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小说《和美女护士荒岛求生的日子》全章免费阅读 - 商业头条 - 黄金头条_新闻头条_头条网-落言网
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16:15热度:

情感美文小说《和美女护士荒岛求生的日子》全章免费阅读

热搜新书《和美女护士荒岛求生的日子》已上线。

在威-信-工-众-号【诗意书屋】回复:【131】,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精彩内容。



清晨的鸟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全是鸟屎,我把手在树干上蹭了蹭,叫醒了身边的霍玉玲。经过一夜的睡眠,虽然姿势感觉十分的难受,但是精神却比昨天好了很多。

我们从树上下来,找到了一鸟窝,把里面的蛋掏了出来,因为没有生火的东西只能生吃,对于生的鸟蛋我不以为然,连吃了十几个。霍玉玲虽然也吃,但也是强忍着恶心吃的。我看着她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我这一笑,霍玉玲也笑了,还没有完全咽下的鸟蛋全喷了出来,连鼻孔里都是蛋黄。

等霍玉玲上停止了咳嗽,我拉起她的手,说道:“走!走出这片森林,我们就活下来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依然走的很小心,有如同树叶般的毒蛇,被我一斧子砍断了。有黑色的蜘蛛缓缓垂下,我一脚踩死了。走着走着,我就感觉不远处有巨大的轰鸣声,就像有人用力的踩着汽车的油门。我顿时紧张起来,这片荒岛之中怎么可能有汽车,就算是救援的人到了此地,他们也不可能把汽车运过来。

我仔细的听了听,这不是汽车的声音,好像是什么猛兽的嘶叫声,我一手拉着霍玉玲一手握紧斧子,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穿过几棵大树,就看到是一片沼泽地,但是这片沼泽地绝对不是我们昨天去过的那里,这片沼泽比昨天那沼泽小很多,完全可以绕过去。

在沼泽地的一片泥潭里,我惊奇的发现在离我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只体型十分巨大的鳄鱼正对着一棵大树嘶吼,中间还夹杂着恐惧的声音。按道理来说,鳄鱼的战斗力在这片森林已经算是相当强大了,究竟还有什么东西竟然会让鳄鱼害怕。

我朝着鳄鱼咆哮的方向看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树上,但是茂密的枝叶挡住了我的视线,而我又不敢动,万一发出声音,惊动了鳄鱼,就算他到了陆地上足可以把我咬死。接着树上传来树枝断裂的声音,我这才看到,在离我们不远的头顶上面竟然盘着一条足有十来米长的大蛇,但是这东西又和蛇不一样,我立刻就想到了这是蚺,一种体型相当的大的蛇。只不过这东西是胎生,而蛇是卵生。

它的脑袋跳有水盆大小,歪着脑袋盯着沼泽地里的鳄鱼,身体正一点一点的升高,胸前已经完全直立了起来,足足有三米多高,瞪着眼睛,吐着红色的舌头。看到这里,我浑身的汗毛孔都立了起来,而霍玉玲使劲儿的捂着自己的嘴。

蚺蛇张开了大嘴,脖子突然瀑涨起来,眼看着就要对鳄鱼发起攻击。

鳄鱼也知道这种庞然大物难以对付,也同样张大嘴,发出一声声的咆哮。

眼看着鳄鱼就要发生攻击,却突然一个转身往回窜了过去,鳄鱼借着这个机会,迅速的潜进了泥晨,消失不见。我冲着蚺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一只豹子在蚺蛇的后面。我草,这条蚺脑袋后面是不是有眼睛,居然被它发现了。

豹子也算是凶猛的动物,不过这只豹子的个头不大,应该是大半个豹崽。

蚺的速度非常快,张开大嘴就想把豹子吞下,豹子没想到蚺蛇会突然转身,但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敏捷的打了一个滚,躲了过去。蚺蛇见没扑到豹崽,尾巴立刻卷起向豹子抽了过去,豹子跳了起来,顺势一口咬了蚺蛇一口。

但是蚺蛇的身体被厚厚的鳞片保护着,虽然被豹子咬到,但对蚺然来说并不大碍,只是流了一点儿血,掉了几个鳞片。但是豹子却没有松口,随着蚺蛇的尾巴来回的翻滚。它们两个打在一起,咆哮如雷,打得难解难分,我们在一边看着心惊胆战。

蚺蛇缩起自己的身体,把豹子紧紧的缠住,豹子最后硬生生的把蚺蛇的尾巴咬断了,但还是逃脱不了被缠死的厄运。豹子越来越用不上力气,渐渐的也就停止了挣扎。蚺蛇又一用力,就听到“咔嚓”一声,豹子的骨头都断了,同时张大了嘴,打算把豹子吞下去。

