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头条 > 正文
落言网 发布时间:2018-09-08 10:54热度:

谈蚩尤化身圣帝与“熊—龙—九—衡”朝圣低空旅游开发

王佩良 (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

深入挖掘乡土资源,开发特色旅游项目,是实施旅游扶贫、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也是实现文化自觉、增强文化自信的有效途径。湘中梅山文化神秘瑰丽,历久弥珍,具有国际影响力。新化大熊山、涟源龙山、双峰九峰山、南岳衡山是圣帝文化发展演进之路。梅山民众南岳进香习俗由来已久,影响广泛。朝拜圣迹、参观圣地、访问圣人的朝圣之旅是一种特殊的性灵之旅,可以满足游客独特的精神需要。依托“熊—龙—九—衡”的朝圣之路,朝圣+航空+旅游,开辟低空旅游热线,可促进“湘中大梅山区”与“湘东湖湘文化区”的旅游融合发展,形成湖南旅游新的增长点。2018年8月8-9日,受涟源市李丽副书记安排,陪潇湘电影集团总经理谷良等领导考察龙山,上岳坪峰,参观五庄观药王殿。8月18日,应双峰县石牛乡古城村支记王长城邀请,利用休年假之机,考察九峰山鼓锣坪。在深入调研湘中各地进香朝圣习俗的基础上,撰成此文,已求抛砖引玉之效。

一、“熊—龙—九—衡”是蚩尤圣帝演进之路

每年八月初一是南岳“圣帝菩萨”生日,各地香客云集,或坐车,或徒步;或组团,或散客;有的逢庙必拜,逢桥必跪;有的还要踏着一定步伐念念有词,莫不虔诚。八月是南岳进香旺季,其俗由来已久,当地人称之为“赶八月”,且流传“南岳圣帝,显远不显近”的说法,似乎南岳圣帝对外地香客更加偏爱,对当地人来说反而不太灵验。关于圣帝的来历,以往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认为南岳圣帝即祝融,在帝喾高辛氏时期担任“火正”之职,昭显天地之光明,为民造福,被后世尊为火神;二是明代许仲琳创作《封神演义》,认为南岳圣帝来源于姜子牙封“崇黑虎”为南岳司天昭圣大帝。这些传说都有一定道理,但不可以深入探究。

湘中地区广泛流传的“圣帝在九峰山数峰”的故事可能反映另一种真相。南岳圣帝原来站在九峰山上数峰,数来数去,只数出八座峰,于是一气之下飞到南岳去了。明明有九座峰,圣帝怎么只数出八座峰呢?因为他没有数自己站的那座峰。“圣”者,高也,今人尊孔子为“圣人”,孔子曾尊周公为“元圣”。“帝”者,主宰也,皇帝主宰凡间黎民百姓,玉帝主宰三界鬼怪神仙。圣帝是“帝”且有前缀“圣”,可见他不是一般的“帝”,其地位即使不比玉帝高也可能与其相当。根据民间的造神规律,圣帝可能是人间某位功勋卓著之伟人死后被尊为神灵,并不断抬升,成为“帝”,并为了与“玉帝”相区别而名其曰“圣帝”。关羽就是由刘备手下一名普通士兵逐渐走上神坛的,宋徽宗先后封其为“忠惠公”、“崇宁真君”、“昭烈武安王”、“义勇武安王”,元文宗封其为“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明神宗封其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清光绪帝更将其封号增至26字:“忠义神武灵佑仁勇显威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关羽至此集神、儒、道和佛等各种宗教的尊位于一身,合战神、财神、文神和农神于一体。在中国宋、元、明、清时代,民间曾出现过造神运动。圣帝也许就是这时期创造出来的神,且南岳圣帝肯定不是关圣帝。那谁具有如此魅力和影响力,能被民众尊为“圣帝”呢?这可以在新化大熊山的熊山古寺找到答案。2010年,笔者前往新化大熊山开展梅山文化暨湘中民俗调查,实地考察蚩尤屋场、春姬坳、熊山古寺等遗址,发现熊山古寺大门顶上有“对帝殿”三字,且老墙上有色彩斑驳的圣帝画像,并得知新化民间非常崇拜圣帝,在文革前许多神庙普遍供奉着圣帝雕像,至今仍流行去南岳进香的习俗。当地老人称南岳圣帝就是从大熊山传过去的。

