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头条 > 正文
落言网热度:

完整版小说《我想和你共度余生》全文免费阅读


若不是那天他醉的厉害,她又去的及时把徐漫骗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让自己有孩子。


也就是这样一次冒名顶替,才让她有机会逼陆亦深和徐漫离婚。

可是那天,他碰的根本不是自己,何来的孩子。

心中千思万绪,她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你工作上的事就够你忙的了,产检我自己去就行。”

沈心暖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把孩子的事圆过去。

陆亦深继续不戳破,就静静的看着她演。

忽然间陆亦深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看清过这个女人。

怎么能这么会演呢?

“暖暖,有没有想过去做演员,当明星?”陆亦深随意的靠在椅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看她接下来怎么演。

沈心暖一头雾水。

转而一想,难道是他想捧自己做明星。

这是她心里唯一能解释通他忽然说的这句话的用意。

当明星她没有想过,她毕生的愿望就是得到陆亦深,当陆太太,做阔太太。

比那些做明星的舒服多了。

沈心暖朝陆亦深撒娇,“怎么你喜欢明星吗?看腻我了?”

陆亦深站了起来,路过她身边时,手落在她的肩上,不知不觉他用了力,沈心暖疼的皱眉。

“亦深……”

“不许这么叫我!”忽然陆亦深厉声打断她,面目狰狞。

沈心暖一抖,“亦……你怎么了?”

“只是不喜欢这个称呼,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这段时间我压力大。”刚刚发火的人好像根本不是他,变脸比翻书还快。

沈心暖知道,这段时间陆亦深的脾气阴晴不定,笑笑说没有事。

陆亦深上楼,沈心暖想在他面前刷好感,可是怕他又会忽然发火。

只得躲楼下,不去招惹他。

她忽然觉得,每天这样小心翼翼的和他相处是一种煎熬。

陆亦深现在楼梯口,忽然间他迷失了方向。

夜晚总是那么的难熬。

那么孤单,没有她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都如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不受控制的走进徐漫的房间。

屋里的摆设落了一层灰,他不让任何人进来,不让任何人动屋里的每一件物品。

他坐到床边。

揉着眉心,脑海里全是徐漫的样子。

她到底去哪儿了呢?

陆亦深一遍一遍的问自己。

可是终究没有答案。

沈心暖躲在楼下看到陆亦深走进徐漫之前住的房间,她似乎明白了,陆亦深最近变幻莫测的脾气。

原来和徐漫有关。

她恨的咬牙切齿,为什么人都滚出去了,还要来影响陆亦深。

陆亦深在徐漫的房间坐了一夜。

下楼时,脸色显得有些疲惫,在这么下去他觉得自己会疯。

沈心暖早早就出去了,打算去找徐漫的茬,这才知道徐漫失踪了。

她心惊,所以陆亦深才会这么反常。

因为徐漫,因为徐漫离开了。

所以他失控了。

沈心暖怕了,怕陆亦脾气越来越坏。
 

江市郊区的一片村落,山坡边搭着一排一排的架子,葡萄藤顺着架子爬上顶端,绿油油的叶子下,挂着一串一串豆粒大的葡萄。

青青的,还未成熟。

顺着葡萄园往里去,有栋两层的小楼,白色栅栏围成一个小院子。

清新别致,适合修身养性。

院子里的摇椅,躺着一个女人,她纤瘦的身子半躺着,她闭着眼睛,睫毛长长的,在下方的肌肤上遮出一道暗影。

她神态淡然,白净的脸颊,很是消瘦。

李敏端着药出来,听到动静徐漫缓缓的睁开眼睛,她坐起身子,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药。

“我看你瘦的厉害,实在不行……”

“妈,我没有事,爸爸一定会保佑我和孩子的。”

徐漫打断母亲的话,她知道母亲担心自己的身体,保到了现在,她更舍不得了,手放在腹部她能感觉到孩子的心跳。

李敏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知道女儿的性子,只能尽量照顾好她。

李敏把中药熬的到位,药汤浓浓的散发着中药惯有的难闻味道。

徐漫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把药喝的一滴不剩。

李敏给她递一杯清水,“漱漱口。”

即使漱了口,依旧是苦味。

李敏进屋准备午饭,徐漫起来,双脚刚沾地,下腹的坠胀感,让徐漫一惊,她不敢在动,“妈……”

很快李敏就跑出来,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她扶住女儿,掏出手机给顾言打电话。

位于江市,恒康集团,顶层会议室。

上百位的高层齐刷刷的坐着,首位的男人冷着一张脸。

下面所有的人,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就怕触怒首位的男人。

忽然顾言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会议室死寂的气氛。

他掏出手机,看到是李敏的电话,他的神色一变立刻离开会议室去接电话。

走出会议室他往后看了一眼,见没有人,他才躲到楼梯间接电话。

电话一接通,李敏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漫漫肚子疼。”

“我知道了,我很快就赶过去。”挂断电话,顾言急匆匆的拉开房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男人。

顾言愣了一下,“陆总。”

陆亦深没有理会他,就眯着眼睛看他,“你有事瞒我,你都干什么了?”

“没有啊……”顾言笑笑,“我怎么可能有事瞒你。”

“最好没有。”陆亦深转身,脚步一顿,背对着顾言,“我让你查徐漫的事,有消息了吗?”

顾言吞了一口口水,“我还在努力。”

陆亦深微微侧头,却没有回头,他眼里一闪而是的思绪,让人琢磨不透。

陆亦深走,顾言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他怕,怕陆亦深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确定没有人跟着自己,他才小心翼翼的开车离开公司。

来到郊区的村落,李敏已经扶着徐漫在门口等他。

李敏把徐漫扶上车,顾言立刻开着车子离开。

他从后视镜中看她们,“严重吗?”

“这次还好,没有见红,就是肚子疼。”李敏回答的。

徐漫靠着母亲的肩膀,望着窗外,脸上看不到太多表情。

她不想和一个疯子生活在一起。

关注薇~信|工|众|号【诗意书屋】,回复111,即可继续欣赏全文章节。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