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16:16热度:

独家虐文《日久见妻心:陆少的神秘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新书日久见妻心:陆少的神秘娇妻已上线完结~

【诗意书屋】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13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精彩内容



顾少勋已经让服务生加了一套餐具上来。

晚上十点半,老太太准时给岳星辰打了个电话,笑呵呵道,“星辰啊,睡了吗?”

岳星辰哪里睡得着,脑子里一直都是今天看到老太太似的情景,不断地的有个声音在心底问自己,岳星辰你还这么年轻,难道要和一个根本就不把你当人看的男人这么过一辈子吗?

可是能不能离婚,不是她岳星辰说了算的,那么现在肖蔷回来了,陆晋南应该到了提出解除婚约的时候了吧!

离婚,一事她不是没过,而是太多的人和事牵扯在里面特别是外婆,所以她迟迟不敢主动提出来,所以,此时老太太的电话一进来,岳星辰脑子瞬间短路了。

老太太在那头继续低声,“喂,星辰……”叫了声岳星辰的名字。

“哦,奶奶,您怎么还没睡?”岳星辰狠狠咬了下唇赶紧回老太太的话。

老太太笑呵呵道,“我这不放心你嘛,没事就好,你让晋南接个电话。”

岳星辰狠狠眨了下眼睛,故意压低声音说,“奶奶,晋南他,他已经睡着了……”

老太太怎么相信,但她还是说了句,“是吗?那算了,你也早点休息!”

岳星辰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怀孕了可是孩子没了,肖蔷怀了陆晋南的孩子,奶奶处于昏迷状态,一大堆的事情快把她的脑袋给撑破了。

直到天边泛着鱼肚皮时,岳星辰才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嘀嗒嘀嗒……”一阵紧急的电话铃声响起,岳星辰腾地坐了起来,抓起电话,是刘阿姨打来的。

“阿姨,出什么事了?”

“小姐,不好了,老太太,她,她……”刘阿姨已经泣不成声了。

“阿姨,您,您慢点说,外婆她怎么了……?”

张嫂哪里拦得住岳星辰,她速度穿好衣服,边往出走边穿外套,根本就不听张嫂的呐喊。

郊区的医院门口,岳星辰付了车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老太太的病房门口,可是里面哪里还有奶奶的踪影了。

岳星辰到达太平间的时候,刘阿姨一个人在门口守着,看见岳星辰的时候才抹了把眼泪上前抱住她,“大小姐,您千万别太难过,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老太太……”

岳星辰紧紧抿着唇不说话也不哭,就那么傻愣愣的被刘阿姨拥在怀里,良久,她才动了动嘴唇,这才发现真的出不了声了。

刘阿姨吓得哆嗦,“大小姐,您怎么了?您可千万不敢有个三长两短啊,大小姐……”

岳星辰轻轻推开刘阿姨,朝着太平间的门走去,当她揭开盖在奶奶身上的白布时,打了个趔趄被刘阿姨扶住,从头到尾,她没说一句话没哭一声,没滴一滴眼泪。

好在老太太的墓地是现成的,那是她母亲在的时候给老太太买的。

岳星辰用眼神指挥着刘阿姨扶着她找个地方坐着说话,她很想说话,很想大哭一场,可就是说不出话哭不出来,总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给堵死了似的难受。

她用手机打字给刘阿姨看,先和医院商量下,老太太火葬了先把骨灰存起来,择日再下葬。

岳星辰觉的自己快不行了,她必须需要休息,缓缓劲儿,不然连老太太的后事都没人料理。

可现在她离开陆晋南的公寓,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岳家她是回不去了,他们费尽心机让她嫁给陆晋南,可她没用,陆晋南什么都没帮到岳家,父亲的生意终归是处于破产的境地,还是继母洛溪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岳灵珊帮岳家度过难关的。

他们把外婆扔在医院里不闻不问一年了,哪里会收留她这个没用的人。

岳星辰用手机打字和太平间交谈好,付了钱,被刘阿姨扶着往起来一站,她感觉下体一股液体流出,便靠着刘阿姨一动不敢动一下的站着。

可是那种类似于例假,但又被例假流的严重的感觉使她不敢动弹。

流产手术后,没有多少血的啊?!大夫说休养好的话一个星期就干净了,可是她昨天就已经没血了,昨晚还洗了个热水澡的。

见岳星辰脸色白的吓人,刘阿姨吓得不轻,可是一低头发现岳星辰的脚底下都是血……

待医生、护士把岳星辰送到抢救室门口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过去。

盛鼎集团正在召开高层会议,陆晋南的万能助理文道拿着手机急匆匆进了会议室,“不好意思打断下。”