在四千六百年前的神话时代,炎黄部落联盟与蚩尤九黎部落在涿鹿大战,蚩尤战死,其余部退守以大熊山为中心的雪峰山区,在艰苦的环境中繁衍生息。今娄底、邵阳、怀化、益阳所辖雪峰山区即古梅山峒,为蚩尤后裔世居之地。梅山峒地形复杂,易守难攻,长期处于化外之境,梅山峒民不向官府纳税服徭役,自给自足,俨若世外桃源。《宋史·梅山蛮传》:“上下梅山峒蛮,其地千里,东接潭,南接邵,其西则辰,其北则鼎。”北宋初年,朝廷为增加财政收入,开始向梅山峒民征税,引发梅山蛮起兵反抗。宋神宗熙宁年间,朝廷通过武力攻伐和政治招安两手政策,使梅山土著王苏甘交出版籍,归顺官府。1072年,置新化县,意为“王化之新地”。为进一步分化瓦解梅王势力,朝廷采取“分而治之”策略,1073年从新化县析出安化县。解放后,新化部分地域划入隆回、新邵、溆浦和冷水江,安化部分地域划入涟源、桃江。经长期的酝酿和积累,梅山峒民形成独特的梅山文化,表现在武术、医药、信仰、饮食、工艺、耕作、建筑、民俗、语言、山歌、书法等方面。据李新吾等民俗专家研究,新化、安化以及解放后从这两县分出来的新邵、冷水江、涟源、隆回、溆浦等地属于梅山文化核心区,武冈、洞口、新宁、双峰、娄底、湘乡、宁乡、桃江等地属于梅山文化影响区。如同一窝蜜蜂,蜂王迁到哪里,蜂群就会跟到哪里。如果圣帝从大熊山迁到南岳,蚩尤后裔自然要到南岳朝拜,祈求圣帝保佑。南岳原本不属于梅山文化核心地区,这里的民众对外来的圣帝不太信仰,只管接待香客赚钱,所谓“南岳人民不种田,赶个八月吃三年”,这就是“南岳圣帝,显远不显近”的缘故。所谓“远”,也不可能太远,大致是梅山文化核心区和影响区内,且核心区的南岳进香习俗尤其浓厚,这些区域也是南岳进香的主要客源区;在其他地区,圣帝信仰或去南岳进香的习俗不明显。即使间或存在,也可能是历代外迁的梅山峒民带去的。自宋神宗开梅山后,历代梅山峒民主要迁往湘西、巴渝、云贵以及东南亚,这些地区的圣帝信仰亦相对浓厚。

大熊山圣帝迁往南岳应该是宋神宗开梅山之后的事。梅王苏甘献版籍,北宋朝廷于1072年和1073年相继置新化、安化,在政治上对梅山地区分而治之;为进一步在精神层面加强统治,对梅山峒民由来已久的“圣帝”信仰实施打压。熊山古寺的梅山教徒众被迫带着圣帝像流亡外地,寻找新的庇护之所。早在唐代,僧人定静、慧极即在九峰山鼓锣坪建立“定慧庵”,这是衡湘佛教发源地之一。熊山古寺梅山教徒众慕名而来,辗转奔波,最终落脚于此。初来乍到,互相谦让,相安无事。今熊山古寺前有一棵1100年树龄的古银杏树,需要数人手牵手才能抱合。九峰山鼓锣坪定慧庵前亦有四棵古树,都是870年树龄,在庵堂左前方,一棵银杏与一棵皂荚树并立,银杏树每年果实累累,据说是母树,皂荚树则因保护不当,已于近年腐朽倒塌;在右前方,两棵银杏树并立,从不结果,据说是公树,倒是在离地4米处有树枝相连,形成“连理枝”。这两棵并立的银杏树也许是定慧庵银杏与熊山寺银杏之苗裔,两者并立连枝,表示双方同心同德,互济互助,且栽木为证,永结“熊九之盟”。