也正因为骨头折断的疼痛让豹子从麻中的清醒过来,它脑袋一歪,躲过了蚺蛇的大嘴,一口咬在了蚺蛇的脖子处。蚺蛇的脖子处的鳞片又小又薄,是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被豹子咬住的地方,鲜血喷溅,蚺蛇痛不过,立刻松开了豹子,在地上翻滚着。

豹子舔舔自己的嘴上的血,看着在地上打滚的蚺蛇,然后一瘸一拐的向丛林深处走去。

我和霍玉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两只猛兽终于走了,而且都受了伤,“看完了动物大战,我们也走吧。”

这一次我走了前面,让霍玉玲走在后面,要仔细的观察这里的情况,从刚才动物大战的情况来看,这里相当的危险。我沿着沼泽的边缘拖着步子向前走,想寻找一些长在沼泽边上的野果子之类的食物。可是我没走出两步,就听到泥潭里“噗通”一声,回头一看,不知道从草丛里窜出个什么东西来。

我只听到霍玉玲“啊”的尖叫声音还没有完全喊出来,就被这东西给叼走了,等我回过神来,就看到霍玉玲的两只脚在怪物的嘴里乱踢。我草,原来这东西是把霍玉玲给吞了。我挥起斧子就要砍,可是不知道这东西的肉究竟有多厚,万一用力过猛,一斧子再把霍玉玲给砍死。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只见这东西的脖子突然一涨,像一个吹大了气球,然后猛得一缩,就听到“咕咚”一声,霍玉玲完全被吞了进去。然后它又张了张嘴,脑袋晃了两下,就懒洋洋的朝着泥潭走去。

我顿时就愤怒了,握起手里的斧子,突然冲了过去,猛得跳起,正好跳到了这东西的背上,也许它刚刚吃过东西,肚子里难受,见我跳到它的背上,竟然只是懒懒的看了我一眼。

趁着这个机会,我抡起斧子对着它的脑袋就砍了下去,这一下我用的力量非常大,只听“咔嚓”一声,斧柄居然断了,那块铁片子飞进了草丛里。

这东西立刻翻滚,我立刻被甩到了一边,但马上又爬起来,借着它肚皮朝上的机会,一连踹了好几脚,不过我也好不到哪里,它用力一翻身,把我撞了一个跟头,我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它已经咬住了我的双脚,脖子一收缩,我半个身体就被吞了进去,也许是霍玉玲在里面,这一次吞我吞得比较慢,它再一次张大嘴,想收缩脖子,我突然就坐了起来,把斧柄塞进了它的嘴里,这一下,它彻底合不上嘴,在地上连连翻滚着,带动着我也连连翻滚,我被滚得天旋地转,但是很快我就被它甩了出来。

怪物因为吞了大物,行动不太灵活,我随手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又冲了过去,双手高举,对着它的脑袋又重重的砸了下去。这次怪物受了重伤,竟然把把身子给翻了过来,我再次用脚踹向它的肚子,突然怪物的肚子猛得鼓起,身体一缩,竟然把霍玉玲给吐出为了。

我草,这玩意儿也太可爱了,它还一直以为是吞下的东西在作怪。

好在被吐出的霍玉玲还是活的,猛得就爬了起来,不停的吐着流进嘴里的胃液。我扶着霍玉玲问道:“你还好吧。”

“什么东西,快把我憋死了。”说着她抓起我的手,发现我手里空空,问道:“你的斧子呢?”

“刚才掉草丛里了。”

于是我们两个一起找铁片子,还是霍玉玲找到了。她走到怪物的身边,看着在地上翻白的怪物,惊奇地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像是鳄鱼,但又不是鳄鱼。”

霍玉玲也没多说什么,拿起那块铁片对着怪物的脖子就划了下去,顿时血就溅出来了,手法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简直一气呵成,这种手法,明明就是特种部队常用的田式割喉法,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我隐隐的感觉到,或许她完全有能力在这块孤岛上生存下去,来到我的身边,一定有某种目的。

怪物在地上连连的翻滚着,鲜血把大片的青草染红,霍玉玲把铁片还给了我,骂道:“吓死老娘我了,差点儿被它给吞了。”

我们没敢再沿着沼泽走,这地方比森林里更危险。我们再次进了树林,我看着阳光辨认着方向,走着走着我就听以了海浪声,这让我们无比的兴奋起来,果然我们树林里钻出的时候,发现在是周海他们营地南面钻了出来,但是我们出发的时候是往西面走的。

“看来我们真的是迷路了,不过还好,虽然绕了远,但还是走出来了。”

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我们走的时候明明留下了女人看守营地,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走到了营地的中央,却没有任何人走出来。我立刻钻进了棚里看了看,只见一个受伤的女人躺在棚子里,脑袋很明显受到过重击。

我摸摸了女人的脖子,脉搏很有力,应该只是昏了过去,我拍拍的女人的脸,“醒醒,醒醒……”

慢慢的女人睁开了眼睛,看到我,突然大叫起来,我一把把她按住,大声喊道:“叫什么,是我……”

女人使劲眨眨眼睛,看清楚是我之后,就大哭起来,我知道营地里一定出事了。

“这里发生过什么,其他人呢?”

