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16:15热度:

爆款热文《家有王妃:天才小萌宝》全文在线阅读

经典热书《家有王妃:天才小萌宝》已上线完结~

【诗意书屋】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134,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精彩内容。



一家人住在一起,为了供一个读书人,常常吃不饱饭。爹娘只知道紧着大房,他们的孩子从小都是饿着肚子长大的。

就算是分了家,只要他们每月定期给爹娘赡养的粮食和银钱,外人想必也不会说什么。

夫妇两人对视一眼,不由下定了决心。

冯树根领着家人回到家里,一开始还有些不敢说,可是他们刚进门,大房长孙冯天宝就捡了石头往冯安康身上扔,嘴里还骂着“野种滚出我们家”,“败坏家风”这样的话。

冯天宝才六岁,是大房长子冯建森的长子,也是大房的长孙。这样的话如果不是大人教的,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会知道?

把老实人冯树根给气得浑身发抖。

就算安康的来历有些遭人诟病,可是安康乖巧懂事,是自己的亲外孙。

按辈分也是大房的外甥孙,怎么能教小孩子说这样的话?

冯白桃紧紧把儿子护在怀里,对瑟瑟发抖的冯安康道:“不怕,你是娘的宝贝,娘永远爱你。别怕宝贝。”

冯安康渐渐安静了下来,冯白桃这才站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盯着所谓的爷爷奶奶和大伯一家人。

很好,一家人都来齐了。冯树根夫妇说明来意,立即就遭到了反对。

“树根,你说什么?要分家?除非我老太婆死了,你爹也死了,否则没门!”

李氏说着又冷哼了一声,目光阴冷的盯着周氏,“是不是你这个只会生赔钱货的女人撺掇我儿子分家?我跟你说,除非我跟他爹死了,否则我们是绝对不会同意分家的。”

“娘!”

“你别叫我!要是想分家就别认我这个娘!”李氏态度强硬,冯老头的目光也十分不善。他拿着旱烟,一下一下的敲在桌上,脸色十分的难看。

他还没死呢!想分家?这不肖子孙!

钱氏幸灾乐祸的说道:“二弟妹,你生了一个败坏家风的女儿,现在又想搅得家宅不宁,把爹娘给气死才高兴吗?”

“就是啊二婶儿,冯白桃这个败坏门风的贱人你把她带回来干什么?”冯白荷从里屋出来,看见冯白桃和安康,当即脸色就不好看。

“难道你是嫌爷奶太长命了,想气一气他们啊?”

“闭嘴!不许你说我的女儿!”周氏难得发威。

“哼,自己做了那样不要脸的事情,还不让人说!”冯白荷显然欺负惯了周氏,根本不怕她。

周氏眼神像是要吃人,冯白荷这才吓了一跳,钱氏顿时不干了,“你自己女儿不要脸是事实,怎么?还要脸了,要脸怎么跟人在山里就野合了,还带了野种回来!”

“钱氏,你够了!我冯树根一辈子没打过你!你要再敢说我闺女一句,看我不打你!”

冯树根眼睛发红,钱氏一怔,可随即想到这可是自己那个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小叔子,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好歹她也是大嫂。

“杀千刀的,你弟弟这么跟我说话,还有没有把我当大嫂了?”

冯铁根是钱氏男人,不过他虽然会讨爹娘欢心,可本性也懦弱自私,见弟弟红着眼也不敢过分招惹他。所谓穿鞋的怕光脚的。

“二弟!她是你大嫂!”
 

如果说冯树根和周氏一开始还信心不足,不敢提出这样的“过分”要求,可眼瞧着这所谓的一家人的阵仗,老实人冯树根的心都冷了。

这就是自己拼命孝顺的爹娘,尊敬的大哥大嫂,爱护的侄子侄女?