如果林业部门关于银杏树龄判断准确的话,那根据2014年挂牌确定的870年树龄可以推知此树植于1144年,即新化、安化建县之后70年。时值南宋初年,1130年钟相、杨幺在洞庭湖区组织农民起义,国号“楚”,改元“天载”,提出“等贵贱、均贫富”口号,兵农相兼,陆耕水战,势力曾达到40万人马。1135年,宋高宗派宰相张浚亲自督战,并连下十二道金牌从抗金前线抽调岳飞部队,最终将起义镇压下去。这是湖南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且以梅山人为主体的起义。此方,北方已沦为金国统治,起义残余势力不可能逃往北方平原地区,最有可能逃往南方山区,岳飞率部队追随而来,今九峰山东面荷叶镇龙口村仍留有“岳飞殿”地名,即这段历史的见证。败退的起义将士改名换姓削发为僧隐居于九峰山,鼓锣坪庵堂因此香火旺盛,势力大振。据《湘乡县志》载:“宋淳熙己酉(1189),僧碧月冠山肯堂大佛会,复置山林田园,以供香灯。今衡湘禅林,半发源于斯焉。”明代,定慧庵“千人烧香,万人拜佛”,僧徒百余人,分赴各地说法,繁衍分派,兴建48处禅林。后来,官兵的压力减缓,圣帝信仰与佛教信仰存在差异,新、旧派系争权夺利。因“塘小鱼大”,需要向外拓展势力,熊山古寺梅山教徒众又从九峰山迁往南岳,与山上的儒、佛、道融合发展,并后来居上,使圣帝集多种神格于一身,上升为南岳最高神。留在九峰山定慧庵的僧尼既羡慕又忌妒,于是胡诌出“圣帝数不清九个峰,一气之下飞往南岳”的糗事,以诋毁对方,抬升自己。这也说明南岳圣帝来自九峰山,且圣帝也不是九峰山本地,他对这里的情况不太熟悉,他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只是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笔者前几年参观九峰山庵堂,发现墙角立着几块残碑,字迹斑驳,有南宋“淳熙”字样。日前,笔者考察九峰山旅游资源,在鼓锣坪观音庵的墙根发现三块石碑,其中一块是和尚墓碑,一块是曾国潢、曾纪雁于清光绪元年(1875)树立的禁伐“告示”,提到“古锣坪界邻衡湘,颇称名山。溯南宋淳熙年建立庵院,由宋而元而明而清,年代久远”,并纪述曾国藩祖父曾星冈玉屏公于道光庚子(1840)禁伐护林的事迹。另一块古碑字迹漫灭,也依稀可辨:鼓锣坪“界交湘衡,翠拥层峦,为七十二峰之少祖。”这两块古块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据王建强珍藏的民国三年版《衡湘治坪王氏六修族谱·城冲纯公房五修谱序》记载:“九峰山跨连衡湘,气象雄伟,衡岳承其脉,涓水注其阿,形家夸其胜,邑乘志其奇,佳气郁葱,常如可掬,行云掩映,随在可观。”“九峰本诸山之祖,其秀气上出重霄。”

二、“熊—龙—九—衡”低空旅游开发正当其时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文化自信”,作过许多精辟论述。“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如果不珍惜自己的思想文化,丢掉了思想文化这个灵魂,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立不起来的。”“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博大精深的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能“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要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独特魅力”,“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文以化人,文以载道。文化立世,文化兴邦。一个国家如果硬实力不行,可能一打就败;如果软实力不行,可能不打自败。欲人勿疑,必先自信。只有对自己的文化有坚定的信心,才能获得坚持坚守的从容,鼓起奋发进取的勇气,焕发创新创造的活力。