文道将电话放到陆晋南的耳边,那头传来陆家老太太强硬的声音,“晋南,我不管你现在有多大的事情,赶紧去医院,星辰的外婆去世了,星辰昏倒在医院,正在抢救……”

收完线,陆晋南腾地站了起来,看向顾少勋,“你继续主持,我有事离开下。”

郊区的小医院抢救室门口,陆晋南和文道赶到的时候,门口就守着一个刘阿姨在左手揪着右手,盯着抢救室的门身体瑟瑟发抖。

听见脚步声,刘阿姨缓缓转过身,只见一位身材修长,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他戴着大大的墨镜,身后跟着一位气色不逊的年轻男子。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岳星辰的老公,毕竟她只是听说大小姐嫁给了陆晋南,可她从来没见过姑爷长什么样子。

虽然岳星辰从来没提及过她这一年来在陆家过的怎么样,但是刘阿姨又怎么能够看不出来呢!老太太在这郊区的小医院里一年了,从没见过大小姐和姑爷一起来看过老太太,每次都是岳星辰一个人。

而岳星辰每次都跟外婆说,陆晋南忙,出差,可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心思都写在那双澄澈的眼睛里。

抢救室的门突然打开,出来的护士喊道,“岳星辰家属来了吗?”

陆晋南微微蹙眉,卸下墨镜声线清冷道,“我是她……”

护士竟然瞪着大大的眸子看着陆晋南发起了呆,陆晋南蹙眉,“我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对啊护士小姐,我家大小姐怎么样了啊?”刘嫂急忙问道。

护士这才有了点反应,“哦,血止住了,人还是昏迷的,得送进重症室观察。”

陆晋南敛了下眼皮子,低沉的声音吩咐邢凯,“联系市里最好的医院。”

“是,陆总。”

刘嫂这次算是听得清楚,看的也很清楚,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姑爷吗?

的确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啊,怪不得连护士小姐都看痴了,的确是好看的紧。

陆晋南这次看了眼刘嫂,微微颔首,表示跟刘嫂大了招呼。

刘嫂心里对陆晋南一万个不满,可还是对他毕恭毕敬的称呼了声,“我是照顾老太太的刘嫂,您是姑爷吧!”

陆晋南又一次敛了下眉眼,“嗯。”

岳星辰被推出抢救室,浑身插满了管子,小脸苍白如纸,插着氧气,嘴唇都裂成了口。

刘嫂一个没忍住就哭出了声,跟着推车抽噎,“小姐?!医生,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救活我们家小姐……”

陆晋南站在原地,单手抄在裤兜里,一手握着手机,看着岳星辰被送进ICU监护室,眼里的神情掩在长长的睫毛下,看不出任何息怒。

岳星辰在ICU整整呆了四十八小时。

顾少勋和王墨赶到医院时,陆晋南在ICU外面的凳子上坐着,不远处是文道在打电话。

俩人相互看了看,王墨弱弱的问了句,“哥,星辰到底怎么样了?岳家怎么一个人都没看到?”

陆晋南一直都是单手握着手机,“不知道。”

俩人面面相觑,“.……”他们几个是最了解陆晋南的,这个时候能不说话就不说。

待所有专家会诊完毕后,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朝陆晋南走来,“陆先生,问题不大,人完全是可以醒过来的,建议先不要转院,明天早上再看具体情况。”

陆晋南问了刘嫂一些关于岳星辰外婆的丧事问题,便转身离开。

岳星辰并不是四十八小时醒来的,而是五十个小时后才有了意识的。

海泉湾的别墅里,堪称超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肖蔷赤脚站在鹅黄色的天鹅绒地毯上,水汪汪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晋南,你真的不要我了吗?你是不是喜欢上岳星辰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陆晋南蓦地转身,邹着眉心,“你要么乖乖呆这里养着,要么就去国外,自己选。”

肖蔷的眼泪顺着脸颊吧嗒、吧嗒掉了下来,“晋南,奶奶她偏心,心疼岳星辰的孩子没了,那我们的孩子呢?我们两个才是真爱啊,是岳星辰那个诡计多端的坏丫头硬生生拆散我们两个人的,奶奶她为什么要将我驱逐出陆家,赶出海城,为什么……?”

