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入骨红豆不相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商业头条 - 黄金头条_新闻头条_头条网-落言网
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16:13热度:

言情小说《入骨红豆不相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入骨红豆不相思》已上线,在【吾家小论】这个1薇1信1公1众1浩1回复“ 346 ”或者书名即可阅读全书。

 

 

 

 南禾回了城南的家,却发现家里已经焕然一新。

  老旧的店面重新砌新,里面的桌椅也全部换成新的了。

  南禾的父亲正跟人夸耀着自己女儿有出息,赚了钱,请人来翻新店面,还每个月陆陆续续寄了好多钱来供家用。

  南禾远远听着,自然知道,这些都是出自谁之手。

  陆予止,在帮她默默照顾她的家人。

  南禾闭了闭眼,心里复杂得很,她恨不得马上逃离陆予止的身边,又不得不承认他的好。

  他会在她睡不着的时候,陪着她聊天说话。

  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每一样都记得清清楚。

  她怕打雷,只要是雷雨天,他无论工作多忙都会抽空回来,抱着她,给她安全感……

  他正在一点一点打开她的心房,而她,无力阻止。

  他对她其实也是不错的,那就这样吧,跟着他一辈子,就这样吧……

  “禾禾……”有人喊她,声音熟悉。

  南禾没有回头。

  她不敢。

  方斯年跑过来,抓了南禾的手,喘着粗气,眼里含泪,“我就知道是你,南禾,你回来了。”

  “斯年,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再纠缠了。”南禾抽出手,仓惶地左顾右盼,怕被陆予止派来的司机看到。

  “南禾,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分手的。”方斯年语气哀求。

  “斯年,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我配不上你,你去找更好的人吧。”南禾狠下心说。

  “不——南禾,我听说你和……”方斯年想到了之前的那通暧昧电话,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继续说,“你和陆予止在一起了,你等我好不好?我以后会变得更好的,我赚了钱,我回来娶你,我让你父亲和你弟弟都过上好日子……”

  方斯年说完,就要过来抱南禾。

  南禾看着方斯年,眼泪流出来,咬着唇,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方斯年!我说了!我们没有可能了,你滚啊——”

  南禾从来没有见过温润斯文如方斯年,会露出那样绝望的神情。

  她咬着唇,不让自己露出一点儿的不舍,转身离开。

  斯年,对不起……为了你好,我只能这样。南禾在心底默默道歉。

  *

  “你这段时间怎么了?自从你回去了躺,就魂不守舍的。”陆予止从南禾的身上翻身下来。

  “没事,就是有点累。”南禾淡淡道。

  陆予止也不说话,点了根烟,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嗤笑一声。

  南禾抱着被子,翻过身去,闭上眼睛,他的烟味太大,是她不喜的。

  “你可不可以到外面去抽烟?”她嗫嚅着和他商量。

  “方斯年抽不抽烟?”他突然问。

  南禾沉默。

  突然,他暴躁起来,大手一挥将床头灯连着线拔起来摔在地上。

  “嘭——”地一声,她被吓得瘦弱的肩膀一颤,不敢转身过来看他。

  “我问你话呢!方斯年抽不抽烟!”他大声吼着。

  南禾坐起来,看着他,十指握拳,这样的陆予止让她害怕。

  “说话,南禾!”

  可南禾只是那样看着他,一言不发。

  陆予止看到了她眼底的恐惧和躲避。

  她在怕他!

  陆予止像是一头发疯的狮子,拿起窗边的一盆玻璃海棠朝床角砸过去,那是他听说南禾喜欢,专门叫人挑了些好的,送过来让她养着的海棠。

  现在四分五裂地躺在地毯上。

  花盆的碎片溅上来,划破了南禾腿上的皮肤。

  鲜血冒出来,顺着小腿流下去。

  他做完这些,稍稍顺了气,冷冷地瞥她一眼,穿戴好衣服,甩门而去。

  王妈刚才就听见他们房间的声响,并不敢进来,待陆予止走了,才从外面赶进来,看着这一地狼藉,又看到南禾蜷着腿坐在床上满脸泪痕的样子,床上一小滩血迹,触目惊心。

  王妈赶紧给南禾包扎了,又收拾好一切,安慰了她几句。

  南禾用手捂着脸,低低地哭起来,腿上疼,心里也疼。

  她其实回来后,是想过和他就这样过下去的。

  她之所以魂不守舍,是因为对方斯年,她愧疚万分。

  可他却偏偏要这样误解她。

  *

  灯火通明的酒吧包厢内,陆予止坐在沙发上,静默地灌着酒。

  他浑身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并没有人敢靠近他。

  人人都道,陆氏集团的陆予止,狠厉起来,无人能及。

  别人畏他陆予止,却不知道,他曾经有一段多么灰暗的童年。

  作为陆家的继承人,他要接受最严苛的教育,每天学各种课程,没有休息时间,在其他孩子玩闹的时候,他只能远远看着。

  没有童趣,没有人欲。

  他被当成机器培养,为陆家争取家族荣誉的机器。

  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养过一条极喜欢的小狼崽,却被父亲当场命人打死。

  是他的错,没有把小狼崽时刻放在身边,没有能力保护它。

  弱肉强食,他比任何人都懂得。

  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就算是绑,也要绑到他身边!

  陆予止的世界里,没有正义,只有利益。

  高脚杯里的酒水晶莹剔透,陆予止瞧着,神色变幻莫测。

  好友齐垣川在他身边坐下来,盯着他的额头上的疤,惊奇道,“我去,陆予止,你额头怎么了?”

  陆予止闻言冷冷地瞪程垣川一眼,继续灌着酒。

  齐垣川掐着手指算着,嘟囔着:“你不会是跟人打架了吧?也不会啊,谁打得过你陆予止啊,不要命了啊。”

  齐垣川仔细看着陆予止思考着,忽然灵光一闪,“哎,我说,该不会是你之前收了的那个小姑娘打的吧,叫什么来着……南禾是吧?我天,这小妞儿够虎啊,连你陆予止都敢打,她能接近你陆予止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知好歹对你动手……”

  “闭嘴。”陆予止警告齐垣川。

  “啧,我就说这么两句,你就心疼了?你不会是有自虐症吧陆予止?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干嘛就喜欢那样的……”

  陆予止靠在沙发上,醉眼迷离地想,他大概真的有自虐症。

  他堂堂陆予止,何必为了一个南禾放下身段。

  呵,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包厢门被打开,一阵香风袭来,有女郎提着包,身姿款款地走进来,十厘米的高跟鞋,被她踏得摇曳生姿。

  波浪发,大红唇,一双凤眼含春。

  “程听澜……”陆予止的眉皱起来,“你怎么来了?”

  “是我叫听澜来的,咱仨儿可是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了,难得聚一聚。”齐垣川招呼程听澜坐下,他今日这样安排其实是有意的。

  程听澜,陆予止和他自小一块儿长大,这A市谁人不知程家,陆家和齐家。程听澜对陆予止有意,可惜这小子一直对人家不理不睬,身边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轮不上程听澜。

  齐垣川看不下去陆予止为了一个南禾失魂落魄,更有意撮合他和程听澜。

  “听澜比那个南禾好多了,那么青涩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的……”齐垣川道。

未完待续==
 
这本书叫《入骨红豆不相思》已上线
 
喜欢的朋友可以在葳11一1信一1功一中-1浩1【吾家小论】 ,回复“  346”或者书名就可看全文。
 
读好书,爱生活!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