朝圣是人们前往自己信仰的圣地或其他重要地点的具有道德或灵性意义的旅程。从宗教意义上讲,朝圣地是圣人的诞生或去世地,灵性唤醒之地,与神性有联结之地,施行或见证奇迹之地,神生活之地,或其他具有特殊灵性力量之地。这类场所常有圣陵或庙宇,如伊斯兰教徒朝拜麦加,基督教徒朝拜耶路撒冷,佛教徒朝拜五台山、峨眉山、拉萨等,信徒朝拜圣地,认为可以祈福赎罪,疗愈疾病伤痛,答疑解惑,或感恩还愿,获得种种物质或灵性的益处。此外,韶山、井冈山、延安、西柏坡、太行山等也是革命圣地,也是红色旅游的朝圣之地。而蚩尤圣帝则是中华文明始祖之一,木有根,水有源,每个人都会问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都有寻根问祖的意识与需求。据林河等民俗学者研究,世界的文明发源于中国,中国文明发源于长江,长江文明发源于湖南,湖南文明发源于大湘西。沅水安江盆地的高庙遗址可谓7800年的伏羲太皞古国文明的祭祀中心,是世界的阴阳八卦、天文历法、建木崇拜、太阳崇拜、龙凤崇拜、航海文明、农耕文明、白陶文明、巫傩文明、医药文明的重要源头。四五千年前蚩尤九黎部落与炎黄部落联盟大战,蚩尤战败,被杀死于黎山之丘,弃械于大荒之中,其械化为“枫木之林”。据湘西苗瑶族传说,远古时代,从枫木心中生出蝴蝶,蝴蝶与水泡“游方”结亲,生出雷公、老虎、水牛、蜈蚣以及姜央,姜央即人类始祖蚩尤。枫树成为梅山先民怀念蚩尤的一种信物。蚩尤余部或避往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并远徙美洲,今韩国史称公元前2233年檀君建国,即距今4250年前蚩尤之余部打着其“坛主”的名号建国,今日本神社前后多枫林,美洲加拿大国旗上有枫叶,都与蚩尤枫文化一脉相承。此外,还有蚩尤余部退守湘中大熊山,黄帝追踪而至,史载“黄帝登熊湘”,因山高林密,久攻不下,蚩尤余部世居于此,留下蚩尤屋场、春姬坳等遗迹,形成独特的梅山文化。梅山地区如同七八千年前高庙文明、四五千年前蚩尤文明的“贮藏室”和“保险柜”,直到一千年前宋神宗开梅山,梅山文化开始向外传播,一方面与儒家文化结合,催生出“湖湘理学”,另一方面向大西南地区传播,远至东南亚,并因着法国殖民统治体系的崩溃传往欧洲,又随着美越战争的结束流布美洲、澳洲。上世纪八十年代,法国驻华大使馆范华发现梅山木雕神像,法国国家科学院人类学者在图奴兹(Toulouse)发现“梅山会”手抄科仪本,开始关注梅山文化。1988年武汉召开中国长江文化研究会,来自新化的民俗学者周少尧首次在会上提出“梅山文化”概念,引起与会学者重视。此后,新邵、新化、安化、隆回等地相继召开梅山文化学术研讨会,逐渐揭开梅山文化的神秘面纱,世人开始了解蚩尤圣帝的真相。因此,蚩尤圣帝朝觐之旅具有深厚的民间基础和广阔的市场前景。

近年来,在产业融合政策和市场需求驱动下,低空旅游作为一种新型旅游产品形态,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呈现出星火燎原之势,许多城市纷纷开辟空中之旅,因其新奇、独特、高效、便捷、舒适,还能超越地形限制,避开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有广阔视野,欣赏到美丽风景,倍受游客青睐。低空旅游因其良好的市场前景与投资价值获得政府和企业的关注,成为旅游投资的重点和新亮点。如因势利导,开发“熊—龙—九—衡”低空旅游,可满足国内外高端客户对于蚩尤朝圣寻根的需要。

