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16:15热度:

《 若梦随风》《 若梦随风》《 若梦随风》

《 若梦随风》又名《忆往昔年华似锦》已上线,在【吾家小论】这个1薇1一1信11公1一1众1浩1回复“  357”或者书名即可阅读全书。

11把婚离了

 

  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一种人,让我觉得好陌生。

  他给我做饭。

  等我填饱了肚子,他又开始脱我新换的睡衣,要和我做。

  我昨夜才初经人事,根本无法承受,被他吓得看到他就躲,他却不肯放过我。

  哪怕后来酒醒了也是一样。

  我害怕陈源找不到我会把视频发得满天飞,但严谨不准我碰手机,只要我要说什么,想碰手机,或者想出门,他就做出要脱衣服的样子。

  我立马吓得不敢乱动。

  我睡的不太安稳,再次在梦里感受自己被抛尸荒郊野外,豺狼扎堆啃食我的血肉,我害怕到窒息,拼命叫着严谨的名字,我想有人来救我。

  后来我听见严谨儿时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我安下心来。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严谨抱着我,很温柔似的,他摸我的头发,抚平我的眉心。

  他轻轻吻过我的面颊,我下意识一抖,他没有动作了,只是抱着我,喊我“微微。”

  他很少叫过我的名字,即便叫也是全名。

  小时候,他很没礼貌的喊我,“喂。”“你。”

  我都不知道他喊我微微是什么感觉。

  他从小就冰凉,从眼神到性子,我不知道世界上那么好看的人,会那么冷。

  严母总是拉着我的手,“微微,你看谨哥哥好看么?”

  我那时候还小,六七岁的样子,点点头,说好看。

  “那你长大了,给谨哥哥做媳妇好不好?”

  我那时候不懂,就看见正在跟自己下围棋严谨打翻了围棋盘,气冲冲的进房间了。

  我还小,却自尊心极强,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大人开的玩笑,只知道别人不喜欢我,我才不会去热脸贴冷屁股。

  我摇摇头,很嫌弃的说,“才不要,不喜欢他,他不可爱。”

  我在很小的时候已经学会了口是心非。

  我很早醒来,严谨比我更早,我匆匆下床洗澡穿衣服,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他昨天穿的衣服在洗衣机里烘干了,还用熨斗熨烫过。

  他比我光鲜。

  任何环境中他都可以做到一丝不苟。

  我不想理会什么,也不想追究什么,昨夜的事情我只当他是喝多了,胡作非为。

  睡一次是睡,睡两次也是睡,只求大家都忘记。

  我和他,云泥有别。

  我不能做那扑火的飞蛾。

  可频繁有了身体上的融合和拥有,真的能做到坦然接受吗?

  我大概只能表面做到,心里,渐渐长了个疙瘩,它总是泛着酸酸的滋味,让我随时随地想到严谨的名字,就皮肤发紧。

  大概是他是唯一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在我身上留下了我无法抹去的痕迹。

  我没有想到如此快速的关系,会让我难受心酸。

  我洗好澡。

  严谨看我在吹头发,走了过来把吹风机拿在手上,撩起我的长发给我吹。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没有看他,他看着我的头发,一根根吹干。

  收好吹风机,他对我说,“等会我给你请好假,把陈源约出来,把婚离了。”

  我点头说好。

  这婚一定要离,是个定时炸弹。

  “我自己约他,你不要跟我去。”我转身走出卫生间,冷漠的,疏离的。

  他等我走出几步才跟出来,“我送你。”

未完待续
 
这本书叫《 若梦随风》又名《忆往昔年华似锦
 
篇幅有限,在【吾家小论】这个1薇1一1信11公1一1众1浩1回复“ 357 ”或者书名即可阅读全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