其实爹娘偏心不待见二房,冯树根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本性懦弱老实,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事情,也不喜欢计较,日子能过就过了。

可这一切的矛盾积压在一起,冯树根也终于爆发了。

“今天我们来是一定要分家的!”冯树根坚定的说道。

“没门,不许分家,我说了,这个家不许分!”李氏强硬的态度,冯老头不容置疑的神情,一时让现场陷入了僵局。

冯白桃就知道这老头老虐婆不会那么容易放手的,所以她早就有准备,她刚才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让小弟和二妹先去找了里正秦叔和本族的大爷爷,也就是她爷爷冯青山的亲大哥冯大山。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冯白桃把儿子护在怀里。

“里正叔,大爷爷。”

众人纷纷脸色变了变,李氏的眼神就仿佛化作了两根冰杵,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周氏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就算李氏不看中冯树根这个不讨自己喜欢的儿子,但是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她的儿子,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

但是周氏这个儿媳妇却是一个外人,一个撺掇儿子分家的贱人!

里正为人公正,在村里十分有名望,当初原主未婚先孕的时候按道理应该被赶出村子,但是他怜悯原主是受害者,允许她在村外搭了一个茅屋居住。

大小也算是对原主的恩德。冯白桃记在心里。

而冯大山冯老爷子则是冯老头的亲哥哥,对有辱门风的冯白桃虽然看不上,但是冯树根两口子却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这个二弟和二弟妹偏心,把侄子两口子当牛做马这事儿他也知道。

虽然说过几句,可毕竟分了家,大家都是做了爷爷奶奶的人,自然不好多插嘴。这不,听说树根要分家,他自然是支持的。

“大哥,这是我的家事,你就不要管了。”

冯老头看了自家大哥一眼。他当然知道他大哥的脾气,当即敲了敲旱烟说道,把冯大山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分了家我就不是你大哥了?不是我说你,虽说父母在不分家,可这都是多年的老传统了,现在好多人家父母在不照样分家了,你咋那么固执?你也不听听孩子怎么说?”

“哼,不分家就是不分家。”

“就是,分了家,家里的活谁来做?”钱氏下意识说道。

“你是手断了还是脚断了,要我爹娘伺候你们?”冯白杏忍不住讽刺道。

“你咋跟我娘说话的?没大没小的?你姐不要脸,你也不要脸?”

冯白荷一看自己娘被欺负,当即不干了。冯白杏冲上去,冯白荷把脸凑过来,大声叫唤道:“你打啊,有本事你打啊?”

“你!”冯白杏抬起手就要打下去,被冯白桃一把抓住,她上去就是狠狠把这冯白荷打了一顿。

“啪!啪!啪!”

打的好爽!

冯白荷没有想到冯白杏真的敢打她,不过等她转过身来一看,竟然是冯白桃,当即大叫起来,“你,你这个败坏门风,跟野男人苟合的贱人,你,你竟然敢打我!”

“你敢打我的女儿!小贱人,看我不打死你!”周氏紧紧抱着小安康,一脸着急,却没有想到钱氏冲过来被冯白桃轻轻躲过去,她一下子撞在了柱子上,额头撞的通红。

钱氏只觉得头顶有无数星星在飞舞。气得她想杀了冯白桃,可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快来扶我啊,都死了吗?哎哟喂!贱人!贱蹄子!”钱氏尽管身上没力气,嘴里还吆喝着,她的儿媳妇儿林氏唯唯诺诺的走过去,把她扶起来,又被她一顿臭骂。

林氏性格胆小,尽管生了儿子,可在家却没有什么地位,只是因为有二房在家干活,她的日子倒也清闲。

“哎哟,没大没小,敢打自己的亲伯娘啊,我的命怎么那么苦,被亲侄女给打了,我这张老脸都丢尽了。我不活了!”