三、“熊—龙—九—衡”低空旅游开发措施

1.拓展南岳进香之旅。南岳进香由来已久,学界对此非常关注。2016年5月19日,北京香文化促进会在北京大学会议中心举行“中华香文化祖师——神农祭奠”暨“香祖文化发源地——南岳衡山学术交流会”。黄俊军博士作题为“香祖文化发源地——南岳衡山”的学术报告,提出南岳衡山是中华香文化祖师爷炎帝神农氏的发源地,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影响很大。祭祀用香之与由来可能更为久远。七八千年前的高庙遗址祭祀坑即有燔柴祭的遗迹,祭司通过焚烧香草香木等香料植物产生香烟,以实现人神沟通,香烟成为人神沟通的媒介。这种习俗流传至今至少有三种表征。一是中国的民间祭祀活动,总要先上三柱香“请神”,再摆供品,焚楮币,然后许愿问卦,以求神灵保佑。小孩吃生日蛋糕前要点蜡烛再许愿亦是这个道理。据调查,在安化蚩尤村有一种特殊的“神香”制作工艺,其原料非常讲究,从枫树芯中刨取木屑,与檀香、香叶等粉碎成末,选取受过精的鸡蛋,将蛋清与木屑揉和,再以细长的竹签为梗茎,以锡纸包裹原料滚搓成线香。如不严格按此工序制作,线香则不灵验,请不动神灵。小小的一枝线香,包含丰富的枫、檀、香、蛋、竹、锡等民俗文化,真可谓“神香”。二是人们抽香烟之习。高庙人或梅山人先后来到美洲,除了带去枫神信仰,也带去各种神灵和祭祀活动。祭司巫师为民祈福治病,都要焚香生烟请神。久而久之,他们发现香料之烟令人舒服,具有治病提神之功效,进而形成吸食烟草的习俗。当西班牙、葡萄牙殖民者刚登上美洲时,发现印第安巫师吞烟吐火,甚是诧异。后听说吸食烟草能治病,而将其带回欧洲,献给国王。在国王推动下,香烟开始流行,并传播到南洋殖民地,从爪哇传到吕宋,从吕宋传入台湾,明清之际又从台湾传入大陆,今天中国已成为全球烟民大国。香烟的英文“smoke”即可译为“祀魔鬼”,可能追溯到七八千年前的高庙祭祀活动。三是西方宗教仪式中的香薰。笔者年前至美国访学,参观过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礼拜仪式,见其亦有点香炉以香薰圣经圣像之举,问其80多岁的大主教何故有此举,其亦不能详其原委。究其实,这也是中国远古祭祀活动焚香请神遗俗的变样。由此可见,中国的香火文化源远流长,影响深远,这种香火文化软实力亦可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衡山县政府拟在南岳建中华香文化产业园,这也是讲好香文化故事,传承中华优秀文化,推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新举措。因此,南岳需要整合资源,打造好进香之旅。一是将南岳供奉着圣帝像的福严寺、祝融殿、南岳大庙、上封寺、西岭老圣殿、五岳殿(丹霞寺)、后山五岳殿、辞圣殿整合起来,形成南岳朝圣之旅。二是开发“从南岳经九峰山、龙山到大熊山的寻根朝圣之旅”。将曾国藩进香之道、双峰白玉堂、富厚堂、大夫第、黄金堂、有恒堂、万宜堂、光甲堂、岳飞殿、九峰山、涟源茅塘、杨市、南岳行宫、新化东方武馆、梅山龙宫、大熊山蚩尤文化园、熊山古寺等旅游景区景点整合起来,为娄、邵、怀、益四地22个县市梅山文化圈的香客打造一条特别的“朝圣进香之旅”。

2.加强区域合作,发展低空旅游。南岳、双峰、涟源、新化等县市山水相连,同根同源,要在梅山文化的挖掘、保护、传承、利用以及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发展上加强区域协作,开发从南岳经九峰山、龙山至大熊山的“低空朝圣”之旅,通过直升飞机、飞艇、热气球等,将南岳和大熊山的游客导入这条旅游线路,推动“熊—龙—九—衡”四山朝圣旅游互动,促进湖南旅游产业转型升级。在九峰山、龙山、湄江、紫鹊界、大熊山建设航空旅游小镇,开发高端休闲旅游产品。娄底市城投集团勇于创新,按照“娄底城投出资、地方政府承建”的模式,在娄底高铁南站、新化紫鹊界等地建成直升机起降点,初步构建湘中低空旅游体系。九峰山是省级森林公园,生态环境优美,历史底蕴深厚,且有圣帝的遗迹和传说,在管子陀、鸟鹤组有许多古枫,可在此建设直升机起降场,发展低空旅游。

3.加强宣传推介,打造国际旅游品牌。做大做强梅山文化旅游,举办国际梅山文化研讨会,加强宣传、推介,将移居东南亚、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的梅山后裔吸引回来参会旅游,寻根问祖,促进湖南开放崛起,形成新的国际旅游品牌。2017年6月3日,涟源龙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启动低空直升机旅游观光项目,首次试飞成功。涟源市副市长李冰玉亲自参与,大力推介龙山低空旅游项目,宣传美丽的涟源。这样宣传活动以后要多开展。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时代,以新视角、新方式,开发“熊—龙—九—衡”朝圣低空之旅新产品,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新需求。

 
 
落言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imxiaodididi;合作及投稿请联系:QQ:84354575