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16:13热度:

原创精品小说《等你说爱我》全文在线阅读【无删版】

精选小说《等你说爱我》又名「此生不言爱」在线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诗意书屋

回复118即可阅读全文......



宋斯曼一直深爱着顾少霆,她是他最得力的秘书,怎么可能帮着外人泄露公司机密?

原告---顾少霆!

宋斯曼瘫坐在地上,手脚冰凉,如果是顾少霆动的手,这个牢,她是坐定了。

——

顾氏大厦总裁办公室。

宋斯曼推开门,看着总裁椅上的男人,俊逸倜傥,她一步步走过去,“看在过去十年的份上,你撤诉可以吗?”

卑微,她在他面前何时卑微过?

可经历过昨天,她知道那些宠爱都是幻觉。

她在他面前,什么也不是。

宋斯曼还穿着秘书的工作服,白色衬衣,黑色小西装,黑色性感的包臀裙。

她以前看着他,总是妖娆风情的笑,他说她是个小妖精,就喜欢她浪的样子。

可现在,她的眼中没有热情。

“你但凡有点自尊心,都不应该来找我。”顾少霆往椅背上一靠,“哈哈,我怎么给忘了,你是宋渊的女儿,18岁就开始为了钱给我当情人,怎么可能有自尊心?”

宋斯曼的背狠狠颤了颤,就像身后站着一个信任的人,她放心的往前走,那人却猝不及防的在她身后捅她一刀。

18岁?他还记得她18岁生日那天上了他的床吗?

情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她的女朋友,没想到是情人。

眼睛很疼,酸得疼,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流过泪,她一直笑,因为他说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就是最美的女人。

她走到他跟前,手撑着办公桌面,看似轻松的耸耸肩,“十年,你就是养只猫养只狗,也有感情了吧?”

“可宋渊的女儿,连猫狗都算不上。”

宋斯曼深呼吸,而后走到顾少霆的腿间,蹲下去,手指拉下他的裤链,“你撤诉,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顾少霆伸手捏着宋斯曼的下巴,“你以为别的女人不会?”

“她们哪有我技术好?”宋斯曼的眉风情挑起,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动作起来,“毕竟,我18岁就做了你的情人,到现在都7年了,7年,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想要我趴着还是躺着,难道不是?”

宋斯曼已经埋下头去。

顾少霆全身的神经紧紧绷起,紧张又激爽的感觉让他长长的吐了口气。

他伸手压着她的头,手指抓起她的头发,几次想要拉开她,可是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宋斯曼,你真贱!宋渊昨天看见我那样草你,你居然还能勾引我?”

宋斯曼感觉头顶的人说的不是话,是往下砸的刀子。

他好狠啊,是真的一点不念及十年情分。

他的演技真好,十年间,从来没有骂过她,这两天将所有恶毒污秽的言辞全用上了。

他为了让她伤痕累累,忍了她十年。

最终,他成功了,她现在的心口不断的涌着血,痛到不行。

宋斯曼抬起头,眼角飞出风情,粉色舌尖舔了自己的嘴唇一圈,“我说过,只要你肯撤诉,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宋斯曼涉嫌色情贿赂原告,被控告。

法庭上,官司打得如火如荼,宋斯曼坚决否认将标书金额透露给顾磊。

她一直知道顾磊是顾少霆的死对头。

这两兄弟斗了多少年了。

她那么爱顾少霆,怎么可能把底价给对方公司?

可是,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提供了所有的证据。

“整个项目都是宋斯曼负责的,她和竞争公司的投标人员有邮件往来。”顾少霆说。

宋斯曼看到证据后,苦笑着,“顾少霆,你为了报复我父亲,竟然陷害我?你让我发的邮件,原来是对方公司的投标人员?”

宋斯曼仰头深呼吸。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送上断头台更让人心痛的事情啊?

他处心积虑的布局,为的就是让她永不翻身吧?

可是她不能倒,父亲还有高额的医药费需要支出。

她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工作,赚钱。

上一辈的事情她没有参与,可是父亲对她疼爱有加,她必须要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赡养是她的义务!

“我没有!我会请律师!我会证明我的清白!”宋斯曼让自己冷静,权势她赢不了顾少霆,可是这些年做顾少霆的秘书,人脉还可以。

休庭室

宋斯曼看着亲自做证人的顾少霆,“你是有多恨我?我害过你什么?顾少霆,这十年,我掏心掏肺的爱你,不够吗?我爱你爱到恨不得把命都给你,不够吗?”

宋斯曼死死盯着顾少霆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点动容。

然而什么也没有。

“宋斯曼,这个案子你上不上诉都证据确凿,如果你上诉,到判下来,还有一段时间,正好下周是我和白允的订婚,你还可以参加了,再开庭。”

宋斯曼甩了甩头,“你说什么?你和白允?”

宋斯曼的声音颤抖。

顾少霆偏了偏头,“给你请帖?”

宋斯曼后退几步,跌坐在椅子上,“你明明知道白云是我表姐,我和她一直很敌对,就算我配不上你,你娶谁不好??”

“我难道结婚还需要跟你商量?”

她从未在他心里存在过,结婚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和她商量?

纵然这些年见惯商界明争暗斗,风起云涌,她依然觉得和顾少霆的爱情是美好的。

可美好的东西撕碎了,怎么会如此让人痛不欲生?

连呼吸都快要喘不上来了。

宋斯曼的手机响起,是医院打来的,“宋小姐!病人突然间心跳停止,我们采取了急救,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病人送到医院时的情况您是了解的,我们尽力了,病人没有求生意识……”

宋斯曼挂掉电话的时候,很平静的说了“谢谢”,好像只是挂断一个房产中介的电话一般自然。

她从顾少霆身边走过,出了休息室的门。

再次开庭,宋斯曼平静得不似方才那个死不认罪的职场精英,她安安静静的站在被告席,听着法官陈述。

“被告!”

宋斯曼回过神来,她没有看法官,而是看向顾少霆,她笑了,很恬静似的,就像曾经见他,叫他“少霆哥”时候的样子,特别乖巧。

“少霆哥,我爸死了,和你妈妈一样死了,他遭了报应,我也要去坐牢了,我爸的罪孽,是不是连本带利还给你了?这十年,我不怪你骗了我,父债女偿,我认。”

“从此后,我们两清了!过去的十年,当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宋斯曼眼中泪水决堤,转头看向法官,哽咽却铿锵坚定的说道,“我认罪!”

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诗意书屋,回复118即可阅读全文。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