冯白桃却没有理会嘴里骂骂咧咧号丧的钱氏,也不理会呆愣的众人,她挑了挑眉毛,先是望向里正。

“里正叔,我知道您一向公正,当初我被人害了怀上安康,您也没有把我赶出村子,我心里感激您。”

她又望着冯大山,面色一转,带上了几分凄苦,“大爷爷,我知道你们都嫌我败坏家风,可是当时我是去山上割猪草,忽然之间从背后被人敲晕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已经……”

冯白桃愣是挤出了几滴眼泪,她这身体虽然瘦弱,可哭起来却看上去越发可怜了。

冯大山的神情果然缓和了一些。不过他张了张嘴唇,却没有立即说话。

“我知道安康这孩子,他爹也不知道是谁,可我已经失去了清白的身子,就算要嫁人,也嫁不到什么好人家,倒不如生下他,跟他一起过日子罢了。难道我失了身子,还要失去自己的亲生骨肉吗?”

“娘,你不要卖了安康,安康一定乖乖的!”冯白桃吓了一跳,这孩子,说哭就哭啊!不过这下正好。

母子两人抱头痛哭,端的是我见犹怜。

“我可怜的女儿,所以你当初才死命不肯说,那贼人从背后把你打晕,你哪里能知道他是谁,长什么样子!呜呜呜,我苦命的女儿啊!”周氏闻言,神情大恸。

除了冯老头和大房一家,其他人都颇为动容。

冯白桃余光扫过众人,又道:“我也知道规矩,父母在不分家,可大家都知道我家的情况,二堂弟是我家的金麒麟,将来那可是要中状元的!”

冯白桃故意说道,冯老头和李氏的脸色果然好看了一些,就连钱氏狰狞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她心中不屑,继续说道:“但是要供一个读书人,流水的银子出去,一大家子人都要饿肚子。里正叔,大爷爷,你们看看,杏儿和建木,他们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里正和冯大山姑且不看冯白桃,看了这姐弟两人,又是一阵叹息。

“虽说二堂弟将来中状元,我们二房也跟着沾光,可我们也得有命在才行。”

冯白桃故意给大房戴高帽,这让冯铁根夫妇听得心里飘飘然,好像儿子真的高中了状元似的。

心里却道就算是儿子中了状元,二房要想沾光也要看他们愿意不愿意。

“而且就算是分家,我们也不是不出给爷爷奶奶赡养的粮食,我们两家血脉相连,就算是分了家也还连着根呢!”说得冯白桃自己都恶心了。

但是她必须要这么说,尽量获取众人的同情和印象分。

“哼!”李氏虽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反驳。

里正和冯大伯也连连点头,冯白桃趁热打铁,“所以我们才想分家出去,不过我们说好每个月给爷奶的赡养粮食和银钱,少了我爹娘弟妹四张嘴,也给爷奶减轻了负担。”

冯铁根跟钱氏相视一眼,钱氏的眼睛亮的跟灯泡似的。一个劲儿的对李氏使眼色。李氏眼珠子也是一转。

冯白桃继续说道:“我知道二堂弟要读书,供一个读书人十分辛苦,所以我们家什么都不要,只求爷奶先给些粮食,分点能吃饭的田地。至于住房,我那边多盖几间茅草房也可以。”

这下钱氏顿时更加心动了,这老宅的房子本就不多,二房老口子一间房,冯白杏那丫头跟冯建木姐弟两人一间,中间隔了帘子已经是不方便了。等二房那小子大了,肯定要分一间。

可是如果把他们一家都分出去,而且他们什么都不要,以后岂不是都是自己儿子的?

她二儿子将来是要考状元的,正好前些日子他还说缺个书房。二房搬出去了岂不是正好?如此一来,她当即不淡定了,也忘了额头的疼痛。

“爹娘,这贱人,大侄女儿说的不错,难得她那么为我们着想……”她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个不停。

“既然二弟一家一定要分家,倒不如分了算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不会因为分了家就彼此生分了,不管怎么说,以后你们也是我儿的亲二叔,等我儿高中之后你们也跟着沾光。”

“哼,分了就分了吧。我老东西不中用了。小辈们翅膀都硬了,不听长辈的话了。”

冯树根和周氏闻言,满脸通红,可望着儿女殷切的目光,他们两人相视一眼,生生忍住了。

冯老头见二儿子夫妇两人执意要分家,只好同意了。

未完待续。。。

关注【诗意书屋】
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134,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