女人哭哭啼啼的说道:“你们走后,就是今天早晨,我们都躲在棚子里休息,没敢出来,没想到周海却悄悄的摸了上来,用棍子打伤了我们,我被他给打伤了,我看到周海把其他拖进了树林里,后来周海用棍子把我打也打晕了。”

我看了看霍玉玲,这个女人很聪敏,或许她能分析出一些情况。

霍玉玲明白我的意思,说道:“我想周海走后一定没走多远,他没有吃的,只能对这些人下手。不过你打断了周海的腿,他行动不便,用尽了力气也只带走了两个人。”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但马上意识到徐梦他们,站起来刚要跑,霍玉玲就拉住了,说道:“你不用担心她们,周海的腿残废了,靠突然袭击才打伤了她们。但是你的那些女人,住在山洞里,就算你的女人没有任何的防备,周海也不可能爬到山洞里去袭击她们。”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长长的呼了口气,看着这个活下来的女人,问道:“你叫什么?”

“我叫杨莹。”

“好,杨莹,你跟我们走吧,徐梦那里有衣服,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你能多活一段日子。”

杨莹哭了起来,霍玉玲扶着她跟着我们一起往回走。其实我的心早已经飞到了山洞里了。但是身后的两个女人走得很慢,她们又不认识那里,我只好放慢了速度。到了山洞的外面,紫沫和小轩早已经探头望我们了,像上次一样,看到我回来,从山洞里跳了下来,扑到我的怀里。

但是我却没有见到徐梦,我问道:“徐梦呢?”

小轩咬了咬嘴唇,说道:“我们见你一夜没有回来非常着急,所以大清早的徐梦就悄悄的起来,找你去了。”

“妈的,浑蛋!她说她去哪里找我了吗?”

紫沫想了想说道:“她昨天晚上说想去周海那里打听一下你的情况。”

我立刻转过头,盯着杨莹,问道:“徐梦去过你们那里吗?”

杨莹立刻摇摇头,说:“没有,我们早晨就遇到了周海的袭击,除了周海根本没有人去过那里。”

我转身要走,霍玉玲却跟了上来,对我说:“带我去吧,也许我能帮你!”

“你?”

霍玉玲微微一笑,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说:“恐怕她们之中没有人比我更合适做你的助手。”

我点点头,回过头对小轩他们喊道:“我走之后,你们谁在敢出来,我他妈的剥了你们的皮!”

紫沫被吓得一个激灵,但马上又说道:“等等!”说完她跑了回去,钻进山洞,很快拿着两条烤熟的鱼递到我的面前,接着说道:“我们给你留的。”

看着这两条鱼,我有种想哭的冲动,她们在海边肯定捡不到多少东西,想必她们也没有吃多少,把大部分留给了我。我接过她手里的鱼,心里不是滋味,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紫沫点点头,眼泪缓缓流下,哭着说:“没事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我保证,在你走后不出来,洞里还有鱼。”

“你们怎么生的火?”

紫沫突然又笑了,说:“我们在海边捡东西的时候,捡到了一副老花镜。”

我轻轻的抚了抚紫沫的长发,“我去把徐梦找回来。”

霍玉玲拉着我一起往周海的营地那里走去,她一边走一边给我分析道,徐梦出来之后肯定是先到了周海的营地,因为两伙人水火不容,徐梦也不是傻子,肯定是悄悄的摸上去。想必她去的时候应该是杨莹出事以后,因为杨莹没有见过徐梦。徐梦见营地已经空无一人,还有一个女人受伤,肯定会觉得这里发生了变故,但是她应该不知道是我带走了这些人,走上了黄泉路。

可是徐梦肯定会选一个方向进入树林找我,至于从哪个方向进入,都是人的下意识的,如果当时换做是我,也应该会选择一个方向,这个下意识是共同的,那就是安全的方向,可是究竟哪个方向安全呢?

说话间,我们就到了周海的营地,我们看了看,只有南面和西面是树林,东面是大海,而北面就是我们过来的路。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个方向?”霍玉玲问我。

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儿愚蠢,既然是下意识的,那么肯定选哪个方向都可以。

“我让你选择,你就说吧。”

我连想也没想的说道:“如果是我,我会选择西面。”

“为什么?”

“那里很明显有人走动的过的痕迹,而且人数还很多,既然很多人都聚集在一起,要么一起出发了,要么一起都死了,所以我会跟上这些人。”说到这里我立刻就明白了,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我立刻说道:“走!”

未完待续。。

关注威-信-工-众-号【诗意书屋】回复:【131】,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