楚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抬起头看着顾缘生,“缘生,你可不可以棒

帮帮我爸爸?”

这句话却让顾缘生说不出话了。“我...”

一阵的沉默。

“楚楚,我会照顾好你的。”接着搂紧了林楚。

“嗯。”

林楚在顾缘生家睡了一晚,并不是很安稳。早上的新闻又是再让林楚还

没有放下的心悬得更高了一截。

“现在是新闻播报时间。最近破获一则案件。依据有关人士秘密揭发,D

市林氏集团董事长林少峰涉嫌违法交易,目前已被警方抓获,所有资产已经冻结。

在全力逮捕相关涉案人员。”

接着就是林少峰被警察带走的场面,一群记者看到林少峰从门口出来,蜂拥

而上。

“林少峰,涉嫌违法交易,蓄意操纵暗地里购买股票扰乱金融市场这事情是真

的吗?”

“林少锋你是不是受人指使?”

“传闻中的秘密揭发人士听说与苏氏集团有关对吗?”

“....”

面对这些提问,林少峰低下了头,一语不发的被带走了。

林楚看着林少峰,顿时红了眼眶。

一天不见,林少峰苍老了许多。在镜头下,皱纹爬了半脸,头发白了好几倍。

半驮着身子,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套睡衣,更皱巴巴的了。

顾缘生却在听到苏氏集团时,皱住了眉头。

苏氏……

苏凉,是你吗?

第二天。

林楚还在为着事情愁眉苦脸,顾缘生则在书房里查找资料。

林楚看着顾缘生在书房里忙着查找资料,心里倒是有些更不耐烦了。

顾缘生看了今年D市陆陆续续上市的公司,合作伙伴。最后发现了它们的

一个共同点,苏氏集团都含有最大的的股份,背后都是苏氏集团。

顾缘生只在心里说了一句,原来真的是你。

起身就去找楚楚,“楚楚,你爸爸还告诉了你什么重要信息吗?”

林楚仔细回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了,所有的话我都和你说了。”

顾缘生点了点头,拍了林楚的肩膀,“楚楚,我想去见你爸爸。”

林楚有些意外,“你去找他可以吗?”

“放心吧!相信我。你在家好好的等我,我很快就回来的。”顾缘生抱了抱林

楚,带着一些资料就出去了。

D市第一看守所。

林少峰听到警务人员的喊话,“林少峰,有人找。”

顾缘生与林少峰对坐着,林少峰是知晓顾缘生的。当他知道林楚和这个男

生接触的时候,他就调查了顾缘生。只是,顾缘生并不知道。

这是他第一次见林少锋。

“林叔叔,你好!我叫顾缘生,是你女儿的男朋友。我今天来想问一些问题。”

顾缘生看着林少峰不说话,就开始了提问。

“你是被前几年消失的苏氏挖出来的吧?”

林少峰就坐在椅子上看着顾缘生。即使顾缘生向他问了问题。他也没有回复。

“你不说也正常,毕竟我还算是外人。只是,楚楚很担心你。”顾缘生特意看

了一下林少峰。

林少峰整个人微微颤了一下。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过了会儿,低低说了声,“嗯。”

顾缘生平静的看着林少峰。

看守警官过来了,“两分钟到了,请林少峰回去。”

林少峰站起身睁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颤抖的说道:“你告诉楚楚,我很好。”

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着顾缘生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帮我照顾好楚楚。”

“嗯。您放心。”顾缘生看着林少峰拖着身子慢步走了。

顾缘生回到他小租房。

焦急的林楚看到他立即奔向前来。“缘生我爸爸怎么样了?他还好吗?你们

今天说了什么?”

顾缘生拍了拍林楚的肩膀,两只手抓住林楚的双肩,让林楚转了半圈。走在

林楚的身后,一边推着她往前走。

“你放心吧!你爸很安全的,他让我告诉你他现在很好,让你不要担心他,

让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他就放心了。”顾缘生一字一句的像向林楚说到。

林楚听着停下了身子,向后转抱住了顾缘生。

“谢谢你,缘生。”

顾缘生也回抱了林楚,把头抵在林楚的头上。

“楚楚,相信我,我会照顾好你的!”

林楚在顾缘生的怀里传来小小的声音。“嗯。”更搂紧了顾缘生。

而此时在苏家大别墅里,苏凉还在努力的看着文件,处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

情,总是要忙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而第二天一早还要准时上班。

她这样已经几年了。苏凉先是从底层做起,了解了基本那些部门的运行操作

后,继续换着学习,用两年的时间了解清楚了公司所有的运行,又花了一年的时

间去国外学习先进的管理理念,一回国后,立即接手了苏氏集团。其实苏凉应该

在国外学习两年的,而那时候的苏氏已经岌岌可危,对苏氏压迫最厉害的就是林

氏了。

苏凉的这几年是痛苦的,凄惨的。从被迫离开大学,被迫离开她所爱的人起,

她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苏凉的身边是没有人在身旁的。除了深夜会给苏凉送上一杯热牛奶的陈妈,

还有一些追求苏凉的男生,还有一个今生的挚友,她可能也想不出了吧。

苏凉其实在去国外的时候是白天一边学习着国外先进的知识,晚上则是对家

里公司事物的处理。

苏凉强大的能力本以为快能把苏氏拉出危机,谁知,林氏与其他几家插手一

道,让苏氏惨不忍睹。苏凉只得急急回国。

回国后的苏凉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月,最后一个大危

机解除后,苏凉不堪重负倒在了会议室里。也是那次之后,苏凉被查出患有的家

族遗传心脏病被诱导出来了。

苏凉听着“心脏病”这三个字,心中由不得的一阵疼痛。苏凉想起了她深爱的

妈妈。

她的妈妈的是犯心脏病去世的。而,她妈妈去世的时候,苏凉并不知道。

连妈妈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这是苏凉最痛苦的一件事了。

那时苏凉在国外,已经一年没有回去的苏凉因太想念妈妈决定偷偷买机票中

秋回去,和妈妈通话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她也很想念自己。决定回去两天,给

她一个惊喜。

可回到家里的景象,却让苏凉愣住了。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中意文学】,回复477,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