陆晋南紧紧折着眉心,文道已经催促好几遍了,可就是不见他人出来,又在外面催促了句,“陆总。”

陆晋南缓缓阖了下眼,看着肖蔷,“奶奶现在并不知道你在这里,陆家所有人都不知道。”

肖蔷吞了口口水,“那,干妈呢,她知道吗?”

陆晋南对母亲金凤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她不知道。”语落,他一脸疲惫状,低沉的声线说道,“所以,你乖乖呆这里先把身体养好,不然,我只能让人送你出去。”

陆晋南阴晴不定的性子,肖蔷是最了解的,所以她也就见好便收,掉着眼泪点头,“嗯,我会的,你去忙你的。”

陆晋南转身,肖蔷看着他的背影,“晋南,你,会每天都来陪我么?”

陆晋南紧紧拧了下眉心,“我最近很忙,有什么需要给管家说就是。”

肖蔷紧紧握着拳头,嘴唇都差咬出了血,都怪岳星辰那个贱人,贱人……

一上车,陆晋南便接过文道递给他的资料,迫不及待的翻了起来。

文道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人,“陆总,少夫人,半个小时前醒了,已经转到病房了。”

“嗯。”陆晋南低头看着资料,只是嗯了声。

文道此时才是生不如死的人,陆晋南的贴身助理这活儿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好不。

陆晋南就一个嗯字,没了下文,文道揣摩陆大少爷到底是去医院还是去哪里?毕竟今天是周末,公司不上班啊!

陆晋南完全忽略文道的左右为难,只顾着低头翻看手里的资料,都是关于岳星辰和岳家这一年的情况记录。

越往后翻,陆晋南的眉心折的越紧了,她竟然在嫁给他的第二个月就和岳家断绝了关系,老太太高血压、糖尿病而住进了医院,后来为了省钱,才住在郊区的小医院。

岳林那个老东西把女儿“卖给”他,并没达成他想要的商业联姻目的,便和她断绝了关系,还把她外婆给赶了出去。

怪不得,没看见岳家的一个人影。

病房,岳星辰刚打完点滴,刘嫂用棉签沾着水给岳星辰润干裂的嘴唇。

听见门口的脚步声,刘嫂转身,吃惊道,“姑爷,您来了?”心里已经把陆晋南骂成了狗。

闻声,岳星辰抖动了下睫毛,继续假寐,她是从鬼门关回来的人,现在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陆晋南了,要不是他那么卑鄙无耻,她也不会连外婆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就让她老人家那么含恨而去了。

陆晋南瞥了眼病床上是岳星辰,女孩面白如纸,他低声问身后的主治大夫,“她现在什么情况?”

主治大夫摸着额前的汗渍说,“陆少,人是救过来了,但是陆太太实在是太虚弱了,建议先在这边卧床静养三天在看,今天转院,怕是……”

从醒来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讲话的岳星辰突然虚弱道,“不用,转院……”她落下这么一句话后,依然闭着眼睛,一是不想看见陆晋南,二是眼皮子特别沉,浑身就想被掏空了似的,连抬下眼皮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岳星辰说话了,主治大夫也是松了口气,赶紧吩咐刘嫂和护士给岳星辰喂点水喝,完了就可以吃点清淡的食物了。

刘嫂端着一碗煮好的鸡汤进来是,陆晋南还在原地站着。

刘嫂偷偷瞪了眼陆晋南的后脑勺,掐着声音,“姑爷,您坐那边吧!”

陆晋南伸手向刘嫂,“给我,您先出去休息。”

“哦~”刘嫂担心的很,岳星辰现在身子骨特别弱,可千万不敢再有个什么闪失,可陆晋南一脸阴霾,她还是悻悻的将鸡汤递给了陆晋南,转身时还是不放心的说了句,“那小姐就交给您照顾了,我先去忙了,有事您招呼我一声就是。”

陆晋南折着眉心,目光落在岳星辰的脸上,“嗯。”

关注【诗意书屋】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13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